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掛了電話,秦禾回到一堆木料前。

劉幸安手下一邊搓著木料,一邊抬眼看秦禾,一股看透了一切的模樣,似笑非笑的道:“顧小子打來的?”

“恩。”

劉幸安看了一眼秦禾的臉色。

“顧小子這也算是熬出頭了,烈女怕纏郎啊。”

秦禾瞪眼:“師傅,您這是什麼形容詞?”

劉幸安手中拿磨砂紙磨著木料,臉上浮起笑意。

“之前我覺得你未必能接受顧小子,所以一直冇說,其實我覺得這小子挺不錯的,之前西城區聯合部那麼多事情,他為了不讓你勞累,全都承擔了下來。”

“為了見到你,他天天來西城區聯合部辦公。我瞅著他也不知道你什麼時候來,什麼時候不來。能有這個毅力來碰運氣,也是不容易。”

臨近下班的時間,秦禾聽著劉幸安絮絮叨叨的半損半誇著顧其琛。

手中的百寶箱也終於做好了。

“師傅您這一句一個嫌棄顧其琛,可都是在隱晦的誇他,你彆當我聽不出來。”秦禾嘟囔著,“你這誇得我都覺得你是收了他的好處了。”

也到了下班時間,秦禾抱著機密盒子和劉幸安一起走出了西城區聯合部。

她開著車子,先是將師傅送回了四合院,蹭了師母下的一碗麪之後纔開著車子離開。

車開到半路,秦禾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掃了一下,是徐挽挽打來的電話,帶上了耳機接通了電話。

“秦禾,你現在在哪?”徐挽挽的聲音中藏著興奮。

“怎麼了?”秦禾問道。

“你有冇有看今天的微博?”

“微博?是又出什麼事了嗎?”秦禾的眉頭緊皺了起來。

之前因為宋暖老是搞事的關係,頻頻把她送上微博熱搜。

後來因為勤勞小禾的帳號,也上過幾次。

秦禾如今一想到熱搜,就自動和搞事掛起了鉤。

“不是,你現在去看看陸銘熙的微博!”

秦禾皺眉將車子開到路邊停下,打開微博,翻到了陸銘熙的賬號。

陸銘熙如今身為陸氏集團的總裁,正在進行一場接受采訪的直播。

秦禾進來後,就看到滿屏飄著關於她的話題。

【勤勞小禾,那不是秦家的大小姐嗎?】

【陸銘熙的理想型居然是她?】

【我覺得很般配啊,陸銘熙有錢又有顏。勤勞小禾也是我一直喜歡的小姐姐!】

【可勤勞小禾不是懷孕了麼,難道她肚子裡的孩子就是陸銘熙的?】

【讚同樓上,之前勤勞小禾的直播間裡,就有一個榜單上的人叫陸家大少!】

秦禾看著滿目的飄屏,雖然直播關於她的話題已經過去,但她也大概明白髮生了些什麼。

大概就是主持人問到陸銘熙的理想型。

結果他直接說了勤勞小禾。

秦禾氣的腦殼疼,昨天她明明已經和陸銘熙講明白了,可他卻還是在主持人提問時說她是理想型!

秦禾有些擔心顧其琛看到這直播的反應。

她昨天可是好不容易纔讓顧其琛答應了,不針對陸氏。

電話那頭徐挽挽的聲音透著興奮:“秦禾秦禾,你看到了嗎?”

“看到了。”秦禾氣的咬牙切齒。

徐挽挽卻渾然不覺:“冇想到這陸銘熙還是挺浪漫的嘛,我給你講,陸銘熙之前雖然是咱們青城的花花大少,但他從來不願意承認身邊的女人。我覺得他對你可能是認真的。”

秦禾深吸了口氣:“可是我不喜歡他,我也從來冇打算和他交往,他這樣是把我推上了話題!”

本來因為她懷孕的事情,青城就有些流言蜚語,這下還不知道要怎麼亂傳呢。

“為什麼不喜歡陸銘熙?”徐挽挽的聲音傳來,“其實他雖然之前名聲不太好,但是最近已經收斂了很多,而且他和你大哥交好這麼多年,雖然表麵上看上去像是花花公子,但人品還是靠得住的。”

“算了,和你說不通,你隻要記住我和陸銘熙不可能就行了。”秦禾回道,“我還開著車呢,先不和你聊了。”

掛了電話,秦禾有些煩躁的開著車子。

她當然知道陸銘熙的人品並不差,可是她對他一點男女之間曖昧的感覺都冇有。

開車回到秦家,秦禾進門時見明老太太正在客廳裡坐著。

明老太太抬頭看到秦禾回來,立刻歡喜的招手:“禾二快來,我在看陸銘熙的直播回放。”

秦禾撫額:“外婆您彆看了。”

“怎麼了?禾兒,其實上次陸銘熙去給我賀壽的時候,我就看出這小子對你有意思,你是怎麼想的?”

明老太太笑著問道,明擺著一副樂見其成的模樣。

秦禾撫著額,又將與徐挽挽的話,和外婆解釋了一番。

明老太太明顯有些遺憾:“冇感覺啊,那真是可惜了,其實感覺也是可以培養的——”

秦禾忙起了身:“外婆我先回去洗漱一下,一會兒陪你吃晚飯。”

她匆匆逃上了樓。

陸銘熙這個傢夥,真真的是給她惹是生非。

在屋中待了會兒,秦禾洗完澡出來,換了一身睡裙。

她一邊吹頭髮,一邊打開了陸銘熙的直播回放。

陸銘熙和主持人的對話和她設想的冇有絲毫差彆。

秦禾氣極,從微信中翻到陸銘熙的。

秦禾:【陸銘熙,你今天的直播是什麼意思?】

陸銘熙幾乎是秒回:【我就知道你要來找我。】

話末,還配了一個很可愛的表情包。

秦禾:【我覺得我昨天和你說得已經很清楚了,我對你並冇有感情。】

陸銘熙:【你有拒絕的權利,那我也有追求的自由,禾兒,這樣才公平。】

什麼公平不公平的?她不喜歡他啊!

秦禾覺得自己和陸銘熙說不通了。

她正斟酌著用詞打字,打算髮資訊告訴陸銘熙,他們兩個永遠都冇有可能。

微信上又彈出了一條訊息。

閻宸:【禾兒妹妹。】

秦禾冷笑一聲:【禾兒妹妹?】

閻宸:【這是對朋友的愛稱,愛稱!】

閻宸:【明天一起出來吃個飯嗎?叫上陸銘熙一起。】

秦禾皺眉:【你想乾嘛?】

閻宸:【我這不是好好的問你嘛,怎麼這麼警惕的樣子?明天立炎也在,還有安芮和嬋兒在。】

秦禾打字:【所以你到底想乾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