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等沈鈺思的身影離開院子裡之後。

蘇溪兒的臉色也跟著冷下來。

沈鈺思想得到北涼公主,也是想要有實力跟聞人乾對碰。

至於那個皇位,蘇溪兒雖然不喜歡聞人乾,也可以說討厭他。

但跟沈鈺思相比,蘇溪兒更希望聞人乾坐上皇位。

如果真的幫了沈鈺思,說不定真的讓他增添了北涼的勢力。

這或許不是一件好事。

既然沈鈺思已經讓自己幫忙,那必須要攪一攪這趟渾水。

蘇溪兒也準備到時候去會一會這個北涼公主。

如果是個明事理的人,性格那應該會很好相處。

就在此時。

入春端來了一整碗糕點。

也是剛從鍋裡端出來,正準備讓沈鈺思品嚐。

冇想到院子裡就隻剩下蘇溪兒一人。

“小姐,大皇子已經走了嗎?”入春問道。

蘇溪兒點了點頭,拿出一塊糕點,咬了一口。

“走了,這些糕點不用給他吃,放在我屋內就好。”

蘇溪兒很喜歡入春的手藝,所以每次入春做出來的糕點,她都會吃個一乾二淨。

入春很欣喜,隻要蘇溪兒喜歡,辛苦一點都冇事。

等入春出來之後,蘇溪兒又開口詢問。

“近日看的醫術怎麼樣?”

想著也有很久冇有抽查過入春。

“都全部看完,而且能背出來,有些病曆都明白,還多虧了小姐的那些批註。”入春興奮的說道。

蘇溪兒每次將書交給入春的時候,頭一個晚上都會將那些批註弄出來。

其實也是擔心入春看不明白。

這些書都是來源於現代,跟現在的古書還是有些差彆。

而且一些病症跟治療的方式都不一樣。

所以必須要蘇溪兒先看一遍,再給入春講解,然後再看批註就能一目瞭然。

蘇溪兒也看過入春救治病患,手法越來越嫻熟。

看來以後的醫館,可以再多開幾家。

也不一定在京城內,其他的小城小鎮也可以。

到時候再讓入春收幾個徒弟,醫術也能得到傳承。

接下來的時辰。

蘇溪兒在不斷的考察入春,就連每一個穴位還有血流的速度,以及關節根骨頭,入春都記得一清二楚。

天漸漸的黑了。

蘇溪兒很滿意的點了點頭。

“繼續努力,可不要讓我失望。”蘇溪兒拍著入春的肩膀,對入春給予了重任。

“小姐放心,奴婢一定不會讓小姐失望,會好好的閱讀醫術。”

入春有這一份心,蘇溪兒就已經很感動。

“天色也不早了,想必一會他們都得回來,先去廚房準備飯菜,還得辛苦你一趟。”

蘇溪兒不太進廚房內,因為不會做飯,所以這些事不是交給入春,就是交給沉玉。

今早沉玉就被蘇溪兒派出去,原本也是為閻王閣的事出去調查,順便想讓他將許初也帶回來。

至於籬落跟慕容離。

兩人的婚期已經定下,就在兩個月之後。

蘇溪兒想著那回武道大會也結束,也能安心的幫兩人籌備婚禮。

今日出去,兩人就是去試穿婚服,還有一些婚禮需要準備的物件,都必須先備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