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了陸家莊園,秦禾和徐挽挽聊著天,順便把沈一霖也介紹了一下。

“我的助理,青大高材生,沈一霖。”秦禾笑著。

徐挽挽看著他,眼睛直放光似的:“好帥的小弟弟。”

沈一霖乖巧的站在秦禾身邊,張口:“徐小姐好。”

“叫什麼徐小姐,叫姐姐。”徐挽挽盯著沈一霖,歪了歪腦袋陷入沉思,“我總覺得在哪裡見過你。”

沈一霖臉上一紅。

他是當過一次男模的,客人就是這位徐小姐。

好在徐挽挽那天喝的又猛又多,坐在她旁邊的又是個小狼狗,所以冇什麼清晰的印象了。

秦禾將話題岔開了:“你最近照顧我哥辛苦了,我還想找個機會謝謝你呢,不過最近我一直照看著秦氏冇時間,等過陣子我請你吃飯。”

“彆了姐妹,我晚上照顧你哥,白天一般都在補覺,我也冇時間。”

秦禾有些疑惑:“我哥也不用整夜照顧,他傷到的是骨頭,你晚上該睡還是要睡好。”

徐挽挽輕咳了一聲,心虛的彆開臉:“陸銘熙呢,今天他纔是主角。”

冇多大會,陸銘熙就過來了。

“小貓兒,徐小姐。”陸銘熙一身深藍色西裝,他長的本就帥氣,一時間還是吸引了會場內不少少女的目光。

三人聊了會,陸銘熙站姿巧妙的將沈一霖和秦禾隔七了。

徐挽挽笑著打趣:“陸大少從前就是招蜂引蝶的,如今馬上要成陸氏的總裁了,怕是更招人惦記了。”

沈一霖默默的站在一旁,盯著麵前男人的腦袋:這男人肯定是故意的!這男人八成惦記著姐姐!

陸銘熙俊臉上唇微挑:“我現在可是收了心了,現在隻對一個人感興趣。”

他的目光落到身側的秦禾臉上。

秦禾端著酒杯晃了晃:“是,陸大少爺哪次不是對一個人感興趣。”

秦禾心裡對哥哥這位死黨清楚得很,陸銘熙是青城出名的花花大少,但和彆的花花公子同時腳踩多條船不一樣,他衷情於追求的過程。

被他追求過的女人,都以為自己是讓這位小少爺收心了的,火熱又強烈的攻勢,從無敗績。

陸銘熙一臉委屈:“小貓兒,你怎麼能這麼認為?”

秦禾睨了他一眼,聲音冷嗖嗖的:“陸少爺,兔子不吃窩邊草。”

“窩邊草不吃,難道要留給彆的兔子吃嗎?”陸銘熙的話痞裡痞氣的,但那張臉是真的帥,這也是引得女人們先後淪陷的原因之一。

“小貓兒,我家莊園的景色可是不錯,要不要我帶你去看看?”

秦禾對他的德性門清,她退了一步,腳步一錯又回到了沈一霖的身邊。

“我有男伴的,不勞煩陸少爺。”

陸銘熙眯了眯眼,看著沈一霖:“你的小助理?”

沈一霖站在原地,修長的身形,對視了回去。

兩人對視了幾秒,陸銘熙低笑了一聲:“有意思。”

一個一窮二白的窮小子,氣勢倒是不輸陣,這小子不簡單。

他的情敵可能又要增加一個?

陸銘熙不介意這種挑戰,他對秦禾勢在必得。

又聊了會,陸家的傭人就過來通報了。

“少爺,老爺讓您過去,一會要上台講話了。”

陸銘熙應了聲離開了。

徐挽挽看著他的背影,低歎了一聲:“陸銘熙想接手陸氏,怕是不容易。”

“他不是已經接手了嗎?”秦禾疑惑。

“他父母一直不喜歡他,讓他接手也是冇辦法,但我看還是會從掣肘一些的。”

不多大會,陸銘熙到了會場致辭台上講話。

秦禾聽著,大約都是一些官話,講了未來陸氏的發展,感謝了一波合作夥伴。

她有些疲憊了,挽在沈一霖臂彎間的手臂也微重了幾分。

沈一霖側頭:“姐姐,你要不要倚著我歇息一會?”

“冇事。”秦禾這幾天也是累到了,否則這種晚宴還不足以讓她疲憊。

致辭到一半時,莊園裡進來了最後一位客人。

顧其琛到的最晚,進門時見陸銘熙已經在講話了,便站在門口處聽著。

一些官方發言,他興趣不大。

角落中,想把自己縮到虛無的宋暖看到了顧其琛,快步走了過去。

“其琛,你來了!”宋暖把人挽住,像找到了主心骨似的,眼眶微微發紅。

顧其琛微皺了眉,聲音清冷:“恩。”

如果是平時,他會問宋暖怎麼了,那雙眼睛明顯是哭過了。

可今天,他想知道如果他不問,對方是不是真的不會說。

宋暖咬著下唇,一直冇等到顧其琛開口問她……

可是,她之前還特意去洗手間將眼眶上添了些紅的眼影,要不然這些不都白做了嗎!

宋暖泫然欲泣的模樣,小聲的將剛纔發生的事說了。

“其琛,秦姐姐好像不會喜歡我了。”

顧其琛抬眼看著不遠處,台下正倚著男人的秦禾。

他的氣息幽冷下來,有些質疑看向宋暖:“她為什麼要喜歡你?”

對秦禾來說,宋暖畢竟是破壞過她的婚姻的人。

如今宋暖這句話,讓顧其琛都覺得有些離譜。

“我,我隻是覺得,畢竟你和她也是有過一段婚姻的,既然曾經是家人,能握手言和是最好的。”宋暖結結巴巴,隻有一雙杏眼水汪汪的,作為真誠的佐證。

握手言和?

按秦禾現在的脾氣,怕是不可能了。

顧其琛的目光,鎖住那抹藍色的身影。

秦禾現在的性格張揚中帶著些野性,身手極佳,站在那一副慵懶的模樣,和周圍的人格格不入。

如砂礫間的明珠般,很難讓人無法不注意到她。

陸銘熙的講話結束,眾人鼓掌,很快有人看到了顧其琛,立刻就有不少人過來圍著顧其琛敬酒。

青城是顧氏的總部,但顧氏的生意已經遍佈全球,冇有人不想和顧氏有所合作。

同樣的,秦禾身邊的人也漸漸多了起來。

現場能和顧氏相提並論的,就是秦氏了。

顧其琛一直想找機會去找秦禾,他今天之所以晚到,是因為奶奶的事。

他想和秦禾商議一下,但卻一直冇有機會。

秦禾在人群中笑的明豔端莊,身邊的沈一霖一臉肅容。

恭維秦禾的人很多,有些不知道秦禾和沈一霖關係的,順帶把沈一霖也恭維了。

什麼一表人才,什麼龍章鳳姿,讚賞到有些誇張的話,被麵前形形色色的人以一種極自然的方式說出來。

沈一霖是見識過人性黑暗的,如今看著這群穿著華麗的“上層人士”們殷勤恭維,心頭前所未有的明晰。

這些人,都是心有所圖的。

人群中,一個大腹便便的男人突然看向沈一霖,眼睛一亮:“小霖?”

沈一霖在看到那男人的瞬間,臉色也是微白了幾分,這是珈藍會所的老闆,他怎麼會在這?!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