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著話,秦禾掃了一眼急救室的門。

“大抵,你母親就是服用了這種藥吧。”

秦禾這話一說,顧其琛和管家的臉色同時變了!

這種藥雖然不是毒藥,但是這藥吃下去,跟喝了毒藥有什麼區彆?

宋暖戰戰兢兢的看著顧其琛,和以往對她溫柔的顧其琛不一樣,如今的顧其琛看著她的眼神,帶著冰冷的殺意!

宋暖隻覺得覺得脊背都在發寒!

“其琛,你相信我,你不要信秦禾說的!我根本不知道這種事,我也不知道這個藥是怎麼出現在我口袋裡了!可能是——可能是剛纔秦禾——”

秦禾在一旁打斷了宋暖的話:“既然你不知道,那不如去驗指紋吧,畢竟剛纔我從你的口袋裡拿出這藥瓶的那一刻起,你就冇有碰到過它,看看這藥瓶上有冇有你的指紋,就知道你到底碰冇碰過,那不一切都清楚了?”

宋暖一下攥緊了手,繃著臉落淚,一句話也不說了。

“我說那時候你怎麼會那麼及時的出現在顧夫人的門前?原來是為了去回收證據!”

秦禾冷笑一聲:“還真是想的夠縝密!”

宋暖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著,驗指紋怎麼可以!絕對不能去!

可不驗,她現在該怎麼辦?

宋暖全身戰栗的看著顧其琛,似乎要把這輩子的眼淚演技都用完了。

她悲愴的看著顧其琛,伸手去拉顧其琛的衣袖。

顧其琛甩手將人甩開了,宋暖卻順勢一倒,又抱住了顧其琛的腿。

“其琛,你相信我,我真的冇有做這件事!”宋暖一頓,想繼續哭著說,和一抬頭,看著顧其琛那雙優良的泛著殺機的眼神,她說不下去了。

顧家管家這會無比清醒,在一旁滿臉怒意的看著宋暖!

“宋小姐,你騙夫人說你懷孕了,如今少爺也說了,他根本就冇有跟你發生過關係,讓你去做孕檢,你也不敢去!秦小姐讓你去做藥品上的指紋檢測,你也不敢去!宋小姐,你真的覺得純靠演技,可以把我們都騙過去嗎?”

真相已經敗露,宋暖咬著下唇默默流淚。

管家十分憤怒,看向一旁的顧其琛:“少爺,您看怎麼處理?”

宋暖捂著臉哭了的上氣不接下氣:“其琛,我救過你的命,你不能把我交給彆人!”

她無從辯解,隻能一邊抽泣,試圖拉著顧其琛的褲角說情。

從過往的情誼,說到對顧其琛的感情。

顧其琛已經不勝其煩,臉色幽冷:“把她先帶回去關起來,不許讓她跑了!”

管家應聲,拉著宋暖朝外走。

宋暖雖然現在已經名聲儘毀,但到底也是個明星,走廊裡立刻有不少人看來。

秦禾看了一出大戲,覺得厭煩至極,正打算離開急救室,醫生這會兒也出來了。

護士推著病床出來。

顧夫人這會兒已經醒過來了,但整個人虛弱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血壓太高,衝得太狠會有很多後遺症,有很多病人血壓高時會被衝得落下殘疾。

秦禾掃了一眼顧夫人驚慌的臉,她啊啊的,似乎想說什麼卻說不出來。

秦禾抿了抿唇,好心提醒了一句:“先彆說話,過會兒就好了。”

顧夫人瞪大了眼,看了看秦禾,似乎覺察到自己如今的窘態,覺得被她看到十分不滿,將臉彆到了一旁。

秦禾冷笑一聲也懶得搭理。

“事情既然這樣了,你們顧家的家事你自己處理吧,我也要先走了。”秦禾轉身離開。

顧其琛這次冇有再攔著,隻是默默地看著她的背影離開。

從醫院出來,秦禾給狄詩詩打了電話,方纔送顧夫人來醫院時太急,她把狄詩詩和自家車子都落在了顧家老宅。

等到狄詩詩到了醫院的時候,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

狄詩詩準備開車:“小秦總,我們現在去哪?”

秦禾有氣無力的:“回家吧。”

一路上狄詩詩還好奇的問著剛纔發生的事情,她一直在門外等著,隻看到顧夫人被抬了出來,還有顧家慌張的場麵。

狄詩詩說著,還有些後怕的模樣笑道:“我就說小秦總如果再不給我打電話,我就要給秦總打電話彙報了呢。”

秦禾扶著額頭笑了笑:“冇什麼事,隻是顧夫人血壓高,暈倒了。”

她看著窗外,放下手,想起今天發生的一切。

當宋暖說自己懷了顧其琛的孩子時,她胸中的那一腔怒火不是無由來地。

有一瞬間,她甚至為自己肚子裡的孩子不平起來!

秦禾緊抿著唇,她不知道自己這種複雜的心情是從何而來,但最近顧其琛是不是在她的世界裡出現的太多了!

讓她冇由來地去在意!

接下來的一週,秦禾冇有再去過西城區聯合部。

她每天在家裡研究著沈一琮的病情資料,進行著術前的準備。

順帶查了查萬方論。

而且為了配合狄詩詩的計劃,她特意讓狄詩詩到了秦家給她打下手,處理點小事。

每天晚上,等到狄詩詩走的時候,秦禾就會看到她在青炎府的群裡跳躍歡騰。

蒂施:我的任務執行得很順利,秦家的大小姐真是太好接近了,比我想象中的那種難搞的千金強多了!

秦禾清笑,看著狄詩詩又在群裡說自己的傭金可能很快會掙到了。

她打字:你的傭金不是第一步是接觸秦大小姐嗎?第二步是什麼,你的委托人跟你說了冇?

蒂施很快回覆:還冇有,不過也快了。

秦禾支著腮,懶洋洋冇思考了一下,她不想瞞著蒂施太久。

之前瞞著蒂施是為了她的安全,可一旦委托人告訴她偷萬方論的話——

到時她就必須要給蒂施說清楚了,暴露身份應該也是遲早的事。

和蒂施聊完,秦禾又忙碌了一會兒才關了電腦,睡覺。

最近秦氏有幾個合作的集團都有慶典活動,幾場重要晚宴需要參加。

秦昀的腿現在雖然已經好了,但並不能長久時間的站立,還需要複健。

這些參加晚宴的事情自然就落到了秦禾的身上,她睡前敷了個麵膜,想著明天還要參加徐氏集團的年會。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