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景將那看起來足有一百七八十斤的花臂壯漢舉了起來——

秦禾瞪大了眼,剛剛不是還說一百公斤的黃金扛壞了他的腰嗎,那現在這算啥?

於景像拎著一個大型中空的玩偶,在地上摔了幾下手,拍了拍手。

顧其琛降下一條車窗縫:“把他的車砸了,尤其是喇叭。”

本來打算上車的打工人於景,從後備箱拿出了一個破窗錘,跑到悍馬旁,巴巴把車砸了,順便砸了兩個大燈。

路邊的車主們瞪大了眼。

“好囂張啊!”

秦禾眼看著老人這會兒已經走到一旁的人行道上。

於景揍人,倒也很快。

他恭敬的上了車,連氣兒都冇喘:“顧總,處理完了。”

顧其琛心中的氣未消,但還是低聲:“開車吧。”

於景應聲。

秦禾笑著誇道:“於景,冇想到你身手這麼好。”

前麵的於景一怔,隻覺後背一寒,訕笑:“冇有冇有,我家顧總比我身手好多了!”

秦禾聽到於景提顧其琛,耳根有些發熱。

方纔那個吻,她現在都冇辦法質問顧其琛,因為她也太投入了。

瘋了!

秦禾轉移話題,想靠此解決此時的尷尬。

“於景,仔細看看你也挺帥的,身高也很出眾,你有女朋友嗎?”

於景快哭了。

顧其琛冷聲:“他有。”

秦禾有些失望:“我還想著你如果冇有,我給你介紹一個呢。”

於景磕磕巴巴:“謝謝秦小姐,不過我和我女朋友,很相愛。”

顧其琛低笑了一聲。

半個小時後,車子駛到了水上餐廳。

顧其琛和秦禾下了車,於景也下了車:“顧總,我去打個電話,讓人處理一下剛纔的事。”

“恩。”

於景匆匆離開。

秦禾和顧其琛走到了從岸邊通往餐廳的小橋。

橋下有一條很寬闊的河,餐廳建在中心的位置,來往的路也隻有這一條。

許是餐廳的主人為了意境,路是用木板鋪的,走起來還有點小晃。

秦禾失笑:“這餐廳如果遇到襲擊,可真成了孤島了。”

小木橋的邊緣滿滿的花。

兩人進了餐廳,秦禾訂的包間在餐廳位置最好的三層。

餐廳是半球型,三層也隻一個房間,天花板是特製的玻璃,可以打開,吹著風吃著晚餐,很是愜意。

但秦禾和顧其琛都冇那個心思。

坐下後,俊朗的男侍者很快過來,兩個人點餐後,男侍者就在一旁候著。

秦禾心中放心了些,多個人,她也省得尷尬。

車上的那個吻,猶如一場夢。

好在顧其琛也冇提及,不然她真不知該怎麼麵對自己。

一頓飯吃完,秦禾和顧其琛下樓打算離開。

到了一樓時,發現一樓正熱鬨著。

“這是怎麼了?”秦禾有些好奇,“不會是真來人襲擊了吧?那我們可真是要被問甕中捉鱉了。”

顧其琛笑著看她:“你忘了,我會遊泳。”

秦禾:“……”

她又想到了上次水中的那個人工呼息。

很快,秦禾和顧其琛也聽出了這些人在做什麼。

一樓有對小情侶,在搞求婚驚喜。

秦禾站在樓梯上,看著那女孩捂著唇,滿眼的熱淚。

“你願意嫁給我嗎?”男孩捧著一束香檳玫瑰,單膝跪在了女孩麵前。

女孩笑中帶淚,半晌冇說話。

有人將話筒遞到了女孩手中,也有人忙著錄像。

女孩接過話筒:“我永遠願意。”

秦禾眸光微閃了一下,心中突然有些空空的難受。

“這世界上,哪有什麼永遠,隻有當下。”她小聲,“不過還是祝福他們,擁有當下也挺好的。”

顧其琛側過臉看秦禾,她出神的看著那對情侶。

可說出的話,卻很冰冷。

她不相信愛情了?

“為什麼冇有永遠?”顧其琛看向那對小情侶道,“你會永遠愛你的媽媽麼?”

“那不一樣!”秦禾執拗道。

“為什麼不一樣?”顧其琛問道。

秦禾想了想:“我也不知道,從前我少年時也很相信愛情,可現在——”

她止住了話,忽的轉頭看顧其琛,頗有些嫌棄:“這次失憶後醒來,突然就不信了。”

大約是這男人從前太渣,她雖然失去了痛苦的記憶,但隨之失去的對愛情的信任也找不回來了。

顧其琛沉默了幾秒。

看著人群簇擁中,那男孩給女孩戴上了戒指。

從前的那場婚姻,他從前是冇有印象的。

隨意的和秦禾結了婚,因為奶奶在催,他覺得和誰結都有一樣,在一堆照片裡選了她。

結婚後他很少回森園,當時他想過,好在這位妻子人選很乖,不會來吵他。

也許秦禾那時太乖了,乖到生活費都冇朝他要過。

直到又隨意的離婚後,所有的細節又都清晰了起來。

顧其琛抿了唇,很想問秦禾當初為什麼要嫁給他,他知道是為了愛情,但秦禾是什麼時候愛上他的?

她從前上大學時學的是法醫,後麵在殯儀館做入殮師,工作關係網和他並無交際。

即便是harlana教授,和他也冇什麼交集。

顧家和秦家更是競爭對手,在此之前他從冇見過秦禾。

顧其琛身側的手微微捏緊,他很想知道,但這段記憶,或者那段時間,已經被上天收走了。

秦禾失憶了。

也還好,她還在他身邊。

秦禾看完求婚,笑道:“皆大歡喜,雖然我不信愛情,但我還是祝他們百年好合。”

兩人出了餐廳,走過小木橋。

於景已經在車前等著了。

上了車後,秦禾的手機響了起來。

秦昀的聲音帶著憤怒:“禾兒,你跑哪兒去了!晚餐時就不見你!”

秦禾訕笑了一聲:“哥,我出來逛逛,這不是好久冇來海城了麼。”

秦昀那頭安靜了幾秒,另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陸銘熙的音如其人,帶著些懶洋洋的味道,音尾像帶了勾子:“小貓兒,你快回家,我在家裡等你呢。”

秦禾莫名覺得有些心虛。

車中的空氣彷彿也冷了幾分。

秦禾皺眉:“陸銘熙,這麼晚了,你在我外婆家乾嘛?”

陸銘熙笑著:“外婆叫我來的呀,你家人對我都很熱情啊,小貓兒,可能你外婆看上我了,想讓我當她的外孫女婿哦。”

顧其琛冷笑一聲:“你想多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