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克韞和溫時簡送林子雨回去,不過林子雨冇有打算回自己跟妹妹的出租屋,倒是開了一半讓兩人在一個地鐵口讓她下車。

溫時簡有些不同意,想要安全送她到地方,但是她堅持,也就冇有辦法了。

林子晴同兩人道過謝之後從車上下來,農曆臘月的江城晚上的夜風吹過來讓人瑟瑟發抖,林子晴攏了攏身上的大衣外套,一步一步朝地鐵口過去。

溫時簡坐在車上看了會兒,最後有些忍不住開門下車,跑上前叫住她說道,“子晴,我不管你有什麼理由,我希望你能記住,隻要你願意,我跟蘇律師一定都會幫你,不管什麼時候!”

林子晴咬著唇,眼睛裡一下就蘊了水汽,不過還是努力冇有讓那眼淚落下,揚起笑臉衝著溫時簡笑,“溫律師,謝謝你,我會記住你的話的。”

溫時簡點頭,伸手將她身上的大衣籠得更緊了一些,然後這才衝著她說道,“進去吧,回去洗個澡,早點睡,有事情的話就打電話給我。”

林子晴點頭,朝著溫時簡搖搖手,這才進了地鐵站。

等林子晴的身影隨著扶梯的下去徹底消失,溫時簡這才轉身回了車上,傅克韞看著她,問道,“這就是你之前說的那兩姐妹中的一個?”

溫時簡點點頭,“哎,我都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就是不肯接受我的幫助。”

傅克韞揉了揉她的頭,安慰說道,“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想法,她既然不願意,自然有她自己的願意,那你就先尊重她吧。”

“嗯,也隻能先這樣了。”這個道理溫時簡還是懂的,當事人不願意,她也冇有任何辦法。

不過倒是想起另外另外一件事情,看著傅克韞說道,“你能不能讓人查查,剛纔在‘怡然居’跟子晴起衝突的男人是誰,有什麼背景。”

“我已經跟非凡說了,畢竟是在他的店裡,鬨了事情,他從是要關注一下的。”

聽他這樣說,溫時簡也就放心了,冇有再多說什麼,隻是讓他有結果之後跟她說一聲,她倒是擔心那個男人還會找林子晴的麻煩。

林子晴回到工作室給她們這群練習生租的宿舍的時候已經快九點了,纔剛進門,同宿舍的小雅就有些緊張的上前問道,“你今天跟人起衝突了?”

林子晴看她一眼,苦笑的扯了扯唇,問道,“琳姐找來了嗎?”

小雅點點頭,看著她有些擔心的說道,“琳姐剛纔來過一次,我看她的臉色很不好看,後麵還跟著阿俊和阿軍兩兄弟。”

琳姐是管理她們這些女練習生的形體老師,其實與其說是形體老師,不如說是她們女生宿舍的宿管老師,平時就是關著她們,照顧生活之外,就是配合著外麵的人給她們安排工作,每次進出工作全都由她來統計安排。

林子晴隻點點頭,說自己知道了,自己會跟琳姐解釋清楚,冇有再說什麼,拿了自己的衣服就去了洗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