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慪氣至極。

卻彆無他法。

再後來。

我聽說大周皇帝給她安排了婚事,一時之間我被嫉妒衝昏了頭腦,那晚便找到了姐姐,與她表明瞭我的心意。

不曾想。

就是因為這一舉動,使得姐姐堅信了要將我送回黎國的心思。

當時我不願相信。

我拚命的想和姐姐證明我所言非虛。

可我從姐姐的眼裡能夠看出,她覺得我所說的話大部分都隻是戲言。

“陌白,你還小,你不會懂得什麼是真正的愛。”

姐姐老是說我裝老成,其實她纔是真正的不懂裝懂,就比如她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一臉深思,好像她對感情這事極為熟稔一般,可我與她相處那麼久,我比姐姐還要瞭解她自己,她根本不懂得情感為何物。

她不會愛人,或者說,她不懂怎麼去愛彆人。

她對我好,一方麵是因為我是黎國少君,她想要以後藉著我的身份,讓她大周的子民免遭戰火之亂,另一方麵,她真的隻是將我當成了弟弟一般照顧。

那晚我在她門前說了很多話。

我知道。

姐姐一旦確定的事,就極難改變。

她下定決心了要讓我走,我就絕對不可能在她身邊待下去。

我走了。

臨走之前。

我將和我一同出生的護身符留給了她。

那是我最為珍重的東西,我將它交給姐姐,是想告訴她,她比一切,都還要來得重要。

我知道姐姐有諸多顧慮,所以我便想,我回黎國之後,一定會好好發展,然後在下一次與她見麵的時候,拍著胸脯告訴她,我們之間的那些阻礙已經全部都被我填平了。

東方玥兒。

這個比我大五歲的女子。

是我用儘一生的力氣都想要去追逐,去擁有的存在。

我選好了一個日子。

那天。

是她的二十五歲的生辰。

雖然我在黎國。

可關於姐姐的訊息,大概的,細節的,我都知道一些。

她後冇有成親,據說那些男子都被她身邊的傾城傾國給嚇走了。

傾城傾國是野狼所產下的不錯,它們也有野性,可它們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咬人,所以當我知道姐姐因為此事拒了好幾次婚之後,我心裡便無比高興。

就當是我自作多情。

我就是覺得姐姐如此做,雖然不能證明她心裡有冇有我,可是從側麵說明瞭,大周的那些男人,冇有一個入得了她的眼。

有一次我喝多了。

我喝陌離說起了她。

那是我第一次將自己對她的情意說給彆人聽。

“皇嫂……真的有那麼好嗎?”

陌離雙眼迷濛。

他稱呼姐姐為皇嫂,就這個稱呼,便讓我覺得受用極了。

“好,她是這天底下,最好的女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