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哪裡隻是有共同話題,江懷臨如今就是您的徒弟。

秦禾心中想著,麵上不動聲色。

“我也是聽李導說的,這事以後再說吧。”

秦禾看了看時間,這會兒已經是下午四點了。

今天是狄詩詩回來的日子,她打算去機場接人。

“師傅,我今天還有事,就先走了。”

顧其琛抬頭看向秦禾,那句有什麼事躊躇了幾秒,還是冇有問出口。

眼看著秦禾離開,劉幸安看了一眼顧其琛,似笑非笑的。

“顧小子,你可還真是能忍呀,不追上去麼?”

“追的太緊了不好。”顧其琛笑道,“容易引起警覺。”

“嘖!”

越是想要的東西,越要緩緩圖之。

顧其琛手中捏著機密盒,墨眸中閃著幽幽的光。

哪怕已經渴望到靠近時,心便顫抖,越是更要剋製的時候。

從西城區聯合部出來,秦禾開著車子一路前往機場。

路上有些堵車,秦禾到了機場的時候已經是五點四十了。

狄詩詩虎著小臉,在機場門前站著。

“難得讓你接我一次,你都晚了。”她上車後小聲的抱怨著。

秦禾笑出了聲:“體諒我一下,路上堵車。”

“我不聽,你就是對我不上心,堵車的話你應該早點出來纔對。”狄詩詩耍賴道。

秦禾一邊開車一邊微微揚眉:“你這樣好像怨婦,而我像個負心漢。”

兩人聊著天,秦禾開車直接駛向了自己放置醫療器械的小彆墅。

最近她拜托墨搞來的那些醫療器械,已經七七八八已經被搬進了彆墅,還差的隻有D國的兩件精密醫療器械了。

進了彆墅,秦禾指著大廳裡的一堆器械,看向一旁的狄詩詩。

“最近拜托你的就是看管這些器械,還有幾個人的人身安全了。”

狄詩詩看著屋中的器械,伸手在其中一個上輕輕敲了敲。

“就這些東西值那麼多錢嗎?”

秦禾笑了笑:“這些東西的價值可不是從外表能看出來的,作用還是很大的。”

她帶著狄詩詩上了三樓。

“小彆墅總共有三層,一層做研究,二層我打算給研究人員居住使用,到時候你就住在三層就好。”

狄詩詩站在三樓處朝外看去,彆墅周圍的院牆很高,從三樓一覽無餘,如果真的有人侵入,隨時都會落在她的眼中。

“其實你讓我看這裡是不是有些大材小用了?”她皺眉道。

秦禾揚眉:“我知道,主要是我也冇有彆的信得過的人了呀。”

“不是有八神嗎?”狄詩詩轉頭看向秦禾。

“你最近的安危,本來也就很讓人不放心,而且你現在還懷了孩子,讓八神看著這邊,我繼續跟在你身邊保護著你。”

秦禾想了想,上次青炎府中八神兄弟兩個對她說過,說是欠她一個恩情,以後有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八神這兩個人的能力強,在青炎府一向是有名的,看管這邊也是足夠了。

秦禾想了想,“行,晚一些我跟他們聯絡,可是你不看管這些,你想乾嘛?”

“跟在你身邊保護你唄,不過工資這次不要想再給我開那麼低!”狄詩詩笑著,比劃出了一個八的手勢,“我要這麼多。”

秦禾揚眉:“月薪八千?”

狄詩詩氣樂了。

兩人笑鬨了一陣,秦禾心頭也清楚,狄詩詩如今要回到這邊保護她,還是因為秦氏背後暗藏的那隻大手,狄詩詩是不放心她的安危。

秦禾用手機打開青炎府的論壇,將看管這裡的事情給八神發了過去。

並且正式的下達委托,委托金額也並不低。

八神兄弟兩人很快答應了下來,一口保證:【青蟹老大放心,我們兄弟二人一定和彆墅共存亡。】

秦禾默了默回覆:【大可不必。】

八神兄弟就在青城,離的也不遠。

等到秦禾給他們介紹完了環境之後才驅車離開。

狄詩詩如今剛回來,依舊是住在她之前的公寓中,秦禾先將她送了回去,纔開著車回了秦家。

秦家客廳中。

明玉珠和秦昀正坐在一起說著話,見秦禾回來,秦昀撇了她一眼。

“又去西城區聯合部了?”

秦禾點了點頭,扶著小腹坐到沙發前。

“你們商量什麼呢?”

明玉珠興致勃勃的將桌上的盒子推到了秦禾麵前。

“禾兒,看看。”

秦禾接過盒子,雕花鏤空的紫檀木盒十分精緻,打開是一對碧綠色的翡翠手鐲。

秦禾眼前一亮:“給我的?”

她的手還冇觸到手鐲,便被明玉珠笑著拍開。

“給你未來嫂子的。”

“什麼?”秦禾一怔,轉頭看向秦昀,“哥,你和挽挽要結婚了?我怎麼冇聽說?”

秦昀臉上滿是得意之色。

“打算訂婚了。”

秦禾沉默了下來,這兩個人的速度也快太快了,剛解除了誤會冇多久,已經進入到訂婚階段了。

秦禾抬頭看嚮明玉珠:“媽,徐家那邊怎麼說?他們那邊應該還不知道挽挽跟我哥談戀愛的事吧?”

明玉珠看了一眼秦昀。

秦昀頗有些尷尬:“今天他們應該就知道了。”

秦禾眯了眯眸子,總覺得哥哥話裡有話。

“你和挽挽這纔剛恢複交往冇多久,為什麼這麼急著訂婚?”

“提前定下來總是好的,省得閻家老打她的主意。”秦昀道。

秦禾倒是冇什麼意見。

明玉珠將桌上的盒子放到了一邊。

“你和挽挽的婚禮肯定是要大辦的,我覺得你們最近先訂個婚,禾兒再過兩個月就生產了,婚禮就安排在和生產之後怎麼樣?”

秦昀點了點頭,冇意見,神采飛揚的模樣。

秦禾的心情也好了,起來看著哥哥和挽挽能修成正果,也算是她這陣子冇有白忙活。

三人商量定了婚期,剩下的就是媽媽去提親了。

秦禾懷著孕,按青城的習俗是不方便過去的。

“明天我和你哥哥去徐家,你就在家呆著。”明玉珠囑咐道,“西城區那邊雖然有你師傅,但你天天去,你自己的身體也撐不住。我聽說你師傅的房子已經挑好了,周揚今天已經去辦手續了。”

三人聊了會兒,秦禾纔回了房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