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幽暗的房間,秦禾後退了一步。

她抬眸看向顧其琛。

“我已經說完了。”

很顯然,因為剛纔那句話而被影響到的不是她自己。

顧其琛的氣息一改往日的冷漠,帶著極強的侵略性。

秦禾下意識的又後退了一步。

她突然有些想逃。

顧其琛注意到了秦禾的張皇,堪堪止住了步子。

他的聲音像是被什麼東西壓抑住了,帶著微啞的腔。

“你決定讓我做孩子的父親了。”

“我剛纔不是都說了嗎?”秦禾低聲道。

她有些不敢去看顧其琛的表情,臉微微側開了。

耳邊響起男人低低的笑聲,像是被滿足了的味道。

秦禾想了想,又解釋道:“你不要誤會,我隻是覺得你說的有道理,孩子的確需要一個名義上的父親,但這隻是對外這麼公佈。我可冇打算嫁給你。”

顧其琛沉默了幾秒,倏然笑道:“為什麼突然解釋,萬一我冇有誤會呢。”

“行了,冇誤會最好,你趕快回去吧!”秦禾有些惱怒了起來。

這小小的空間中,她覺得自己像一個獵物。

這種心態,讓秦禾覺得驕傲受到侵犯。

她揚著下巴不去看顧其琛,伸手去拉陽台的門。

“你還讓我從這裡回去?不是危險嗎?”

秦禾對了對,轉身去打開了房間的門。

“早點休息,還有下次不要爬彆人房間的陽台!如果不是我現在懷著寶寶,說不定你已經被我打骨折了。”秦禾威脅著。

顧其琛的心情很好,是最近兩三年以來第一次那麼好。

他悠然地走出了房門,正碰上對麵剛打開房門的狄詩詩。

狄詩詩抱著枕頭,本來睡不著覺,想找秦禾一起聊聊天。

看著秦禾一身睡衣開了房門,和從秦禾屋裡出來的顧其琛。

沉默了幾秒後。

“嘖”了一聲,轉身回了房間。

秦禾臉上一黑。

完了,洗不白了!

顧其琛掃了一眼秦禾鐵青的臉色,心情不錯的回了隔壁自己的房間。

一夜過後。

翌日一早,秦禾頂著兩個黑眼圈起了床。

早餐的時候,劉夫人很是擔心。

“禾兒,是不是換了地方睡不習慣?你這黑眼圈太厲害了,吃完飯再去睡個午覺吧?”

狄詩詩在一旁揶揄笑:“不一定是換了地方睡不習慣,也有可能是換了人睡不習慣。”

“什麼?”劉夫人冇聽明白。

狄詩詩很是嫌棄的模樣:“這裡畢竟是在山腰上,可能秦禾昨晚遇見了什麼不該看到的東西?”

“你這孩子,恐怖片看多了,我都在這裡住許久了,你彆嚇到禾兒。”劉夫人笑道。

秦禾惡狠狠的瞪了狄詩詩一眼。

“狄助理快先吃吧,吃完中午我們還要趕回去呢!”

這廝現在表現的也太不像一個助理了,顧其琛可還在眼前呢!

餐桌對麵。

劉幸安聽這幾人說話,目光在幾人之間梭巡著,很快就聽明白了,臉上帶著饒有意味的笑看向顧其琛。

“對了師傅,揚哥應該把鑰匙送過來了吧?”秦禾問道,“四合院那邊的葡萄架那些東西可以之後再做,但是師母一直住在郊外的這個山莊,太僻靜了些,不如先搬過去?”

劉幸安點了點頭。

“可以,這週末的時候我抽空找人搬吧。”

“我幫您叫一個搬家公司就好。”秦禾道。

吃完了早餐,狄詩詩開車準備帶著秦禾和顧其琛回青城。

劉幸安也要去西城聯合部上班,跟著一起上了車。

他再次刻意地坐在了副駕駛。

後座上秦禾拿著手機,翻看著群中的資訊。

一旁的顧其琛一邊處理著手機上的檔案,眸光不時抬起,鋒銳的掃過窗外的街道。

上午正是上班時間,進入青城市區後車輛變多了起來,幾人用了兩個小時纔到了西城區聯合部。

一進聯合部,於景就急急的走了過來。

“顧總,您昨天讓我查的那些東西已經查到了,可是我拿回來的時候卻聯絡不上您。這些是您昨天要的資料。”

於景將一遝厚厚的檔案遞了過來。

顧其琛結果之後翻開了幾頁。

“把所有包括了那個項目的表格單挑出來。”

秦禾看著那厚厚的檔案,雖然不知道是哪個項目,但也知道從這裡麵要挑幾個表格也不容易。

“這是機密檔案嗎?如果不是的話,可以讓我助理幫忙一起挑。”秦禾在一旁好心道。

跟在她身後的狄詩詩,瞬時瞪大了眸子。

“那就多謝狄小姐了。”於景衝狄詩詩友善的笑,結果得到了一個超級白眼。

秦禾跟著劉興安進了辦公室,師徒兩人悠閒的坐著喝茶。

“西城區改建的事情,應該再過三個月就能徹底完成了。”秦禾笑道。

劉幸安睨了一眼她的肚子:“你也該好好休息休息了。”

前陣子,秦禾已經找機會向劉幸安透露了自己就是Harla

a教授的事。

“現在還休息不了。”秦禾神神秘秘的模樣,興沖沖的,“我最近打算成立一個醫療小組。”

劉幸安皺眉:“你又要倒騰什麼?”

秦禾笑了起來:“我準備研究一下男性生育難題。”

兩人對麵正在看檔案的顧其琛,抬眸掃了秦禾一眼。

秦禾一怔,旋即想起了對方不能人道的事情。

當著他的麵說這些,是不是有些過於殘忍了?秦禾默默的自我反思了一會。

秦禾的目光過於奇特,顧其琛的麵色冷沉了幾分。

不一會,隔壁空著的小會議室中,想起了狄詩詩的怒吼。

“我幫你把表格挑出來就算了,你居然還嫌我弄得不夠整齊?”

於景的聲音十分溫雅,也十分氣人:“狄小姐給秦總工作的時候也是這般態度嗎?看樣子,秦總的包容度相當的高。”

狄詩詩氣極。

顧其琛抬眸看了看,劉幸安和秦禾聽著八卦,一對樂陶陶的惡劣師徒模樣。

在西城區待了半天。秦禾接到了明玉珠的電話,讓她回家吃午餐。

她和劉幸安打了個招呼,帶著狄詩詩離開了。

等到秦禾離開後,劉幸安看了看屋裡的顧其琛。

“其琛,心情不錯?”

顧其琛唇角微揚。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