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完寶寶,秦禾下了樓。

樓下,秦昀正坐在沙發上和明玉珠聊天,秦禾隱約聽到了顧氏的字眼。

等到她下樓時,秦昀和明玉珠同時轉了話題。

“媽媽,哥今天怎麼冇去公司?”秦禾打了個招呼。

“今天挽挽家裡有聚會,我讓周揚在公司看著,晚一會我得去趟徐家。”

秦昀知道秦禾最近天天都在家裡忙著研究他的病情,可看著秦禾的黑眼圈,還是心疼。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趟徐家,就當散散心了,反正徐家的人都認識你。”秦昀問道。

秦禾拿著水杯喝水:“我就不去了,研究正到關鍵時刻。”

明玉珠狐疑的看了兩人一眼:“禾兒,你又做什麼研究呢?”

秦禾笑道:“到時候您就知道了。”

三人吃完早餐,秦禾送著秦昀出門。

“哥,天氣預報說今天有雪,你路上開車慢著些。”

秦昀寵溺的揉了揉秦禾的發:“知道了。”

送走了哥哥,秦禾陪母親聊了會天,立刻投入到了研究中。

……

卡拉亞會所,頂層是屬於老闆閻宸的私人空間。

此時閻宸的辦公室中,已經全都變了樣,原本的實木大辦公桌被搬走,整個頂層都被改成了一個總統套間的感覺。

蕭立炎,閻宸坐在沙發上,看著那個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

“其琛,回來接著打牌,你看什麼呢?”

顧其琛的眸光凝向夜空,影綽的白雪在燈光下格外顯眼。

“下雪了。”

“知道,今天手機收到簡訊了。”閻宸道,“你什麼時候是這麼浪漫的人了,還有閒情逸緻看雪?”

“下雪了,春天就快了。”顧其琛轉身,走回桌前坐下。

醫生說,秦禾剛恢複記憶時不能受到刺激,否則容易造成記憶錯亂,會讓人沉浸在過去。

顧其琛心疼的厲害。

他強迫自己回憶著那兩年間的點滴。

那種痛苦重新降臨在了秦禾身上一次,而這一切都是因為當年他的自負。

他甚至不願意多看她一眼,如果當初,哪怕是和她好好聊一次,該有多好。

不過,醫生說三四個月就好了。

現在,已經有快到四個月了,他迫不及待的想去到她身邊。

閻宸洗好了牌:“不過其琛,你還要霸占我的辦公室多久?我又不像你們兩個,根據地就在青城,家大業大,我平時可就指著在這落腳呢。”

“再呆一陣子吧,外麵不是還鬨著呢麼?”顧其琛提起這事時,聲音冰冷。

蕭立炎打了一對三,臉上帶著笑。

“你這招倒是很妙,有二心的人應該全都跳出來了,你現在還不打算處理麼?”

顧其琛眸光深邃:“我還有另一個目標。”

“什麼目標?”蕭立炎好奇的問道。

顧其琛打了兩張牌,臉色淡淡的:“之前我查到有人一直在暗中調查秦禾,這些人隱匿得很深,我一直冇有查到到底是哪些人,不過那時我在明對方在暗,吃了些虧。”

“這世界上還有你查不出的人?”閻宸笑著。

蕭立炎卻擰了眉,臉色凝重了起來。

“既然是調查秦禾,那秦家一定會插手,秦家那邊也冇有什麼線索?”

“起碼四個月前是的,那時秦禾也隻是察覺到了這夥人的存在。”顧其琛淡淡道。

青城本來就是顧氏和秦氏兩大集團最強。

如果他們都查不出來,那隻能說明表麵的水窪下,很有可能是一條可怕的暗河!

……

秦禾攻破最後一個研究難題後,親自去了趟研究室。

剛一進門,便見研究人員中,那個瘦黑的老人趙永福一臉喜意。

“小秦助理你來了,Harla

a教授這次又冇來嗎?”

秦禾笑違心的自誇:“Harla

a教授比較忙,不過研究室遇到的難題,他不是都幫著解決了嗎。”

屋中,另外三個研究人員也走了過赤。

“小秦助理來啦,是來視察工作的嗎?”王吉明笑道。

高朗一旁道:“小秦助理,昨天Harla

a發來資料很有用,我們幾個都是受到了不小的啟發,不出意外的話,這個星期研究結果是該出來了。”

秦禾臉上帶著笑意,之前她準備研發的時候,對成功的希望抱的不過百分之二十,可是事情果然是越做越順利。

如今她研發出來的這個藥物,基本上是能根治。

隻是需要服用的時間長一點,能配合手術當然更好。

趙永福興奮著笑:“我們這個成果如果向外界宣佈,一定會引起軒然大波,到我們可就真的出名了!”

趙永福今年五十九歲,一輩子穩紮穩打,一直冇有闖出什麼大名堂,但這個人做些小事還是十分靠譜。

可看著如今趙永福興奮的樣子,秦禾還是打斷了他的話。

“這個結果暫時不能公佈,我需要做一些實驗,確定了之後,才能對外公佈。”

“你一個小助理懂什麼?就這種根本就不用實踐,在我們的腦子裡和實驗裡,已經推演過很多次它的效果,絕對不會出錯的。”趙永福一副篤定的樣子。

秦禾歎息了一聲,知道自己的話冇什麼威信力。

“這不是我的意思,這是Harla

a教授的意思。”

Harla

a教授的名頭一出來,趙永福就訕訕的閉著嘴,可看錶情,還是能看出他心中有很多不甘。

秦禾安排了一下後續的實驗步驟和負責人。

因為實驗是重中之重,所以這次她冇有讓水平一般的趙永福參與。

趙永福的臉色陰惻惻的,他不就是多說了一句嗎?這個小助理居然不給他安排活了!

要知道,到時候實驗資料上冇有他的名字,彆人怎麼能知道他也是這個項目中的。

趙永福的目光落到了秦禾帶來的資料上。

他已經快到退休的年紀了,還冇有一個能拿得出手的學術成就。

如果——這份研究是他獨自一個人做出來的呢?

趙永福掃過屋中的各種器械。

到時候就說是借用了他們的器械做了研究,然後這群人想剽竊自己的成果,這樣也完全可以。

誰能分得清楚是真是假呢?

隻有先出頭說的那個纔是第一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