-v“卿卿姑娘,你這是同意了?”

鳳卿卿點點頭。

再三重申道:“不過王爺,我得先與你約法三章,一,在外人麵前,我可以配合你演戲,做一個柔弱不能自理的承寵側妃,可隻要是無人的時候,我們便什麼關係都冇有,我尊你行事,你敬我如友。”

“這一點自然。”

陌離點點頭。

能夠請到心儀之人,且還是能力如此出眾之人做“貼身侍衛”,他本就是走了狗屎運了,皇兄也說過,萬事急不得,如今卿卿姑娘肯留下來,那就說明自己還有時間,有時間,定然就有機會。

“第二:王爺需要提前和你皇兄說明我的存在,你無需具體告訴他你接下來要做的什麼事,但若是你有安排,需要與你皇兄會麵,並且需要我在旁候著的時候,我要準備一個帷帽,一個有著麵巾,可以遮住我整張臉的帷帽,亦或者是麵紗,不管是什麼,我在見你皇兄的時候,我都不希望他能看到我的真麵目。”

“為什麼?”

鳳卿卿瞥了陌離一眼。

陌離便立馬住嘴,點頭道:“可以,肯定可以,若是我要與皇兄見麵,定會提前告知卿卿姑娘,並且給卿卿姑娘準備好遮蓋麵容的東西,若是皇兄問起,本王就說是本王太過與喜愛美人,不捨得讓任何人多看上一眼,所以纔會行此策略。”

鳳卿卿滿意的點點頭。

這離王,倒是頗為機靈。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等此事完成之後,我功成身退,到時候,王爺不可以以任何理由來強逼我留下。”

陌離在聽到這話的時候,臉有點抽抽。

也是。

美人要是那麼容易攻略的話,那皇兄現在也不會活得那般痛苦了。

“好,本王答應你。”

鳳卿卿走到案桌旁,拿起筆墨,遞向陌離。

“空口無憑。”

陌離溫潤一笑,接過了紙張和筆墨,洋洋灑灑的寫了一篇,然後拿出自己的隨身印章,重重的印在了自己的名字上麵。

他笑著將寫好的契約文書遞給鳳卿卿。

“以此為證。”

兩人相視一笑。

“即是如此,卿卿姑娘……你……不走了吧?”

“不走了。”

陌離高興的使勁拍向輪椅,雙手被震得生疼,他卻笑得很開心。

“好,不走了好。”

隨即陌離拍了拍手,對著外麵沉聲道:“來人啊,送卿卿姑娘……不對,送卿兒去王府側院休息,再給她撥上十六名婢女丫頭,十二名護衛家丁,從南方最新來的那一批雲錦,也送到卿兒房間裡去。”

雖然有了心理準備,可鳳卿卿在聽到陌離喚她卿兒的時候,她還是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寒顫。

鳳卿卿暫時在王府之中住了下來。

不得不說。

陌離實在是很會造勢,不過三五天的時間,他坐在輪椅之上,就屁顛屁顛的往那倚梅苑跑了不下二十次,每一次去的理由都不一樣。

有時候是送珠釵,有時候是得了件好看的衣裳,有時候是下人去城南鋪子裡買了好吃的糕點,有時候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