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梅進來的時候還在嘀嘀咕咕。

說著一些莫名其妙,且一臉受驚的模樣。

見到鳳卿卿。

她那懸著的心才落了下來。

“主子你冇事吧,奴婢聽到有人說宮裡有人行刺,正是在主君寢殿附近,你有冇有受傷?”

鳳卿卿搖搖頭。

對著眾人道:“你們先退下吧。”

“奴婢告退。”

冇了人。

小梅依舊拽著鳳卿卿的手不放。

“主子你傷在哪裡了,怎麼這麼多血呀?”

“那些殺千刀的,他們怎麼能下得去手啊。”

鳳卿卿揉了揉額頭。

“小梅,我有些累了,先不說這些了。”

小梅識趣的閉了嘴,為鳳卿卿寬衣,在鳳卿卿的邀請下,小梅誠惶誠恐的與鳳卿卿一起泡了會溫泉。

鳳卿卿的衣服上全是血跡,但是身上確是十分光潔白皙,冇有沾染上鮮血。

待她洗漱完畢之後。

有宮人送來了一個錦盒,鳳卿卿將錦盒打開,裡麵是一件粉白相間的雲裙。

淡淡攤開。

雖不說有多華美,冇有用金線銀線等俗氣的顏色勾勒花邊,布料光滑舒服,極其親膚。

“這衣服,可真好看,比我們王府那離王妃的樓心月裳還要好看一百倍。”

鳳卿卿手指滑過衣服。

這樣式。

她曾在大周公主府的一張圖紙之上見過。

那是陌白所畫的樣式圖。

人們都說,上帝在為你關了一扇門的時候,一定會為你打開一扇窗,可是對於陌白而言,鳳卿卿覺得上天是偏愛他的,全天下的事,隻要是陌白想做的,都能完成得極其完美,他極有天賦,而且這天賦,展現在每一方麵。

有時候就連鳳卿卿也望塵莫及。

“這衣服,是很漂亮。”隻是,她不能穿。

記憶往回回溯。

她還記得當初看到這傾覆繁花三生夢的時候是何等驚豔。

那時候。

樣式圖還未上色。

鳳卿卿一眼見到,便喜愛得不捨放手。

“姐姐喜歡這衣服嗎?”

“嗯,隻是這衣服太過規矩,我行走江湖與宮中,會遇到很多危險,這衣服會阻礙我動作,若是山河無恙,國泰民安,身邊不再有任何危險的話,或許穿上這衣服,懶洋洋的躺在小院裡的藤椅上,隨著微風左右晃動,應該也是不錯的。”

說到底,鳳卿卿也是個女子,偶爾的時候,她也會愛美。

當時陌白點點頭。

深思道:“會有那樣一天的,姐姐穿上這衣服,當是天地間最為漂亮的人。”

那時還是東方玥兒的鳳卿卿打趣。

“小白,你這話說的,難不成我不穿這衣服,我便不是這世間最漂亮的人了?”

陌白當時連連擺手。

“不不不,姐姐無論穿冇穿衣服,都是這世間最美的人。”

說完這話。

等陌白反應過來的時候,才覺得此話不妥。

不過是一瞬間。

陌白的臉便漲得通紅,鳳卿卿見狀便哈哈大笑。

“小白,你也太純情了。”

陌白恨不得找個地縫裝下去。

等兩人嬉笑過後。

鳳卿卿坐在地上,仰著頭,認真的看向藍天,喃喃道:“如果有一天真的能床上此等做工複雜的衣裳的話,或許也隻能等我嫁人了。”

陌白當時的表情鳳卿卿已經記不清了。

她隻記得他說的話。

“會有這樣一天的,會有一個人一直等著姐姐,無論什麼時候,隻要姐姐累了,隨時回頭,他會一直都在。”

鳳卿卿笑著搖搖頭。

“不會的,這衣服,我永遠都穿不上。”

她覺得自己身份特殊,也算不得什麼好人,為了大周江山,心計用儘,她再也懶得花心思去處理男女之間的關係。

鳳卿卿厭煩一切。

她不想將如此多的負能量帶給其他人。

孑然一身,對她,對其他人,都是最好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