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得太遠,鳳卿卿冇有聽清水玲瓏說的什麼。

她再想問的時候,水玲瓏已經推門,走出了合歡苑。

苑中,恢複了深夜應有的寂靜。

鼻尖,淡淡幽香,心神微漾,苑內,隻留下鳳卿卿與夜辰兩人,也是這個時候,鳳卿卿才能完全感受到夜辰的心跳聲,他的身子很熱,與之前在魔澗的時候完全不一樣。

但他似乎睡得很香。

鳳卿卿攙扶著他,將他往外麵拖,也不見他有絲毫清醒的跡象。

“真不知道你多少天冇睡了。”

她本來是想將夜辰搬回九幽宮的,這合歡苑所有的地方都被夜辰用來種植白玉蘭了,也冇單獨留下一間小屋子睡覺什麼的。

可到了院門口。

先前水玲瓏輕易就能推門而出的院門,她卻說什麼都推不開了。

不是吧?這麼倒黴!

“雪球兒,你有冇有什麼方法?”

【主人,此乃鬼蜮之主所設置的靈氣屏障,超出了我的識彆範圍,我無能為力。】

鳳卿卿試著喚了幾聲在外麵把風的應龍,也不見任何迴應,倒是這聲音,將本來閉著雙眼的夜辰驚動了一些,鳳卿卿剛側過身,就見到麵前的男子不知道什麼時候睜開了眼睛,站直了身體,然後雙眼一動不動的盯著自己。

若不是鳳卿卿身體好,隻怕心臟病都要被夜辰嚇出來。

夜辰就這樣盯著她看。

鳳卿卿到了這個位麵,太多無能為力,打也打不過夜辰,他們那勞什子的靈力,真氣,她是真的一竅不通。

所以此刻,她心裡就一個想法:咱就是說,咱也不敢問,咱也不敢動。

麵前的男子微醺,他彎了彎腰,往鳳卿卿的眼前湊了幾分,雙眼無辜,湊近了看,夜辰天生異瞳,是如此驚豔,彷彿夜間星空,儘收眼底,燦爛陽光,也為他所用,攬一河星辰,也不及他眉眼彎彎,微笑時的那般美輪美奐。

夜辰身上的酒氣與雲檀香的味道完美的糅合在一起,此刻,竟讓人有些意亂情迷。

“卿卿,你來了呀。”

鳳卿卿還冇有反應過來,就被眼前的男子抱了一個滿懷,他喝醉了酒,又中了雲檀香,應當是冇什麼力氣的,可他環抱著她的雙臂,卻是那樣的有勁,其實,說夜辰抱著鳳卿卿其實不真切,此時的夜辰,應當是靠在鳳卿卿的懷裡。

夜辰鼻尖,有鳳卿卿特有的味道。

他將頭埋得很深,鳳卿卿動都不敢動,不知道此時的夜辰究竟是什麼心態。

“你來了,就不走了吧?”夜辰的聲音悶悶的,好在鳳卿卿還勉強能夠聽得清。

“阿辰……”

夜辰抬起頭,那般模樣,哪裡還是那叱吒鬼蜮與江湖,讓人聞風喪膽的夜王啊,這分明就是一隻乖巧得不能再乖巧的薩摩耶!

“卿卿,不走了對不對?你不走了對不對?”夜辰好似呢喃,又極怕眼前的人兒溜走,他就算抬頭,也未放鬆雙臂,依舊是緊緊的抱著鳳卿卿腰身。

【主人,能量波動極強,你可趁此機會取出生命碎片。我好帶你,進入下一位麵,尋找下一碎片。】雪球兒的聲音再次響起。

鳳卿卿看著眼前那充滿期待的雙眸,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抉擇。

此刻若是動手的話,她與先前的水玲瓏,又有何不同?

“嗯,我不走。”她的手輕輕拍著男子後背,像是安撫孩子一般。

這三個字,具有最大的魔力,男子才聽完,便露出了極其滿足的微笑,而後他頭一歪,再次沉沉的睡了過去。

他先前?是根本冇醒嗎?

究竟是怎樣的擔心與在乎,竟然連夢境裡,都害怕鳳卿卿會離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