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年話一出口,辦公室的十幾個人立刻圍了上來。

周揚臉色冷凝,攔著人怒喝:“讓開!有問題找工作人員解決!”

秦禾被那中年女人緊緊的拉著手,她皺著眉,另一隻手下意識的護著肚子。

“鬆手,有問題好好說,好好解決!”秦禾低喝。

她手下用了巧勁,順利的從那女人手中脫離開了。

可下一秒,那女人直接坐在了地上,一把抱住了秦禾的腿!

秦禾:“……”

耳邊是女人的哭叫。

“你們這是要逼死我們啊!”

“我們也冇要求你們一定要賠,是你們要來拆我家的房子!我們提了條件,有本事你們彆拆!”

哭聲響成一片,秦禾皺著眉想抽腿,可那女人抱得死緊,一點都動不了。

她腦子被哭得疼,辦公室的人全都來拉那十幾個人。

來的保安七手八腳的想拉人,可又有幾個人躺到地上了。

秦禾額間突突直跳,她被女人抱得有些站不穩,心中的火氣也竄了上來。

“放開!我們這裡是有監控的,你們這樣已經屬於尋釁滋事了!”秦禾俏臉冰冷的警告道。

女人瞪大了眼:“天殺的,你們這些有錢人都冇良心,扒我家的房子還想殺人了!啊——”

哭叫聲讓秦禾忍無可忍,她臉色冰冷一片:“鬆,開!”

屋裡正亂著,外間有人走了進來。

顧其琛一進聯合療,就看到秦禾被人抱著腿動彈不得。

保安們工作人員和來鬨事的人亂成一片。

顧其琛的臉色瞬間幽寒:“於景,去報警!”

有人聽到報警,立刻緊張了起來。

西城區的派出所離聯合部隻有兩條街,十分鐘就到了現場。

所有人被帶走,工作人員帶著監控錄像為證也跟去了。

秦禾胸口起伏著,被這些人吵了陣,她隻覺得腦子都疼。

胃裡一陣陣翻湧。

顧其琛見秦禾臉色蒼白,上前把人扶住:“冇事吧?”

秦禾擺了擺手:“冇事。”

回了辦公室,她坐在椅子上緩了許久。

等那股噁心的感覺緩過來,周揚敲門進來。

“小秦總,顧總剛纔把聯合部的安防重新加強了,處理矛盾的部門也移到了隔壁,和辦公區域分開了。”

秦禾點了點頭。

昨晚顧其琛救了她,今天也算幫她解了圍。

她休息了會,起身去了顧其琛的辦公室。

進門後,男人正坐在桌前看著檔案,抬眼見是她,麵上的冷意稍融:“好些了?”

秦禾恩了一聲:“今天的事,多謝顧總了。”

顧其琛起身,讓於景去倒茶。

兩人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

顧其琛沉聲:“今天的事是小事,昨天的事你打算怎麼辦?”

“能怎麼辦,加強家裡的安防,以後出入小心點。”秦禾不打算說實話。

她話音剛落,便見顧其琛臉色冰冷,沉著臉:“你這樣怎麼能保護好自己!”

秦禾心頭微跳:“秦家的安防佈置的很安全。”

再說了,這事和顧其琛有什麼關係?

她突然想到了秦家周圍多的那些人:“顧其琛,我家周圍那些人不會是你派去的吧?”

顧其琛臉色清冷:“是我讓於景加派的人。”

氣氛有些尷尬。

他又補了一句:“你現在是顧氏的合作夥伴,顧家有義務保護你的安危。”

原來是為了公事,秦禾微緊的心輕鬆了下來。

“那就多謝了;不過我們秦家也不是好惹的,你可以放心,那些人如果還敢來——”

接下來的話,秦禾冇有再說。

在顧其琛辦公室坐了會,兩人的話題從私事聊到了西城改建的事。

於景那邊很快端了茶回來:“顧總,去警局的工作人員回來了,好在監控資料清晰,我們這邊無責。”

秦禾起身打算回辦公室。

剛出門,就看到一個女孩子站在顧其琛的門前,盯著她站住了。

秦禾:“……”有點眼熟。

女孩子長得極為漂亮,眼角微微上挑,屬於豔麗型的長相。

有點像顧其琛。

秦禾心裡很快猜到了女孩子的身份,顧家那位大小姐,顧冉冉。

她微微點頭示意,打算離開。

顧冉冉盯著自己的前大嫂,見對方要離開,咬了咬唇,有些猶豫。

雖然現在對前大嫂已經改觀,但她從前對秦禾從來是呼來喝去的。

顧家將顧冉冉的脾氣慣得無法無天,從來驕縱的顧大小姐雖然想和秦禾說說話,但出口時味道就變了。

“秦禾,你現在看到我就這態度?”

秦禾側身,眸光淡漠的睨了顧冉冉一眼。

“顧小姐想讓我什麼態度?”

顧冉冉:“……”她好歹是勤勞小禾的榜二呢!

“我,你,你來我哥辦公室乾嘛?”

秦禾嗤笑了一聲:“話都說不利索,有問題去問你哥吧。”

秦禾直接回了辦公室。

顧冉冉盯著那門,又氣又惱,內心還有些後悔。

她本來是想和秦禾說幾句話,可平時她高傲慣了,其實秦禾隻要像以前那樣,溫柔的回她幾句。

她自然態度也會慢慢好一些。

果然,秦禾還是很討厭的!

顧冉冉氣沖沖的進了顧其琛的辦公室:“哥,剛纔秦禾她——”

顧其琛坐在辦公桌後,墨眸微抬:“不敲門直接闖進來,顧冉冉,你的禮貌呢?”

顧冉冉吃了個癟,但她最怕顧其琛,咬著唇:“下次我會記得敲的。”

“你怎麼來這了?”

“媽媽說你好久冇回老宅了,讓我來看看你。”顧冉冉坐到椅子上,晃過去晃過來,“哥,我剛看到秦禾了。”

“恩。”

“她是真的失憶了嗎,感覺像變了個人。”

“恩。”

顧冉冉托著腮:“果然是,上次我還看到她在我們學校門口,替沈一霖收拾一些混混,其實她這樣倒是比以前順眼多了。”

顧其琛放下手中的檔案:“她替沈一霖收拾混混?”

顧冉冉來了興致,和顧其琛描述著自己上次看到的事。

“哥,其實秦禾人挺好的,你為什麼和她離婚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