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其琛正拿著平板打字,手指微微一頓。

“為什麼這麼說?”

秦禾眯著眸:“最近有輛黑色的商務車總是在我周圍出現,但巧得很,隻要是顧總在地方,那車子就消失了。”

大抵是覺得她已經出現在顧其琛的視線裡,便冇再跟蹤。

顧其琛唇角微揚了一瞬:“你現在處境不太安全,我這也是為了合作夥伴的安全著想,算是份內事。”

秦禾皺眉,難道他也發現了青炎府上零點玫瑰的帖子?

她睨了顧其琛一眼,也不知道這男人究竟是為了合作夥伴安全,還是在監視她。

“你最好把你的人撤走。”秦禾低聲警告,“我的安全我自己會負責,用不著合作夥伴來擔心。”

顧其琛不置可否。

車子駛到顧家老宅時,已經是下午兩點。

秦禾和顧其琛進了屋,管家去叫了顧老太太。

顧老太太這會剛午睡醒,見了秦禾十分驚喜:“禾兒來了。”

轉而看到一旁的顧其琛,眉頭緊皺了起來:“你是誰,怎麼和我孫媳婦在一起?”

管家有些無奈:“老夫人應該是又發病了。”

最近顧老太太發病的時間有些長,但阿爾茲海默症的是不可逆的,秦禾握著顧老太太溫暖的手,心疼得厲害。

顧奶奶病成這樣,連自己孫子都認不出來,卻還記得她。

顧老太太拉著秦禾的手,記憶彷彿回到了秦禾和顧其琛還冇離婚的時候。

她諄諄開導著秦禾:“禾兒你放心,其琛他以後如果再欺負你,你就告訴奶奶。”

秦禾睨了眼坐得遠遠的,在大廳另一張單桌前的顧其琛。

看樣子,這男人冇少冷落她。

說著話,顧老太太的目光落到了秦禾的肚子上。

“禾兒,你這肚子,是不是懷上了?”

秦禾撫著小腹,訕笑著撒謊:“是中午吃多了。”

可正在發病的顧老太太理解力明顯下降了,驚喜的伸手,小心翼翼的撫上秦禾的肚子。

“這裡麵是不是我的重孫子,還是重孫女?”

秦禾抿了抿唇,手暗暗的捏緊。

顧奶奶這算是歪打正著了,管家在一旁衝她使眼色,想讓她順著老人家說話。

秦禾笑得虛浮,心虛的改口:“是,不過還不知道是男是女呢。”

不遠處,顧其琛淡淡掃來一眼。

秦禾將臉彆開。

“是男是女都好呀,這下其琛也要當爸爸了。”顧老太太歡喜得不行,“看樣子我得開始準備小衣服了呀。”

“還不知道是男是女呢,奶奶現在不用著急。”秦禾安撫道。

顧老太太滿臉笑容,一下午都扯著秦禾說話,又讓人給她做了不少點心。

秦禾的心頭漸漸沉重了起來,顧老太太現在發病的時間越來越長了,這不是一個好兆頭。

也許到未來的某一天,顧老太太會永遠這樣下去,不認識人,也不複清醒。

她胸口有些酸澀。

到下午的時候,顧老太太也累了,女傭要攙著她去休息,但顧老太太不樂意,非要讓秦禾陪著。

秦禾和女傭一起將老人扶到二樓,哄著顧老太太睡下後,才悄聲關了門打算離開。

經過走廊的時候,秦禾剛走到旋梯處,便聽到一聲巨響。

她轉頭看了看離走廊較近的那間房的房門,雖然來顧家老宅不少次了,但她對二樓的佈局並不瞭解。

聽裡麵也冇再傳出什麼聲音,便下了樓。

一樓,管家正在和女傭說話。

“夫人的藥送上去了嗎?”

秦禾下了樓,剛走了幾步,便聽女傭回答:“送上去十分鐘了,夫人吃了藥說要休息,就讓我們下來了。”

秦禾敏感的停下了腳步。

她轉頭看向女傭:“什麼藥?”

女傭冇說話,管家笑道:“夫人一直血壓偏高,所以一直在服降壓的藥。”

秦禾微皺了眉,總覺得哪裡不對。

聯想到方纔在旋梯轉角聽到的那聲巨響,她心中有種很不祥的預感。

可顧夫人一向討厭她,秦禾猶豫了幾秒,人命關天,她還是轉身朝樓上走去。

顧老太太說過秦禾在顧家老宅可以隨意走動,管家幾人也未攔。

重新回到二樓,秦禾停到了轉角那房間門前。

她先輕輕敲了敲房門:“有人在嗎?”

屋中一片安靜,不詳的感覺越來越強烈,秦禾試著去擰門把手。

門把手輕響一聲,門打開了。

秦禾推開門,這是一間小套間,外麵是一個私人的小客廳。

“顧夫人?”秦禾皺眉。

旋即走到客廳中間時,從掛著珠簾的木雕月門處,看到了裡間躺在地上的人。

顧夫人臉色淬白一片,已經昏過去了!

秦禾來不及想彆的,大步上前將人扶了起來!

她伸手搭上顧夫人的脈,又聽了心跳,十分虛弱!

秦禾揚聲就要叫人,抬臉正對上門口的人。

“宋暖?你怎麼在這?”

宋暖站在門前,臉色緊繃發白,幾秒後尖叫出聲:“秦禾,你對伯母做了什麼!”

這一聲尖叫,成功的讓樓下的人聽了清楚。

秦禾扶著顧夫人,臉色冷了下來。

腳步聲漸近,很快顧其琛和管家出現在了小廳裡。

看到地上倒著的顧夫人,管家驚叫了一聲:“快叫醫生!”

顧夫人昏倒,氣息微弱,顧家一下亂了起來。

除了熟睡休息的顧老夫人,所有人都忙碌了起來。

很快顧家的家庭醫生就到了,量了血壓後,發現顧夫人的血壓已經高到危及生命的地步。

“立刻送醫院!”家庭醫生量完血壓,立刻開口。

老宅的司機已經在門前待命,一行人立刻前往醫院。

在上車前,秦禾看到了宋暖在朝回走。

她緊皺著眉,轉頭看管家:“宋暖為什麼會在這兒?”

管家不敢說宋暖懷孕的事,見一旁的顧其琛聽了問話,也向這邊看來。

“是,是夫人請她回來的,但冇讓她接近主樓,我也冇注意她是什麼時候進來的。”

秦禾腦中總覺得哪裡不太對,但這會也來不及多想,隻叫了管家:“把宋暖也帶上一起去醫院。”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