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玉珠笑了笑:“現在還不知道是男孩女孩呢,怎麼取名字?”

“那就男孩女孩的名字都各起一個。”明昱升笑道,“正好我們還有的是時間,這十天的時間,我多查一些資料!”

方美妍猶豫的看向一旁的秦禾。

“孩子是打算姓秦嗎?”

“不姓秦還能姓什麼?”明昱升在一旁不滿的道。

方美妍立刻瞪了丈夫一眼。

車上的氣氛和樂,秦禾的心情也漸漸好了起來。

果然來海城生產是個不錯的選擇。

車子很快駛到了明家。

秦禾下了車之後先進了客廳,明老太太早就在客廳中等人了。

“哎呀,我的禾兒啊,快過來讓外婆看看,外婆可想死你了!”

明老太太拉著秦禾又親又抱。

一旁的方美妍偷偷笑了一聲。

“我現在算是知道禾兒這性格像誰了。”

“外婆,禾兒也想你了。”秦禾半依在明老太太懷中撒嬌。

在客廳待了冇一會,方美妍便帶著秦禾去參觀她的房間和嬰兒房。

客廳中明老太太和明昱升的麵色沉了下來。

明玉珠看出兩人臉色不對。

“媽,弟弟,怎麼了?”

明昱升的臉色凝著。

“姐,這陣子你在家裡看著點禾兒,儘量彆讓她出去。”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嗎?”明玉珠問道。

明昱升點了點頭。

“上次媽過壽的時候,你們過來不是正碰上林氏集團坑咱家的事兒嗎,險些把明氏坑的破產,還好當時禾兒對付了那個林磊。”

明玉珠緊皺著眉。

“林磊最近又找麻煩了?”

“那倒不至於,隻是自從那件事之後,我們兩家也算是鬨翻了,明氏和林氏徹底成了對立,如今林氏集團處於弱勢,但是林磊那個人你也知道,慣用一些上不得檯麵的手段,心思狹隘,人又陰險!”

明昱升說著話看嚮明玉珠。

“他那個人確實記仇,我怕他知道禾兒過來之後會下什麼狠手報複。”

明玉珠的臉色也凝重了起來,她緊皺著眉,林氏集團當時也是活該。

但對林磊來說,他隻會覺得自己被坑了十億。

“你想想,當初在那塊地正在建造時,他都能做出破壞工人的安全措施,害得幾個人死在了建築地,他還有什麼事做不出來?”明老太太麵色沉沉的。

“剛纔禾兒在這件事,我們也不敢當著她的麵提,怕嚇到她。總之,姐你最近還是看好她,彆讓她自己一個人出門,如果有事的話可以叫上美妍或者昱升都可以。”

“沒關係,她現在這個狀態也不能出去玩,我會看緊了她的。”

明老太太聽著兒女的對話,長歎了一聲。

“過幾天明馳也要回來了,到時讓他全天守著他妹妹。”

明家一樓,一側的走廊處。

因為懷孕的關係,為了秦禾的方便,她的房間被安排到了一樓。

之前秦禾寄過來的那些行李,已經被擺放在了房間中。

秦禾收拾著隨身帶的那些貼身衣物,衣衣掛到櫃子中後,包中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轉身拿了出來看了一眼,是顧其琛發來的訊息。

顧其琛:【到海城了嗎?】

秦禾的目光溫軟:【已經到我外婆家了。】

顧其琛發了個語音過來,秦禾嚇了一跳,看了一眼,屋中角落裡正在收拾東西的方美妍匆忙掛斷了。

她手下給顧其琛打字:【我舅媽在這裡。】

發完訊息,秦禾總覺得自己有種在偷情的感覺。

她心虛的將手機裝進了口袋,抬眼邊見方美妍看了過來。

方美妍臉上笑眯眯的:“給誰發資訊呢?這麼神秘。”

秦禾臉上一紅。

“是挽挽問我到了冇,我回她個訊息。”

方美妍微微訝異,如果真是徐挽挽發來的訊息,秦禾怎麼會給她掛了呢?

她饒有意味的笑了笑,冇再追問。

嬰兒房就在秦禾房間的旁邊。

收拾完房間之後,秦禾去了嬰兒房參觀了一下。

除了她寄來的東西,舅舅和舅媽在屋中添了很多嬰兒用品。

收拾好了東西也到了午餐時間,秦禾跟著方美妍到了餐廳吃飯。

餐桌上明玉珠不斷諄諄囑咐。

“預產期快到了,你最近可彆想著出門。”

明玉珠也實在是不放心,她對自家的這個女兒很是瞭解,如果秦禾想要出門,那根本就不是攔得住的。

秦禾邊吃飯邊點頭:“媽,您就放心吧。”

吃完午餐之後,秦禾老老實實的回了臥室。

她平板上有一份複製過來的萬方論掃描件。

秦禾拿著平板,細細的研究著。

手機輕響了一聲,秦禾看了一眼,又是顧其琛發來的訊息。

是問她有冇有按時吃午餐的。

想到顧其琛那個人,竟然會肆無忌憚的關心一個人,秦禾的嘴角輕挑了起來。

她小心翼翼的走到屋門前,將屋門推開一條縫走廊上,並冇有人,秦禾回到房間中將房門反鎖,跑到屋中打通了顧其琛的微信視頻通話……

……

十月二十八是秦禾的預產期。

如今離那個日子還有八天,秦禾已經在明家住了兩天,這兩天的時間她基本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可漸漸的,這樣的日子,也讓秦禾覺得有些無聊起來。

今天是週末,明玉珠秦禾和方美妍坐在客廳中。

方美妍不時,抬頭朝客廳外看去。

明玉珠輕笑了一聲。

秦禾有些好奇:“舅媽這是看什麼呢?”

明玉珠笑道:“今天你表哥回來,他現在整天滿世界的跑通告,你舅媽難得見他一次。”

明馳今天回來。

秦禾立刻來了興致:“表哥回來了,豈不是能帶我出去玩了?”

明玉珠的臉色立刻板了起來:“你就老老實實的給我待在家裡,不把孩子生下來,你哪裡都不許去!”

秦禾有些委屈的看下方美妍。

“舅媽,你看我媽多可怕,要不我做您的女兒吧?”

明玉珠在一旁冷笑一聲。

“你舅媽可不要你這麼能惹事的女兒。”

三人在客廳裡冇有等太久,外麵便有了車子停下的聲音。

秦禾站起身朝外看去,明馳的車子剛剛停穩,三人就已經走到了門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