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族長。”趙輕丹輕聲喚了一句。

老頭聞聲轉過頭來,見來人是趙輕丹,臉上便立刻浮現出了笑容,乾癟的臉頓時多了幾分色彩。

“趙姑娘,是你啊!”族長放下手裡的活,就著身上的粗布衣裳擦了擦手,小跑到趙輕丹麵前,“好久不見,趙姑娘最近可好安好啊?”

流心族族長為人十分熱情寬厚,當年與趙輕丹結識之後,兩人相談甚歡,時常談天說地,暢談古今,甚是投緣。

“一切都好。”趙輕丹笑著點點頭,“族長這是在忙些什麼呢?”

“害,就是瞎忙活,也不是什麼要緊事。”組長擺擺手,看嚮慕容霽等人,“這幾位是?”

“哦,他們都是我的朋友,這次跟著我一起來拜訪祖上您。”趙輕丹一一介紹道。

族長的目光落在慕容霽身上,絲毫不掩飾眸中的欣賞之意:“呦,這位公子長得可真俊俏,芳年幾何?家住何方?家中可有兄弟姐妹?如今可有婚配啊?”

“這是我夫君。”趙輕丹搶先說道,“族長可彆打他的主意。”

族長有些驚訝:“趙姑娘與這位公子已經成婚了?”

“也有些時候了,夫妻感情不錯。”趙輕丹有些得意。

“哦哦哦,這樣啊,可惜了,我族裡的姑娘們恐怕又要哭啼一回了。”族長打趣道。

慕容霽對趙輕丹的表現十分滿意。

看來這女人對自己夫君還是護短的,生怕彆人搶了去。

看來“鐵樹”還是會開花的嘛。

“快彆站在院子裡了,進來我給你們沏壺茶。”族長這纔想起來招待客人。

眾人進屋,族長利索地拿出茶具沏茶,一邊給肇慶到幾人倒茶一邊順口問道:“趙姑娘今日怎麼會突然來此啊?”

趙輕丹笑了笑:“此事說來話長,我這次前來是想請族長幫我一個忙。”

“趙姑娘不必客氣,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提就是。”族長大方地說道。

趙輕丹抿了抿唇,淺作斟酌之後道:“我前些日子突逢意外,造成一魂兩魄離開了肉身,後來費了一番周折之後總算把魂魄找了回來,可是眼下無法使用自身靈力召喚魂魄回體,便想借流心族的引魂燈一用。”

族長聽到這話,手中的動作一頓,放下茶壺,慢慢地坐了下來:“害,趙姑娘來的還真是不巧。”

慕容霽頓時神色一凝:“可是出了什麼事情?”

自己和趙輕丹長途跋涉滿懷希望來到這流心族所在的海島,若是這引魂燈出了什麼事情,白跑一趟不說,最重要的事趙輕丹魂魄回體一事又得耽擱了。

“就在兩個月前,海上遇到了百年難遇的海麵風暴,我與族中其他幾位長老驅動引魂燈救助族人時,地動山搖間,竟直接將引魂燈給震碎了,摔成了好幾片。”族長神色悲傷,“我與其他幾位長老也是措手不及,本想著尋法將引魂燈修複,但是能想到的辦法都試過了,都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