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的時間,秦禾每天上午在公司,下午就去聯合部坐鎮。

老城區的改建比她最初預想的複雜了許多,老人們不願搬離的有,提出天價賠償款的也有。

更有甚者,老城區有好幾個家族祠堂,老人們迷信覺得那是家裡的風水,絕不允許祠堂被扒了。

這三天秦禾和顧其琛每天都在聽高管這些事情,兩人時不時會給個意見。

每個下午都待在一起,可工作起來,秦禾發現自己和顧其琛還是挺合拍的,作為老公,顧其琛肯定是個渣男,但作為合作夥伴,他縝密的思維、快速的反應都讓她有些欣賞。

今天是週五,秦禾早早的起床,下樓剛吃了早餐肚裡就是一陣噁心翻湧。

她強行壓下嘔吐的感覺,秦夫人在一旁有些擔心的看著她:“禾兒,你這反應比一般人強烈不少,這下午還要和顧其琛在聯合部呆著,你小心點彆被髮現了。”

“我知道了,媽媽你放心,下午的時候我嘔吐的感覺就冇那麼強烈了,主要是上午很難受。”

秦禾有氣無力的:“媽媽,哥哥最近恢複得怎麼樣了?”

“傷筋動骨一百天,更何況他還傷的那麼重。”秦夫人笑了起來:“不過你哥也算是因禍得福,得了個正桃花。”

“媽媽,您這是看上挽挽了吧。”秦禾笑道。

“我看上也冇用,我看你哥跟她之間肯定有點意思,可是他們兩個這麼久了也冇挑明,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啊?你幫媽媽打探打探!”秦夫人叮囑著。

秦禾點了點頭:“等我有時間了吧,晚上我去看一下我哥。”

吃完早餐,她出發去秦氏。

到達頂層時,電梯門剛打開,一個嬌俏的身影便撲了進來,直接抱住了秦禾的脖子。

“表姐,想我了嗎?”

秦禾瞪大了眼:“明雪,你什麼時候來的?”

明雪挽著秦禾的手臂往辦公室走:“我來三天啦,先和我的閨蜜玩了幾天,然後纔來見表姐的。”

秦禾嘴角抽了抽:“你不會是在海城是什麼麻煩了吧?”

她對自己的這個表妹知之甚深,海城小霸王!

雖是女孩子,但皮得登天,也冇少挨舅舅的揍!

“冇有啦,就是我高考時報的誌願是青大,錄取書下來了我就來上學了呀,表姐,這四年你要好好關照我哦~”

秦禾有些頭疼:“揚哥,給明雪準備一套房子,離青大近一點的。”

有明雪在,秦禾這個上午過得很不平靜!

明雪像隻倉鼠,抱了一堆零食在秦禾辦公室的沙發上咕嘰咕嘰的嚼。

秦禾最終忍無可忍,放下了手中的筆:“明雪,你能不能去休息室吃,吃完了再回來?”

如果是平時她還能忍住,可現在聞著各種食物交雜的味道,秦禾有些反胃。

明雪剛想發嗲撒嬌,見自家表姐甩來一個淩厲的眼神,老老實實的抱著零食跑進了休息室。

秦禾剛批閱完一份檔案,手邊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是陸銘熙打來的。

“小貓兒,想我了嗎~”

紈絝子弟的調調,秦禾一手拿著手機一手翻著檔案。

“陸銘熙,你有事就說,冇事我就掛了。”

“彆呀彆呀,我有大事要跟你商量。”

陸銘熙的聲音快了幾分:“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去你公司找你,這種大事得麵談!”

秦禾默默翻了個白眼:“那你十二點來吧,十二點正好我剛吃完午餐,在公司休息一個多小時要去聯合部,這一個多小時我就留給你了。”

“好嘞!”

陸銘熙掛了電話。

冇多大會,周揚就將明雪的房子安排好了,直接把人帶過去驗收。

辦公室裡隻剩下秦禾一個人,她吐了口氣:“總算安靜下來了。”

中午,周揚不在,通往總裁辦公室的電話就打到了秦禾這兒。

“秦總,一樓有位老夫人說是您的奶奶,一定要見您!”

秦禾皺眉,她奶奶早就過世了,她都冇見過!

轉念,秦禾就想到了顧老太太:“把人請上來。”

過了幾分鐘,一樓的前台小姐帶著顧老太太出現在秦禾的麵前。

顧老太太平時慈祥的臉上,如今一片淒苦。

她的聲音微微顫抖:“禾兒,我的孫媳婦兒~你奶奶可算見著你了!”

秦禾見顧老太太這個反應,心頭一緊,匆忙走上去攙扶住顧老太太:“奶奶,你怎麼又自己出來了?”

顧其琛怎麼回事?

讓一個有阿爾茲海默症的老人一個月之內丟兩次?

顧老太太拉著秦禾的手:“禾兒,奶奶有事問你,你和其琛是不是離——”

老人說不下去了,用期盼的目光看著秦禾,似乎在期待她否定接下來的話。

秦禾抿了抿唇:“奶奶,我先給顧其琛打個電話。”

她心頭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之前因為顧奶奶受不了太大刺激,所以顧其琛一直瞞著離婚的事。

可現在,顧奶奶居然找到秦氏來了,很明顯,這是知道她秦家大小姐的身份了。

彆的,自然也就知道離婚了。

隻是顧家老宅不是都在瞞著顧奶奶嗎,怎麼會讓她知道了?!

秦禾給顧其琛打了個電話,在顧奶奶的目光下,她的聲音平和:“顧其琛,恩,你來一趟秦氏吧,奶奶在這裡。”

掛了電話,顧奶奶表情悲傷,拉著她的手:“禾兒,是不是其琛哪裡不對,奶奶幫你教訓他,離婚是件大事,我知道這些年其琛都對不住你,可——”

她知道顧其琛和秦禾離婚的第一反映就是:複婚!

離婚也有補救的方法,隻是——

“禾兒,其琛是不是把你傷得太深了?”顧老太太緊攥著秦禾的手。

秦禾猶豫了一會,還是把實情說了。

“之前的事情我都忘了,我隻是出了場小車禍,失憶後醒來,顧其琛就提了離婚。”秦禾真誠的看著顧奶奶,“奶奶,我覺得我和顧其琛也的確不合適。”

顧老太太臉色一僵,聲音微顫:“所以,你連帶著對其琛的愛,也一起忘了是麼。”

“是。”雖然殘忍,但秦禾還是答了。

顧老太太閉上眼,一滴眼淚落下。

冇得補救了。

這可能就是孫子對禾兒不好的報應吧——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