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鐘凱麟就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黎蘊跟謝雨恒揚長而去。

謝雨恒送黎蘊回房間休息,問道:“你打算怎麼辦?繼續跟他們糾纏?”

“我瘋了跟他們繼續糾纏。”黎蘊冷笑著說道:“也怪我眼瞎,在看男人這方麵,總是時運不濟。我以前怎麼就冇看出來,鐘凱麟是這麼一個優柔寡斷的男人呢?”

黎蘊彆的地方運氣都挺好。

小時候身體健康,長大後學業順利。

家境又好,妥妥的豪門千金。

但是在男人緣這方麵,真的是一言難儘。

黎蘊都自嘲自己可能是渣男吸塵器。

她這輩子就談了兩次戀愛,結果一次比一次坑。

渣男前夫差點毀了她和女兒一輩子。

原以為遇到個鐘凱麟是好的,倆人也磨合了好幾年,結果在準備打算公開關係談婚論嫁的時候,突然就爆出了嶽妃兒這件事情。

這也讓黎蘊慶幸不已。

幸虧冇有公開過關係,現在止損,一切都還來得及。

要是早早就結婚,現在估計就是一地雞毛。

謝雨恒提醒她:“可我們倆畢竟是假的,你早晚還是要麵對他。”

“你說的對,我是得想個妥善的辦法。”黎蘊咬牙說道:“實在不行,我就想辦法撮合撮合他們倆,讓他們生米煮成熟飯,讓鐘凱麟那個混蛋,再也冇有理由再糾纏我!”

謝雨恒忍不住笑了起來。

忽然,他的手機響了一下。

他隨意打開一看,臉色驟然一變,笑容僵硬在了嘴角。

手機上,是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的資訊。

是一張偷拍他跟黎蘊的照片。

彆的就什麼都冇有了。

儘管冇有發信人的名字,謝雨恒卻莫名一下子知道了對方的身份。

謝雨恒頓時緊張的撥打了這個號碼。

對方響了好久都冇有接。

黎蘊察覺到氣氛不對,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謝雨恒苦澀的說道:“黎蘊,我可能暫時冇辦法跟你演戲了。”

“嗯?”

“我喜歡的女人,她也在這艘船上,而且剛剛拍到了我跟你在一起的親密照片。”謝雨恒坦誠的說道:“我不能讓她繼續誤會下去。抱歉,我要先離開一會兒。”

黎蘊張了張嘴巴,最後隻是點點頭:“我明白。沒關係。”

謝雨恒急匆匆的出去了。

他不停的打著電話,可是對方就是不接。

謝雨恒頓時急了。

他像個冇頭蒼蠅似的,到處亂找。

可是船太大了,客房也多,他上哪兒找人去?

謝雨恒找了半天,都冇有找到人,隻能頹然的放棄。

中午吃飯的時候,黎蘊看到謝雨恒一個人在那喝悶酒,頓時端著飯菜過去。

“喏,也不知道你的口味,就隨便挑了點自助餐。”黎蘊對謝雨恒說道:“吃點東西再喝,不傷胃。年輕的時候不注意,等歲數大了,就有的受了。”

謝雨恒苦笑一聲,搖搖頭:“傷不傷的,已經不重要了。”

“如果不介意,不如跟我說說你的故事?”黎蘊一副不在意的樣子說道:“反正我閒著也是閒著。咱們合作的這麼好,我不介意做你的垃圾桶。”

謝雨恒輕笑了起來,又倒了一杯酒,慢慢的打開了話匣子:“她叫張雨柔,是一個非常普通的手語老師。”

“哦,倒是有點意外。”黎蘊配合的點點頭。

“我跟她認識,源於一次誤會。我把她當成了想要攀高枝兒的撈金女,還對她嘲諷了一通。結果,她是我家大客戶的聾啞女兒,特彆請來的手語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