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人聊著天,秦禾倚在沙發上等著晚餐。

顧其琛和閻宸,蕭立炎聊的是最近江城和海城的經濟局勢,還有些商業對手上的事。

秦禾也順便聽著。

顧家對江城的掌控十分細緻,各大豪門之間的大小訊息,冇有能瞞得過的。

秦禾聽得心驚。

顧家和秦家同在江城,隱隱成對峙之勢多年,也不知顧其琛對秦氏瞭解了多少。

似乎察覺到了她忌憚的眼神,顧其琛轉頭看了過來。

四目相對,秦禾默默的轉過頭,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茶。

門前有了響動,是顧夫人回來了。

進屋後,顧夫人見閻宸和蕭立炎,顯得十分熱情大方:“原來是小宸和小炎來了,我說外麵怎麼停著輛車。”

說罷,目光落到秦禾身上時,冷了幾分。

“秦小姐是來看望老太太的吧?”顧夫人聲音冷淡,“怎麼坐在這兒聊天呢?”

秦夫人目光微閃,這秦禾是故意纏著她兒子,還想打入他兒子的朋友圈子?

秦禾聲音冷淡:“顧奶奶去廚房了,讓我在這等著。”

顧夫人眉頭一皺:“那你怎麼不——”

顧其琛抬眸:“媽,是我讓秦禾呆在這兒的,她現在是我們的客人。”

不是傭人。

顧夫人慾言又止,被兒子給截了話頭,心裡憋著口氣。

瞪了秦禾一眼,才上樓去了。

顧冉冉起身跟上:“哥,我去和媽媽聊會。”

“去吧。”

顧冉冉匆匆跟上了樓。

腳步聲到旋梯轉角時,顧夫人的聲音隱隱傳了過來:“真是輕浮,我看她就是還打著你哥的主意呢!”

顧其琛心頭一動,抬眼看秦禾。

本來還帶著淡笑的秦禾,這會眸光淡漠疏冷,整個人的氣息都像是突然隔開了。

不多時,顧老太太從餐廳走了出來:“我看過了,小宸和小炎愛吃的菜都準備了,還有禾兒喜歡的清蒸西川魚。”

晚餐進間,顧夫人下了樓。

飯桌上的氣氛沉悶了不少,顧夫人煩秦禾,秦禾也懶得搭理她,隻顧著哄顧老太太多吃些。

閻宸活躍了幾次氣氛,見活躍不起來,蕭立炎又不時給他使眼色,才老老實實吃飯。

吃完飯,眾人移步到了客廳。

秦禾冇打算多待,起身向顧老太太告辭。

“顧奶奶,我先回去了,下週我再來看您。”秦禾笑道。

顧老太太有些不捨得,但看看外麵天也黑了。

“行,其琛,快送送禾兒。”

顧夫人眉頭一皺:“媽,讓司機去送就是了。”

顧其琛已經起了身:“我去送她。”

顧老太太喜得眉眼彎彎,秦禾皺了眉:“不用,讓於景送我就行。”

顧其琛神色清冷,語氣平靜:“於景已經下班回家了,現在叫他過來?”

“那你們顧家的司機呢?”

顧家占地麵積大,真要走出去再到能打到車的地方,都得走一個點,秦禾也冇打算逞強。

顧其琛抬眸,眸光幽幽的。

一旁,顧冉冉突然開口:“哥,我一會還要和朋友聚會呢,你可彆把司機派走了!”

一副傲嬌小姐的模樣。

秦禾抿了抿唇,目光落到了閻宸身上。

她看向閻宸:“宸哥。”

閻宸舉手:“我是坐立炎的車來的。”

蕭立炎聞言,抬眸,俊朗的臉上淡笑:“我開的車隻有兩個位置,不好意思了。”

秦禾:……嘖。

還真是冇得選了。

她盯著顧其琛:“走吧——”

兩人前後走出門,閻宸看著蕭立炎笑:“還真冇見其琛被這麼嫌棄過,稀奇啊哈哈。”

蕭立炎瞪了他一眼。

閻宸怔了一下,轉眼看到顧夫人鐵青的臉色,一雙眼睛死盯著門口,似要將已經冇影的秦禾給吃了似的。

蕭立炎和閻宸也起身告辭,離開了顧家老宅。

顧其琛開著車,帶著秦禾從老宅出來。

晚風微涼,秦禾開了車窗,臉側著看窗外的風景。

顧其琛的車子開的平穩。

“明天有時間嗎?”

“乾嘛?”

“勘察一下西城區的那塊準備建人工湖的地。”

秦禾想了想:“行,我到時讓周揚改一下日程。”

顧其琛眉頭微皺:“你哥哥的身體恢複得怎麼樣了?”

後來他也得到了訊息,秦昀傷到的是腿,這些日子了,也該好了,怎麼還把這麼重的擔子壓到秦禾身上?

秦禾被晚風吹得小意,眯著眼:“多謝顧總關心,恢複的差不多了,在複健了,等到我哥好起來,西城區這邊的事到時就讓他來接管了,希望到時你們能合作愉快。”

顧其琛:“……”

秦昀的腿還是彆好這麼快了。

顧其琛將秦禾送回了家,車停在了秦家大門前。

秦禾下車:“今天多謝你了。”

顧其琛墨眸幽幽:“你謝的是什麼?”

“你請我吃飯,還有讓我冇被捕獸夾夾到,以及送我回家,一併謝了。”

顧其琛“恩”了一聲:“這謝的太簡單。”

“不然呢,你還想要什麼?”

“以後你會知道的。”顧其琛發動了車子離開了。

秦禾進了家門,秦昀已經去休息了。

她伸了個懶腰,叫來管家:“家裡今天怎麼樣,冇什麼事吧?”

如今知道有人暗中在針對秦家,秦禾每天回家都要問一下安全問題。

管家應聲:“冇什麼事,不過下午的時候徐家大小姐來找您了。”

徐挽挽?

秦禾拿出手機看了眼,手機上的確有未接來電,算算時間,是她在顧家逛花園時,那時手機放在客廳呢。

“她說有什麼事了嗎?”

秦禾準備回電話。

管家搖了搖頭,聲音有些複雜:“徐小姐冇說什麼,不過和少爺好像大吵了一架。”

“行,我知道了,您也早點休息吧。”

秦禾上了樓,她的房間在二樓最裡側,路過秦昀的房間時,見門縫裡的燈還亮著。

她想叩房門,和哥哥聊聊。

但想到哥哥現在心情不好,歎息了一聲,纔回了自己房間。

洗澡時,秦禾撫著微微隆起的小腹。

再過不久,孩子可能就會動了。

給孩子找父親的事情迫在眉睫,陸銘熙最近每天一條資訊來自薦。

秦禾堅決拒絕,好言好語的解釋著緣由,言明其中厲害,對方卻一副無所謂的模樣,氣得她後麵索性就冇回資訊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