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玲瓏的話。

字字刺激著鳳卿卿的大腦神經。

一時之間,無從辯駁,也不能辯駁,鳳卿卿甚至覺得,自己真的挺卑鄙,到了此位麵,對於她來說隻是在虛幻的世界裡走了一遭,單純的為完成任務而去機械的將所有事引到所謂的正軌之上,可是自己如此做,的確是會給這個位麵的人帶來傷害。

若是她不到這個位麵的話,又會如何?

【若是你不到這個位麵,心思卑鄙的塵淵會成為武林至尊,玄老之死將永遠被埋地下,夜辰一生孤苦無依,從生到死,一輩子,都體會不到人間的半點溫暖,而水玲瓏,最後會因為愛而不得,反出魔窟,後被塵淵以正道所誅殺,主人,若是這個位麵冇你,一切,也不會比現在好多少。】

雪球兒機械的聲音響起。

鳳卿卿才從先前的思緒中抽離出來。

抬眸,水玲瓏一身粉白,因為自己的出現,她的那張臉,已經變回了本來的麵目。

“你叫水玲瓏是嗎?你的名字,很美。”一反常態,鳳卿卿的語氣極儘溫柔。

她的這句話,直接就讓處於崩潰暴走邊緣的水玲瓏赫然失神,水玲瓏不懂,此刻鳳卿卿對她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在我踏入鬼蜮,第一次聽到水玲瓏這個名字時,我就想,你該生成什麼樣才能擁有如此美好的名字?直到昨日,我在九幽宮的彆院見到了你。”鳳卿卿眼神坦蕩,說到這裡的時候,停了下來,認真的看向水玲瓏的雙眸。

不知為何。

水玲瓏的心裡,明明是恨透了這個從未謀麵的女子,可她說話時,那雙眼睛就像是有魔力一般,竟不自主的吸引了自己全部注意力。

而且,在鳳卿卿停頓的時候,水玲瓏的心裡竟然也會跟著咯噔一下,緩緩下沉,她知道,接下來鳳卿卿的話,應該不是什麼好話,可她竟然還會很期待,期待這個讓夜辰如此放在心上的女子,會對自己說出怎樣惡毒的話來。

鳳卿卿繼續道:“那時候的你,一身碧水藍衣,身段極好,一顰一笑,都擔得上仙子臨凡,我是真覺得,若是你們兩情相悅,夜辰與你在一起,那倒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你說得不錯,我的確不愛夜辰,但是水玲瓏,我是不知道要為之付出到什麼地步纔是愛,但我若是你,是不會采用如此方法來追求自己所愛的,這方法,於你百害無一利,夜辰若是醒來,知道自己被你算計,你以為,他是那種會對你負責的人嗎?”

他不會,他不僅不會,還極有可能會當場殺了水玲瓏。

“你生來高貴,何苦為了此事將自己作踐到塵埃裡去?”

水玲瓏怔住。

鳳卿卿這一席話,比先前她活生生的出現在自己麵前,還要讓自己驚愕。

她為什麼不罵自己無恥?為什麼不罵自己卑鄙?自己頂著她的臉,用瞭如此不入流的手段勾引夜辰,她就該像個潑婦一樣罵自己,夜辰肯與自己多說幾句話,也是沾了她的光,為什麼她不這樣?

水玲瓏睜大了眼睛,她想要從鳳卿卿的眼裡找到一星半點的虛偽,她想要找出鳳卿卿是端坐高台,想要用此話來羞辱自己的一絲線索。

可冇有。

鳳卿卿的眼神坦蕩無疑。

方纔她的話,一字一句,出自真心。

“你,你不恨我?”

鳳卿卿反問:“我為何要恨你?”

水玲瓏被鳳卿卿這句話問得啞口無言,她久久思量,在這一刻,她似乎明白了,為何這女人什麼都冇做,卻能在君上心裡擁有如此重要的位置。

隻是三言兩語。

自己竟然就能被她說服。

水玲瓏彎腰,撿起地上的衣服,她看著鳳卿卿,眼神不似之前那般仇恨了,就像是鳳卿卿所問的那般,我為何要恨你?是啊,自己又為何要恨鳳卿卿?夜辰愛鳳卿卿,也不是鳳卿卿的錯,是自己被愛矇蔽了雙眼,為了得到想要的一切,不擇手段,不問後果。

若不是鳳卿卿提醒,隻怕自己真的要沉溺在這片旖旎的池塘之中,永世不得翻身了。

水玲瓏朝合歡苑門口走去。

她知道,自己一旦走出了這道大門,她就再冇有了進入這裡的機會了,可是一開始,不就是如此嗎?

她從始至終,什麼都冇有擁有。

水玲瓏快跨出合歡苑的時候,停下,低低的說了一句話:“我終於知道,我為什麼輸給你了,敗給你,我心服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