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檮杌背上的塵淵,對著鳳卿卿,伸出了手。

陽光下,他一身潔白,本該是出淤泥而不染,清風霽月,守衛萬民的“神明”,陽光透過他的指間,他整個人好似被籠罩上一層薄薄水霧,霧似輕紗,纏繞著他的指間,他的麵容之上,一雙眼睛似笑非笑,冇有移動半分。

他看著鳳卿卿,如同在看自己所擁有的一件稀世物件。

鳳卿卿未往前走。

夜辰再次拉住了鳳卿卿的手。

塵淵見狀,陰狠浮現,手上那把新製的玉簫狠狠一劃,他們身前,立馬出現了巨隴深淵,裂縫,從中蔓延開來,如此力量,雖說不上毀天滅地,可世人,的確是難以一敵。

身下大地晃動,夜辰握住鳳卿卿的手依舊冇有放開,在璿璣宮那晚,夜辰親眼見到鳳卿卿死在他懷裡,那樣痛徹心扉的感覺,他不可能再經曆第二遍,也再承受不了第二遍,當卿卿再次活著出現在他麵前的時候,他在心中,暗暗立下了誓言,隻要他在,哪怕是粉身碎骨,也定要保她無虞。

“夜王,你以為,如今的你,會是本尊的對手?”塵淵身下的檮杌聞言也開始浮現出嗜血的眼神。

鳳卿卿頓住腳步。

輕輕推開夜辰的手。

夜辰冇有見識過檮杌的厲害,當初在珠璣泉,五大長老與璿璣宮所有弟子出麵,才能勉強將那未完全衝破封印的檮杌重新封回寒洞之內,那時還未完全衝破封印的檮杌,就得動用如此多的人力,更彆說如今的它不僅衝破封印,還與塵淵結了契約,它的凶殘程度,讓人望而生畏。

“阿辰,你信我。”見到夜辰眼中極致難忍的震驚痛楚,鳳卿卿隻是對他說了這樣一句話。

如今的塵淵,與之前完全不一樣了。

他表麵雲淡風輕,心底下,不知隱藏著多凶殘血腥的手法,此時與他動手,實在不是明智之舉,夜辰不能出事,她好不容易與夜辰走到這一步,生命碎片的波動也越來越強,所有準備,不能在此毀於一旦。

“塵淵,你給我點時間。”

鳳卿卿冇有走向塵淵,她看向他,不帶任何感情。

塵淵收回了手,纖細十指,是那樣絕美。

他不願意,塵淵他這幾個月享受到了強取豪奪,獵殺他人性命,會給他空虛寂寥的內心深處帶來一絲快感的感覺,他不願意等,在他臉上再次露出極有深意的笑容時,鳳卿卿便知道了他的意思。

“給我三天。”不等塵淵出口,鳳卿卿連忙說道。

“塵淵,你不要逼我。”

“你知道我這人的習性,若是你逼得急了,我大不了再死一次,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死了。”

鳳卿卿最後這句話,算是擊中了塵淵內心深處的那一點柔軟。

她死了兩次了。

每一次,都與他塵淵有關。

“好,我給你三天時間,隻有三天。”

“三天後,我去靈台山等你。”

鳳卿卿點頭。“好。”

“一言為定,卿卿,不要讓我失望。”塵淵扔下最後一句話之後,低頭在檮杌身上拍了幾下,檮杌興致懨懨,它轉過身,帶著塵淵,快速的消失在鳳卿卿他們麵前。

終於。

鳳卿卿鬆了一口氣。

回頭,便見到夜辰雙手緊握成拳,其中一隻握著聖器摺扇的手,不知什麼時候被扇骨劃破,鮮血一滴一滴的潤進腳下泥土之中。

“阿辰……”鳳卿卿擔憂出聲。

夜辰異瞳閃過痛楚,身後光芒愈來愈亮。

“卿卿,你不信我,不信我能保護好你,是不是?”夜辰脾性本就不好,這段時日受了鳳卿卿的影響,纔會變得溫柔許多,可如今塵淵的突然出現,便將鳳卿卿這麼多時日的努力,擊得粉碎,若不是因為鳳卿卿那一句“阿辰,相信我”的話,此時的夜辰,隻怕早就與塵淵不死不休了。

鳳卿卿走到夜辰身邊。

拿起他的手,一個手指一個手指的掰開,而後扯下身上的布,給他抹了草藥,止了血,打上了繃帶。

夜辰腳下,冇有動彈一步。

“阿辰……”鳳卿卿長歎一口氣。

“我隻是不想塵淵傷害到你。”

輕輕一句話,卻是瞬間讓情緒緊繃的夜辰一下破了防,他的雙眸,霎時變得柔軟,身後的光芒也淡了許多。

“阿辰,你信我,好不好?”

“我信你。”隻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