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炎夏人一向愚忠。

所以,安得曼很有自信,能以劍聖他們的命,逼迫江東人打開大陣。

然而,就在安得曼以為自己的謀劃即將得逞的時候,李二的笑聲,卻是從雲頂山上傳來過來。

“哈哈哈....”

“楚門老狗,我們江東武道,得謝謝你啊。”

“多謝你們出手,幫我蕩平武神殿。”

“替我們江東,出了多年心中惡氣!”

安得曼一愣:“你在說什麼?你腦袋是有病嗎?武神殿是你們最高武道權利機關,你身為武神殿的子民,竟敢說出這種大逆不道的話語?”

“哦,我知道了。”

“你在給我演戲是吧?”

“你以為,你這麼說,就能騙過我?”

“就能救下劍聖他們?”

安得曼似乎看穿了李二的謀劃,頓時得意笑著,說話間,又一劍刺下。

拳皇一條腿又被洞穿了,鮮血流了下來。

他本以為會看到李二憤怒的樣子,可冇想到,李二竟然笑得更開心了。

不止李二,雲頂山上,那些江東的武者們,不僅冇有絲毫憤怒,反而還有種大仇得報的暢快。

“哈哈哈,看來你們這群老狗還不知道。”

“我們江東武道,早就不聽武神殿號令了。”

“當年劍聖和拳皇兩個蠢貨,在炎夏國門之外,不止將楚先生攔在國門之外,還對楚先生見死不救。”

“是武神殿,逼死了我們江東的王!”

“尤其是劍聖和拳皇兩個煞筆,他們倆,是害死楚先生的罪魁禍首。”

“多年以來,我們江東之人,恨不得將那兩人剝皮抽筋,奈何我們實力不足。”

“幸好,有你們楚門,幫了我們。”

“我李二,請求楚門諸位老狗,立刻斬殺劍聖和拳皇兩個白癡,為我楚先生報仇!”

雲頂山上,李二抱拳拜求。

陳傲等人,也隨即上前,跟著請求道:“請楚門老狗,斬殺劍聖拳皇,為我江東報仇!”

....

一時間,雲頂山上,竟然有上百之人,紛紛發聲,請求楚門,斬殺拳皇,踏滅劍聖。

“這...這...”

“這特麼究竟什麼情況?”

安得曼都懵逼了。

這結果,跟他預想的,完全不一樣啊。

他怎麼覺得,這群江東人,比他們楚門都恨武神殿,更想讓劍聖和拳皇兩人死呢?

這真的不是在演戲嗎?

“安長老,他們說的是真的!”

“江東是楚天凡的地盤。”

“而楚天凡一向與武神殿不和。”

“當年楚天凡隕落,劍聖和拳皇兩人出了不少力氣。”

“所以,楚天凡死後,江東武道便不再聽武神殿號令,甚至多次與武神殿爆發衝突。”

“從這個角度而言,我們若是殺了劍聖和拳皇,最高興的,還真的是這群江東人。”身旁,有熟悉江東的楚門強者,彙報道。

安得曼聞言,老臉當時就黑了。

“該死!”

“怎麼會這樣?”

一身謀劃,落到了空處。

安得曼無疑憤怒至極,轉身又對著劍聖和拳皇一堆暴揍。

“你們兩個,還真是廢物!”

“屁用都派不上!”

“還炎夏武道領袖?”

“當殿主當到眾叛親離的地步,你們倆個還活著乾什麼?”

“自殺算了!”

“冇用的廢物!”

安得曼無疑要氣死了,發泄一頓之後,便將這兩人像狗一般踹到了一邊。

劍聖和拳皇他們一聲不語,但又誰知道,他們內心的羞愧與難堪。

誰能想到,比楚門的人更想要他們死的,竟是自己的同胞,是自己轄下的子民。

諸國強者,武道領袖,當到這個份上,劍聖他們,也確實無臉再麵對炎夏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