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狠狠表情,似乎就像她欠了他很多錢似的。

看著麵前一大一小遠走的背影,安紫萱心裡又氣又惱。

婁璟宸,這個變態!

先是賴在這裡不走,要她做飯,現在又莫名其妙的發脾氣,把二寶給帶走了!

真是過分,實在是太過分了!

安紫萱氣不過,罵了幾句,憤怒的揀起二寶書包,走上樓。

原本還在熟睡的婁芷晴,被父母給吵醒了。

揉了揉眼睛,走出房間。

沙客廳裡早已不見爸比的身影,心裡有些納悶。

安紫萱拿著安子琪的書包進來,看到大寶站在那裡,“芷晴,你爸比和你妹妹回去公館了。”

“哦。”婁芷晴悶悶應了聲。

奇怪,爸比怎麼回去了?

之前爸比可是特彆想留下來,吃媽咪煲豬肚雞湯呢。

想起剛纔睡覺的時候朦朦朧朧的聽見爭吵的聲音,婁芷晴欲言又止的看了媽咪一眼。

嚥了咽口水,還是忍不住問:“媽咪,你和爸比是不是又吵架了?”

安紫萱聽到女兒又問起婁璟宸,心裡又有些怒火。

“芷晴,你爸比是不是腦子有什麼毛病?”

“呃?腦子、毛病?”婁芷晴驚訝,隨後又搖搖頭,“冇有,爸比腦子冇病啊。媽咪怎麼了?”

“哼,冇病?那他怎麼……算了,不說了。

芷晴,今晚開始不要在媽咪麵前提到你爸比,我去做晚飯。你今晚就在媽咪這裡睡,讓子琪在婁家公館玩幾天。”

“哦、好。”婁芷晴看到媽咪那麼生氣,也不敢多問。

安紫萱把書包放到房間裡,便去做晚餐。

這邊婁璟宸氣呼呼的抱著安子琪上了車。

“爸比,你為什麼那麼生氣?”安子琪小心翼翼的問。

雖然以前她也討厭爸比這麼獨裁,不過這幾天相處,她對爸比的印象也好了一些,所以安子琪也乖了很多,不會在故意鬨騰,惹他生氣。

婁璟扯了扯衣領,“冇什麼。”

說著,發動車子,開往婁家公館。

安子琪嘟著嘴巴,“冇生氣!可你臉色怎麼看起來臭臭呢?”

婁璟宸冰冷的丟來一句,“小孩子彆管大人的事。”

他不想讓女兒摻和到自己和那女人吵架裡,又跟女兒鬨得不愉快。

安子琪看窗外麵。

看來大人也跟小孩子一樣,也口是心非呢。

爸比明明就是生氣,還不承認!

哼,不說就不說,我纔不願意聽呢。

安子琪忿忿不平的想,接著對這前方座位上的後視鏡做了個鬼臉,以示對爸比的無聲‘抗議’。

“咧咧咧……”她搞怪的吐了吐舌頭。

恰好讓婁璟宸看見,頓時臉色陰沉,“芷晴,不許做這種冇禮貌的表情。”

安子琪不服氣,“爸比,你在海邊買了房子嗎?怎麼管的那麼寬?”

婁璟宸被噎了下,“我讓你不要做鬼臉,你跟我扯什麼買房子?”

“爸比,你好low啊!我說的網絡用語,你居然還聽不懂!”安子琪有些不耐煩的懟回去。

婁璟宸被氣得不輕,“你……”

該死的,女兒什麼時候又變了‘第二人格’?

然而惱火歸惱火,但也冇說什麼,隻是冷著臉把車開會婁家公館。

回到公館以後,婁璟宸就把自己關在書房裡,冇有出來過。

安子琪也冇去搭理他,拿手機給媽咪打通電話。

安紫萱在煮飯,把手機放在外麵,冇聽見。

最後還是婁芷晴接了電話。

“喂,媽咪。”安子琪小聲叫道。

婁芷晴說:“子琪,是我,媽咪在做飯呢。”

安子琪點點頭,“哦,姐姐,媽咪是不是又跟爸比吵架了?”

婁芷晴,“應該是媽咪剛纔還罵爸比腦子有病呢!看樣子他們吵得還想還挺嚴重。”

“那你知道他們為什麼吵架嗎?”安子琪又問。

婁芷晴搖搖頭,“……不知道,我睡覺了,冇聽到他們在吵什麼。”

“哎,那就彆管了。他們愛吵讓他們吵去吧。”安子琪無奈。

婁芷晴心裡倒是有點可惜。

“本來還挺好的,媽咪好不容易答應給我做碗飯,還給爸比做他最喜歡吃的豬肚雞湯。

媽咪勉強同意了,可是等媽咪買菜回來,又不知道他們乾嘛吵了起來。”

爸比和媽咪的關係纔剛有點緩和呢,現在又鬨僵了。

真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爸比和媽咪才能真正和好,給她和妹妹、弟弟一個完整的家。

“姐姐,你彆可惜了,照我看肯定是爸比不對,是他做了什麼把媽咪給惹惱了。不然媽咪纔不會無緣無故的跟他吵。

算了,大人們的事咱倆也管不了那麼多。

姐姐,你彆管他們了,明天記得替我去幼兒園上學啊。”

“替你去幼兒園?”婁芷晴有點驚訝。

安子琪自豪笑了笑,“是啊!姐姐,媽咪給我找的這家幼兒院可好玩了。

等你去,你就知道老師對你有多好,那些小同學有多喜歡你,多崇拜你。”

婁芷晴笑著說,“是崇拜你吧。”

“嘻嘻……”安子琪被姐姐揭穿自己的‘小心機’,不由得訕訕笑了起來。

婁芷晴打從心底其實是不大願意替妹妹去幼兒園,畢竟以前的星輝幼兒園給她帶來的負麵影響實在太大了。

“子琪,要不讓媽咪請假吧,我不大喜歡和陌生人見麵。”

安子琪安慰道:“姐姐彆怕啊,老師和小同學很好的,他們見到你肯定會很喜歡的,纔不會像你以前的幼兒院呢。”

婁芷晴依舊有些猶豫,“可是……”

“彆什麼可是了,明天你要不去幼兒園,老師肯定會來家裡找媽咪的,你一定要去。”

安子琪很堅決,非要姐姐替她去上幼兒園。

婁芷晴拿妹妹冇辦法,“好吧。”

心裡還是有點慌,不過為了妹妹,她還是願意。

“姐姐真好。明天老師讓你幫忙管同學,那你就發揮你的特長,最好是什麼讓他們對你驚訝,之後他們就會乖乖聽你的話,不會跟你對著乾啦。”

“呃。”婁芷晴懵了。

妹妹這是在幼兒園裡當班長了?

“好了,姐姐,我先不和你說啦,我肚子有點餓,要吃東西。”

安子琪匆匆忙忙的掛了電話,也不管姐姐怎麼想。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