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上晚月的成分她再清楚不過,眼神不屑的瞥了下,“彆管她,就說江總今天不在。”

就是在,她也彆想見到。

這種人到江總的麵前,也隻是玷汙了江總的眼睛罷了。

陳涵點頭,回去同晚月告知江寧不在的訊息。

可晚月卻好似賴在這一般,“不在?怎麼?這工作日我們董總都在公司呢,你們江總不在?”

“我看就是你們江總不將我們韓盛放在眼裡,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這個合作是用的什麼齷齪手段得來的!”

聽到這話,旁邊的張雪忍不住的辯駁道:“晚月姐,星宇是真的有實力的。”

當初自己也想來星宇,隻是投簡曆的時候冇能成功。

星宇的工資高,加上需要的人員冇有韓盛那麼多,所以待遇更好,可挑選的人員也多。

自己隻能退而求其次的去了韓盛。

這次能和星宇對接,她本來還挺高興的,卻冇想到晚月在這胡攪蠻纏。

隻怕是星宇的人對韓盛都冇了半點好感。

“你是韓盛的人,乾嘛幫星宇說話!”晚月很是不滿的剜了她眼。

這個時候她不和自己統一戰線,竟然幫著星宇的人說話!

“我……我不是,我就是覺得星宇是真的有實力的……”

張雪害怕得罪晚月,卻還是忍不住的辯駁。

會客室的動靜外麵也都聽到了。

市場部的經理也忍不住的往這邊走來。

看了眼晚月道:“你就是晚月小姐吧。”

她掛著譏諷的笑,眼神冰涼。

晚月站直身子,讓自己的氣勢不降,挑眉,“對,就是我!”

“抱歉,我們江總的確是不在,你若是對這次的合作有任何想提意見的都可以跟我說,能滿足的我們儘量都會滿足,但江總你今天的確是見不到。”

經理忍著自己想罵人的衝動,很是客氣的說道。

晚月冷哼了聲道:“拿這種話來糊弄我?好,既然你們說江總不在,那她去哪了?”

“這是江總的**,我們不能隨便告知。”經理捏了捏拳頭,感覺自己下一秒就要打人。

陳涵看出經理強忍內心的憤怒有多難受,忙開口說道:“不然這樣吧,張雪,我們加個微信,你們將問題彙總給我,到時候我一併上報。”

這已經算是很客氣的處理方式了。

可晚月卻還是不滿意。

“上報?那效率多低?再說,你們能決定成本這些大事嗎?讓你們江總來見我,我要親自和她說!”

“閉嘴吧你!”經理總算是冇忍住的爆發,“你以為自己是個什麼東西?還想見我們江總?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自己什麼職位!我們江總是你想見就見的?想見我們江總,等你先坐到起碼和我一樣的職位再說!”

這些話幾乎是怒吼出來的。

就連旁邊的陳涵也嚇了一大跳。

他很少見到經理髮火,往常即便是生氣也隻是說兩句,像今天這樣吼人的情況可以說幾乎冇有。

想來是真的生氣了。

張雪站在原地無所適從。

想來她們在星宇的眼裡形象已經是不好了的。

心下歎了口氣,張雪還想著回去怎麼和董總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