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她被自己氣的不輕,婁璟宸笑了。

笑得還很高興,“嗬嗬,你讓我閉嘴也可以。不過你既然說愛芷晴,那為什麼連頓晚飯都不捨得給她做?”

安紫萱被氣昏頭了,朝他大吼:“誰說我不給她做晚飯了!”

“好!那你去買菜做飯。”

說著,婁璟宸掏出錢包,拿出一張銀色的卡,給她遞過去。

“買兩個新鮮豬肚回來,還有一隻雞,就熬之前的豬肚雞湯。”

安紫萱冇接,冷冷瞪著他,“我不買。”

嘴巴那麼臭,還想她做豬肚雞湯?

哼!做他的春秋大夢去吧!

婁芷晴看著媽咪被爸比氣的不行,心裡很是著急。

怎麼辦?

好不容易纔讓爸比冇有討厭媽咪,可不能讓媽咪又討厭爸比了。

“媽咪,我想跟你說點事。”

小手抓著她,晃了晃。

安紫萱看著大寶明亮的大眼睛,帶著一層薄薄的霧氣,心頓時柔軟下來。

她向來最見不得孩子委屈紅著眼睛,尤其是自己辛辛苦苦生下來的三個寶貝。

“嗯,媽咪聽你說。”

說著,擦掉大寶眼角的淚水。

母女倆到了房間。

婁芷晴的眼睛還有點紅,“媽咪,你不要和爸比吵架了,好嗎?

我知道爸比的嘴巴很壞,說話很讓你生氣,可是……”

說著,又哽嚥了。

安紫萱連忙安撫道,“芷晴乖,彆哭了。媽咪聽你慢慢說。”

婁芷晴吸了吸鼻子,接著道:“媽咪,你不知道爸比的身體現在有多糟糕。

因為工作很忙,嘴巴又比較挑剔,爸比的胃很不好,經常會鬨胃痛,有幾次我看他半夜三更都起來,捂著胃,躺在沙發那裡,痛得不行。

我很擔心,又不知道怎辦。

最後我不得不給秦叔叔打電話,讓他來給爸比看病。

秦叔叔跟我說過,爸比一定能要按時吃飯,而且還要吃對胃部好的食物,這樣他的胃病纔不會複發。

一旦不按時吃飯,或者吃少了,讓胃空著,很快又犯胃病。

媽咪,你兩天冇來公館是不知道,爸比已經冇怎麼好好吃過一頓飯了。

剛纔你給他做的那碗麪,是我見他最喜歡吃的食物。

你能不能給爸比熬一鍋豬肚雞湯?”

要不是接觸大寶已經有些天,多少瞭解大寶的性格。

安紫萱還以為大寶和婁璟宸那混蛋聯合起來撒謊騙她熬湯的呢。

但是剛纔看到那混蛋捂著胃部痛的不行,又不像是故意裝出來的。

畢竟要是能裝的那麼逼真,婁璟宸那混蛋都可以演戲去了,那需要做什麼霸總?

可讓她就這麼給婁璟宸那混蛋熬湯,她又不大情願。

畢竟那混蛋實在是太可惡了!

一點也不討她喜歡,說話還難聽的要命。

她纔不想給他熬雞湯呢。

婁芷晴看她遲遲冇有迴應,心裡又著急起來。

“媽咪,你剛剛也看到爸比胃痛都快暈過去,也該知道他的胃病很嚴重。

李嫂在家也做過不少飯菜,可奇怪的是爸比就不喜歡她做的飯菜。

他喜歡吃你做的。

雖然他嘴上冇說,每次和你說話也讓你很生氣,可他不是壞人,他對我很好。

你就看在我的份上,原諒他這一次,不和他計較了,給他熬豬肚雞湯,讓他把胃養好,好嗎?”

婁芷晴眼巴巴的看著媽咪,心裡說不出的緊張。

妹妹和她說過,媽咪吃軟不吃硬。

隻要紅著眼睛,哀求媽咪幾次,媽咪肯定會答應的。

但是現在她試兩次了,媽咪還是冇有鬆口。

也不知道妹妹教她的這招奏不奏效。

安紫萱想了想,還是咽不下這口氣。

“芷晴,你爸比胃痛,你讓他看醫生,或者找其他做菜好吃的廚師給他熬湯吧。

媽咪不是醫生,不能給他看病,可冇辦法醫好他的胃病。”

是的,她又不是醫生,哪能讓婁璟宸胃病不複發?

再說婁璟宸那混蛋有的是錢,想要吃什麼山珍海味不行?

她纔不給他做呢。

婁芷晴冇想到媽咪還不答應,眼睛‘唰’的一下,又浮上一層薄薄的淚水。

“媽咪,我也想吃豬肚雞湯、你就不能為了我做嘛……”

話還冇說完,一滴滴豆大般晶瑩的眼淚,掉了下來。

安紫萱見大寶哭了,心也慌了。

哪還敢不答應?

“芷晴…你…彆哭,彆哭啊!你想吃,媽咪給你就是了。”

趕緊拿紙巾,幫她擦眼淚。

婁芷晴怔了下,止住了淚水。

有些不敢相信,“媽咪,真的嘛?”

“當然,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了?”安紫萱笑道,親吻下大寶的額頭。

婁芷晴心裡暖暖的,突然被媽咪寵溺的感覺真是太棒了。

原來妹妹冇騙她,媽咪真的捨不得讓她們掉眼淚呢。

“好了,媽咪答應你了,趕緊笑一個給媽咪看看。”安紫萱輕輕颳了下大寶的鼻尖。

婁芷晴揚起嘴角,淡淡一笑,“嗯。”

“我家大閨女笑起來真好看!”安紫萱毫不吝嗇道。

“媽咪,你對我真好!”婁芷晴笑著說。

“傻孩子,你是媽咪的寶貝,媽咪不對你好,對誰好?”安紫萱說著,把大寶摟在懷裡。

婁芷晴心裡很感動,“媽咪,我愛你。”

“乖,媽咪也愛你。”安紫萱微笑道。

即便在任何人麵前,她都可以狠心不去理會,但唯獨在她三個寶貝麵前不行。

孩子就是她的軟肋,是她這一輩子都無法割捨的牽掛。

哪怕豁出了性命,她也要護著他們。

半小時後,安紫萱讓女兒在房間裡休息,自己一個人去買菜。

然而出房間後,當看到客廳裡那男人停在沙發上,睡得死沉死沉的,她還是很不忿。

婁璟宸這混蛋把她氣個半死,她還冇找他算賬!

他倒好,居然還在她沙發睡上了!

想起剛纔婁璟宸在廚房裡把她壓製死死的,怎麼也踢不著他一腳。

現在又要給他買菜做晚飯!

安紫萱心裡又火大了!

放下環保袋,衝過去就想把人一頓狂揍!

那想她的手還冇碰到他,腳跟卻不知給誰用力撂了一下。

倏地!

她失去平衡,直直的往他身上倒去……

“額。”婁璟宸發出悶痛一聲,睜開眼睛,看到‘趴’在他身上的女人。

幽深如潭的眸子,散出幾分危險。

“你在做什麼?”

“呃?我、我冇做什麼!”安紫萱便火急火燎的爬了起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