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卿卿飲了一大杯茶。

她發誓,這是她到這個位麵以來,過得最累的一天了,她這一輩子,都冇有說過這麼多的話。

去時。

有人還親切的拉著她的手。

“英台不是女兒身,為何耳上有環痕?山伯從此不敢看觀音。那祝英台與梁山伯,咋就這麼慘啊!姑娘,你說得好,說得好啊,你明天還在這裡說書嗎?我們還來!”

鳳卿卿機械的假笑著。

那說書先生也是滿臉抱歉,甘拜下風。

“是在下技不如人啊,閣下的故事真是精彩啊!”

那能不精彩嗎?這可是彙集了幾千年留下來的淒美愛情故事啊,每一個故事拿到他們那個時代,都是一部收視率高居不下的爆款,到了這裡,騙騙這些純良百姓的幾滴眼淚,還是綽綽有餘的。

送走了所有人後,她一下子躺在了椅子上。

今日這茶樓,因為鳳卿卿的原因,大賺了一筆,當哭濕了衣服的掌櫃抽抽噎噎的去找鳳卿卿,希望她能留下來這裡當說書先生的時候,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人早已走了。

深夜裡。

一人一蛇,嘀嘀咕咕,罵罵咧咧的不知說些什麼上了路。

那模樣,比當初她們逃離縹緲山的時候速度還快。

鳳卿卿要到鬼蜮,得穿過不少城池,說來也是奇怪,在她走過的十二座古城之中,有八座古城都在講著那風家小姐與陳公子,還有那葉家少爺之間的愛恨情仇,情節大同小異,聽得多了,鳳卿卿覺得有些不對勁,才上前打聽了一番。

當她知道了這個故事原型主人公是誰的時候。

她整個人被雷得外焦裡嫩,久久回不過神來。

應龍笑翻了。

看到自家主人那吃癟的模樣,它簡直是笑得原地打滾。

【哈哈哈哈……風小姐,原來是就是璿璣宮的那個鳳卿卿啊,哈哈哈哈……主人……你說湊巧不湊巧,這個人,竟然和你同名!】

鳳卿卿一巴掌呼過去,將那化為小黑蛇的應龍打得貼在牆上半天下不來。

誰能想到!

風小姐是鳳卿卿。

陳公子是塵淵。

葉家少爺是夜辰。

……

這些人,倒是把通假字,呸,不對,是諧音梗玩得明明白白的。

到頭來,大煞筆是她,攪屎棍也是她!

她還一直吐槽這個女主冇有什麼腦子,天道好輪迴,吐槽過那麼多次劇情,冇想到有一次,女主竟然會輪到自己!

隻不過,冷靜下來之後的鳳卿卿平複好怒氣之後,心情變得沉重起來。

如果這樣來說,璿璣宮裡的那個傀儡在與塵淵成親那夜就死了,塵淵入了魔,青絲寸寸成銀雪,如今不知所蹤,從她所聽來的那些看,傀儡死於塵淵劍下,那藍色靈力喚醒了塵淵的善,那麼此時的塵淵,應當已經接近瘋癲了吧?

瘋了未嘗不是件好事,至少可以忘切人世間的煩惱。

怕就怕那些清醒的人,明明已經知道事實不可逆了,卻還是強逼著自己不去相信,那種煎熬,那種痛苦,鳳卿卿感同身受,當初明川化為光點消散在人間的時候,她便是渾渾噩噩不知所措這種狀態。

真正讓鳳卿卿意外的,是夜辰的舉動。

他竟會為了一個背叛他的鳳卿卿殺上璿璣宮。

所以。

他是原諒她了嗎?

【主人,明天就到鬼蜮了,你怎麼還這般愁眉苦臉的?】

此時,鳳卿卿混在了一堆正準備送往鬼蜮九幽宮的舞姬裡,愁眉不展。

唉!情債最難還!

“咳咳咳咳——小可愛,你說,如果一個你親眼看著死在你懷裡的人重新出現在你麵前,你會是什麼反應?”

【詐屍啊!我一口吞了它,本座可是祖龍,它膽敢嚇到我,我定會再送這狗東西去見閻王。】

“啪!”

應龍又被一巴掌拍到了牆上。

這主人太殘暴了!它能不能解除契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