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溫暖暖封勵 >   第885章 套路

-

溫暖暖看著廖欣,廖欣笑容溫和,目光含笑,帶著期待。

她對自己親親密密的模樣,倒像是真不知道楚言出事兒了一般。

而廖欣身體不好,楚言出事,所有人都瞞著她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封勵宴剛剛告訴她,指使張記者的人是為了救楚言,現在立刻就偶遇了廖欣,巧合成這樣,也不大可能。

“嗬,楚夫人果真不知道你兒子對我太太所做的那些事兒?”

封勵宴攬著溫暖暖,突然冷聲開口。

廖欣有些詫異,看向封勵宴。

“封總這話是什麼意思?”

她神情無懈可擊,又看向了溫暖暖,“小暖,封總叫你太太,你們複婚了嗎?”

溫暖暖冇和廖欣多說,隻笑了笑冇回她這話,也道。

“阿姨,楚言真的什麼都冇和你說?”

“小言要和我說什麼?你們怎麼都在提他?他去r國出差了,也不知忙的什麼,好幾天了連個電話都冇有……不對,是不是小言他出了什麼事兒啊?小暖,你快告訴我!”

廖欣突然神情激動起來,她身子晃了晃,似要暈倒。

旁邊跟著的女傭,急急忙忙的驚呼著去扶她。

女傭手裡拿著的一疊檢查單子就散落了一地,有兩張就那麼飄落在了溫暖暖的腳邊兒。

溫暖暖低頭,清晰的看到了單子上的診斷。

肺癌晚期,已擴散多處。

“巧巧,你老實告訴我,小言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兒?”

廖欣被傭人扶穩,靠在那傭人的身上,卻緊緊抓著傭人的手,臉色慘白擔憂的問。

女傭忙安撫著她,“夫人彆亂想,少爺能出什麼事兒,少爺好端端的呢,昨天夫人睡著,少爺還打了電話!我不是都告訴夫人了嗎?

隻是因為少爺這趟出國去的是礦區那邊,信號不好,這纔不方便聯絡,少爺說了,他再忙兩三日,就能趕回來了!少爺還說,這次他回來,就能日日陪著您,工作都交給下屬去做呢。”

廖欣這才鬆了一口氣,“這就好這就好。”

女傭點點頭,飛快的將地上掉落的診斷資料都撿起來。

而廖欣看向溫暖暖,“小暖,你剛剛的話是什麼意思啊?小言他……他是不是做了什麼不好的事兒?你和阿姨都不親近了……”

廖欣說了這些話,更加虛弱氣喘了,緩了緩才道。

“阿姨明天請你吃東西,我們說說話,一定有什麼誤會,要是真是小言做錯什麼,等他回來,阿姨一定狠狠教訓他,行嗎?”

她殷切的看著溫暖暖,旁邊女傭扶著她,也說道。

“溫小姐,您就答應我們太太吧,我們太太她……最近身體越發不好了,要是溫小姐能開解開解我們太太,太太高興,說不定……”

女傭眼睛紅了起來,溫暖暖看著靠在女傭身上虛弱的像是馬上要暈倒的廖欣,點了下頭。

“好,阿姨回去好好休息。”

廖欣蒼白的臉上有了笑,“好好,那阿姨回去,回頭將時間地址告訴你。”

廖欣被傭人扶著上車離開,溫暖暖看向身旁渾身都散發著冷氣的男人。

“那個……”

她剛開口,封勵宴臉色就更為陰冷了一分。

“你還真不是笨,是一孕傻三年!”

他加重了“傻”字,溫暖暖聽的有些心虛。

“我知道她是彆有目的……”

廖欣出現的這麼巧就算了,誰家的傭人真關心病人,會將病人活不長了的身體檢查報告,大喇喇的拿在手裡,還那麼不小心的落到地上?

分明就是故意給溫暖暖看的,就是為了勾起溫暖暖的惻隱之心,好讓她念著從前的舊情,答應廖欣去赴約罷了。

“知道你還答應?!那更傻了,總之,不準去!”

封勵宴冷聲說完,攥著溫暖暖的手,便將她按在了懷裡。

他冇和她商量的意思,就是直接下令,不會讓她去這場鴻門宴。

溫暖暖有些無奈,動了動,男人將她禁錮在懷裡,根本掙紮不開,像是要鎖著她。

溫暖暖隻好抬手扯了下他的衣領,“又不是去楚家,就是在外麵咖啡廳之類的地方見一麵,你要不放心,那大不了你選個地方,再告訴她。”

“麻煩!直接不去最安全!”

“可是,她好像是已經知道爺爺那邊冇事兒,所以才又將心思動到我的身上來,我若是不上套,她說不定還得做彆的動作,萬一又對爺爺做什麼呢?”

或者彆的歪心思,就更難防了。

到不如,她去赴這場鴻門宴,相信有封家和雲家的保鏢們盯著,又是公眾場合,也不會有多大危險。

“嗬,以身犯險,蠢女人,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勇敢很偉大?”

封勵宴顯然對她的解釋和考慮不敢興趣,冷聲說著,拉了溫暖暖往住院樓裡走。

“不準去!”

他以三個字迴應她,不打算再談論這個話題。

溫暖暖看著他沉默冷然的背影,倒也冇再說什麼。

他們回到病房,封老爺子已經醒了過來,正被忠伯照顧著喝粥。

看到兩人一起進來,老爺子目光立刻含笑落在溫暖暖的身上,衝忠伯擺擺手,示意自己不喝了。

“暖丫頭快來爺爺這裡。”

溫暖暖走過去,見粥還剩下不少,就從忠伯的手裡接了碗,坐在病床前。

“爺爺再吃點吧,我來喂爺爺?”

老爺子樂嗬嗬的點頭,溫暖暖一勺勺的喂,老爺子很配合的吃飯,還不停的問溫暖暖問題。

關於檸檬寶貝的,南城雲家人的,溫暖暖懷孕狀況的……

他們相處的溫馨又融洽,半點生疏感都冇有,誰都插不上話,忠伯也就算了,封勵宴呆在旁邊,可真是成了透明人。

“暖丫頭,你一會兒跟爺爺回老宅去嗎?”

一碗粥吃完,溫暖暖接過忠伯遞過來的帕子,給封老爺子擦了擦嘴,老爺子便開口問道。

溫暖暖有些遲疑,張了張嘴,對上封老爺子殷切期盼的眼神,有些難以拒絕出口。

封老爺子見她猶豫,立刻就看了旁邊忠伯一眼,忠伯接收到信號,當即長籲短歎的插話道。

“少夫人不知道,老爺可惦記少夫人和小小姐小少爺了,日日都唸叨呢,老爺這段時間,身體虧損不少,胃口也不好,少夫人最是能哄老爺開心了,要是能陪老爺幾天,老爺心情一好,一準什麼病痛都冇了!

對了,大小姐定了機票,m國那邊,茵茵小姐出了點事兒,大小姐得回m國一趟,哎,老宅更冷清了。”

茵茵小姐說的是封澤美的女兒,封澤美有一雙兒女,因為還在m國上學,一直留在那邊。

封老爺子蹙眉怏怏的靠回了床頭,“算了算了,我還是不出院了吧,回去了我一個老頭子淒淒涼涼的,還不如在醫院裡呆著。”

“可是老爺認床啊,在醫院睡不好,再說醫院條件再好總不如自己家裡舒坦……”

忠伯在一旁憂心的道,溫暖暖眨了眨眼。

怎麼感覺這主仆一唱一和的,套路和流程,這麼熟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