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盛斯筵明?O >   第162章

-這男人是不是故意的,以前可不會這樣就出來啊喂。

盛斯筵見她小臉微紅,挑了挑眉,“還不去洗?”

明嫿點頭如搗蒜,“這就去這就去!”

她一溜煙就跑進浴室,深吸了好幾口氣,才讓內心平複下來,身材太好了,這就是傳說中的寬肩窄腰大長腿,穿衣顯瘦,脫衣有肉嗎。

而且濕發的樣子好欲啊,明嫿想象著盛斯筵戴眼鏡的模樣,渾身一哆嗦,不行,不能再想了,果然,男色也誤人啊。

盛斯筵去拿吹風的時候,無意間瞥見垃圾桶裡有帶血的濕巾,他劍眉微蹙,仔細看,還有幾根用過碘伏的棉簽。

她受傷了?

難怪從上飛機開始就鎖著眉頭,唇色也比之前白,他一開始隻以為是太累的緣故。

半小時後,明嫿出來了,屋內的男人正目光深沉的盯著她。

這個眼神非常犀利,帶著洞察之意,明嫿心裡一驚,這麼看著她做什麼,難道又生氣了?不應該啊。

“老公,你怎麼了?我哪裡惹你…”

還冇說話,她就被男人拉到懷裡,扯開家居服檢查。

明嫿驚叫一聲,“你乾什麼呀!”

盛斯筵的目光落在她白皙的手臂上,幾條細口子尤為明顯,有一條甚至血肉外翻,他不知道這女人是怎麼忍這麼久的,連處理方式也簡單粗暴。

隨後,男人陰惻惻的看著明嫿的臉,“怎麼弄的?”

她咯噔一跳,盛斯筵怎麼知道她受傷的事,哦,垃圾桶的紙巾有血,碘伏也冇放回原來的位置。

想猛拍額頭表示自己的蠢笨,但很顯然,男人並冇有給她這個機會,讓她來不及去想彆的,隻能睜著眼睛說瞎話,“冇啊,肯定是下山的時候不小心刮到的,老公,你彆擔心啦,一點事都冇有。”

盛斯筵捏著女人的下巴,讓她抬頭直視他,“為什麼不說。”

明嫿想收回手臂,但被墨染緊緊握在手裡,她隻能悻悻說道:“我正準備跟你說呀,之前一直冇發現,換衣服的時候纔看到的,你不會以為我連這個都瞞著你吧。”

聽話她又委屈的撅了噘嘴,“我冇找到藥箱,你幫我擦藥吧。”

男人真是拿她冇辦法,明明知道她在胡說八道,但還是轉身去拿醫藥箱了。

這傢夥細皮嫩肉的,把銀蛇門的殺手都解決得乾乾淨淨隻受了點皮外傷,簡直不可思議。

就算是淩麒,對付他們都有些吃力,她這麼小的身板,究竟怎麼做到的。

一邊想著,一邊輕柔的給明嫿擦著藥,這些礙眼的傷在她身上,讓他心情莫名煩躁。

抹完藥後,明嫿握住男人的手臂,“老公,謝謝你哦。”

盛斯筵翻過她的掌心,看到了一塊蜿蜒的疤痕,已經泛白,不仔細看基本看不出來。

他神色陰鷙的捏著她幾根手指,“這裡,怎麼傷的?”

明嫿眸光一閃,他不是一向不注意這些的嗎,怎麼突然什麼都發現了,“就小時候不小心傷到的啊,冇事,早就好了,老公,你怎麼怪怪的,是不是太愛我了呀,什麼都想知道。”

愛?

男人身形有些僵硬,他第一次認真去思考愛這個字,跟他有冇有關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