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卿卿!”夜辰語氣慌亂,卻一遍遍的呼喚著她的名字。

“阿辰,快……快和應龍締結契約……”

鳳卿卿能感受到,夜辰抱著她的雙臂止不住的顫抖。

“冇事的,我不會死,不過……咳咳咳咳……不過是受了點傷,你趕緊……我等著你……”

夜辰看著懷中的鳳卿卿,她的神色儘可能的淡定,夜辰抱著她的手又緊了幾分。

“你相信我,阿辰,你說過,你會相信我的,我不會死,你信我。”

無儘的天雷,滾滾而下,應龍在一道道天雷之中盤旋,躲避,涅槃,雙翼之上綻放的光芒,在一瞬之間,令整個靈台山亮如白晝。

夜辰將鳳卿卿放下,他低聲道:“鳳卿卿,我信你,你若是敢死,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這時候,夜辰的狠話,倒是讓鳳卿卿聽得有些安慰,他背過身,留下兩個字:“等我。”

看著夜辰遠去的背影,鳳卿卿胸口處的疼痛,再次襲來,真的是,那長風仙者不愧是涅槃之境,竟能有如此的造化,這不過是具人偶身體,竟如同自己真正的身體一般,鳳卿卿掙紮著坐起來,她的頭靠著身後的一顆槐樹。

心口那處的窟窿,沮沮不斷的往外流著鮮血。

她已經不去阻止了。

事情,終於是走到了這一步。

半空之中,應龍傾斜而下,在鳳卿卿的心頭血染濕它雙眸的時候,它與鳳卿卿之間的心靈感應,正在慢慢消失。

應龍的腦海中,浮現出許多他們曾經的回憶。

它在洞中算計她,逼她與自己簽訂契約,以吾天元,注爾識海,生死一體,永世都不背叛,他們相處時間不算很長,她卻給它帶來了畢生難忘的回憶。

今日。

她血濺三尺,那個被應龍覺得最冇有三生意識的主人,用自己的性命,給這眾生,鋪就了一條生路。

【吾乃應龍,今以吾天元,與你結印,契闊相守,為你座下神獸,此印一成,你我一體,吾當永世聽你號令,以你為尊。】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震徹天地,這一次,在場的每個人,都聽到了應龍那滄桑而古老的聲音。

鳳卿卿眼中的光芒漸漸散去。

不愧是老東西啊,這聲音,可真夠有震懾力的。

夜辰劃破手心,歃血為盟,與應龍重新簽訂了契約。

他們締結契約完成之時,天雷也完全消散,此時,檮杌與塵淵方纔從先前的天雷陣中脫離出來。

鳳卿卿。

一介人類。

儘了她生前最後的能力,引天雷,助應龍渡劫,將檮杌與塵淵暫時困住,為夜辰與應龍締結契約,爭取了最後的時間,這一切,她做到了,唯一不在她預料之中的,就是突然出現的夜辰。

她用儘最後一絲力氣。

抬眸,往半空看去。

夜辰身後突然出現了遮天蔽日,由光芒彙聚成的雙翼,雙翼之上,點點星光,閃爍耀眼。

鳳卿卿伸手,想要最後觸摸一下那個從小冇有得到過什麼溫暖的男人,願他以後,能在冇有自己的日子裡,與她好好相處,她,會代替自己,以原先的身份,永遠的陪在夜辰身邊。

意識,漸漸模糊,鳳卿卿隱約能看到,夜辰回頭,朝著她所在的方向,飛奔而來。

他身後,浮現出一張巨大的天羅地網,即將籠罩在他身上之前,被應龍一舉擊碎,鳳卿卿心安片刻,原來啊,這老東西,真的如同它所說的那般厲害。

也是這老東西運氣不好,它若是一早選擇和夜辰締結契約的話,它的隱藏著的巨大能力,也就不會到了現在才能完全被激發了。

與夜辰締結完契約的應龍實力大漲,堪比恐怖,竟以一獸之力,將塵淵與檮杌的攻擊擋在身後。

【去與主人告彆,快去!】夜辰腦海之中,響起了應龍的話。

隻是,鳳卿卿此時已經感應不到應龍此時的想法了,她若是知道,自己已經與其解除了契約,可還能被那老傢夥尊為“主人”的話,隻怕心裡,也是會雀躍幾分的吧。

夜辰飛掠而下,鳳卿卿舉起來的手即將碰到夜辰的時候,冇有了力氣,頹然放至身邊。

而她的呼吸,也在這一刻停止了。

她看到了夜辰滿臉的慌亂,她看到了他雙眼空洞無神,她感覺得到夜辰顫抖不安的手無處安放,她明明是想伸手,想替他抹平那緊皺的額頭,想要告訴他,要多笑笑纔好看,隻是啊,所有的一切,不可能都真如她所想。

一滴眼淚,從鳳卿卿的眼角緩緩流下。

對不起啊阿辰,我又一次的騙了你,我說過我不會死,我說過我會等著你,可我還是食言了。

這樣的我,連我自己都討厭,怎麼能讓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