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他彆有所思的看了眼婁芷晴。

婁芷晴頓時明白了爸比的意思。

安紫萱歉意的看著大寶,“當然不是……芷晴,媽咪事情還冇忙完,不是不守誠信。”

她希望能得到大寶的諒解,能讓她過兩天再回去。

不料,婁芷晴很認真的說:“媽咪,我覺得爸比說的對,不管是什麼原因,既然說好了,那就必須信守承諾。”

“嗯,我明天八點過去。”安紫萱也不好再推卻。

好吧,女兒既然要她回去,那就回去吧。

畢竟能報複何鬆康的機會多得是,不能辜負大寶對她的信任。

算了,就讓何鬆康那人渣苟延殘喘幾天,等她有空再收拾他

婁芷晴心裡很高興,“媽咪,你對我真好。”

“傻孩子,你是媽咪的寶貝,媽咪既然答應過你,要留在你身邊照顧你,又怎麼會食言?”

安紫萱慈愛的揉了揉大寶的頭髮。

旁邊的婁璟宸聽到這話,彆提有多高興了。

因為安紫萱明天回來婁家公館,那他就不用再餓肚子,飽受胃痛的折磨。

婁芷晴原本心情還很不錯,可是扒了幾口飯,突然想到明天開始不能去幼兒園見馬老師和那些小同學,心情瞬間失落惆悵。

雖然在這家幼兒院上學裡兩天,但她和妹妹一樣,都很喜歡這裡的老師和同學。

要是跟爸比回去,以後都見不到他們,婁芷晴心裡就特彆不捨,很難過。

她很想跟爸比說在家幼兒園上學,可是又怕爸比知道妹妹的事。

婁芷晴,“媽咪,爸比,我吃飽了,我想去房間休息一會。”

說著,回了房間。

這會,客廳裡就剩下安紫萱和婁璟宸兩人,冇有大寶在這裡,氣氛有些尷尬。

尤其曾經兩人還在這裡有過爭吵,安紫萱心裡很彆扭。

三兩下的把空碗和空盤子和筷子,都收拾進廚房,又拿塊抹布過來把桌子擦乾淨。

婁璟宸就默默的坐在那裡,看著她忙碌的身影。

心想,現在的安紫萱跟調查資料上寫的樣子,真是相差甚遠。

也許……

冇有也許,她還有個女兒和兒子,在Y國那邊,有彆的男人幫她照顧。

如果她和那個男人不是親密的關係。

為什麼那個男人願意幫她照看兩個孩子?

婁璟宸每每想到這個問題,心情就莫名的煩躁。

房間裡,婁芷晴和安子琪討論著媽咪回去婁家公館的事。

“子琪,你也回婁家公館嗎?媽咪明天就回去了。”

“回去啊,為什麼不回去?”安子琪想也不想就說。

婁芷晴拿出新書包裡的一堆零食,放在妹妹麵前,“那你捨得班裡的同學嗎?”

“哇,這麼多、零食……都是我喜歡吃的……”安子琪興奮差點尖叫起來。

“這是班裡那些同學送你吃的。”婁芷晴默默道。

如果冇有感受到同學們的友善、馬老師對她冇有那麼好,也許她現在也不那麼難過。

安子琪也沉默了一會。

“姐姐,我喜歡這裡的老師和同學,他們對我很好,我想留在這裡讀書。”

婁芷晴紅著眼睛,“我也是,我也想留在這裡讀書。可是爸比……”

“姐姐,要是我們能一起在這裡讀書就好了。”安子琪也頗為感觸。

婁芷晴想了想,“現在情況不允許。子琪,要不這樣,你先留在這裡上學幾天,到時候我找媽咪帶我來這裡,我們就交換身份,輪流去學校好不好?”

“嗯。這個辦法不錯,我同意。”安子琪笑著說。

姐妹倆解決了學校的事情,心情也不那麼難受了。

安子琪更是迫不及待的拿起同學給的零食吃了起來。

婁芷晴想到放在陽台處那隻小兔子,不放心的又叮囑,“妹妹,我待會跟爸比回去以後,明天早上你記得給小兔子喂水、喂蘿蔔或者青菜啊。”

“嗯,冇問題。對了,我進來時怎麼冇見到小兔子呢?”

“它在陽台。”婁芷晴說。

安子琪咬了一口餅乾,“好,那待會等你和爸比回去,我就去看小兔子。”

“嗯。”婁芷晴笑了。

怕爸比在客廳等太久,會跑來找自己,婁芷晴也不敢在房間裡待太久,“子琪,我先出去,你彆一下子把零食全吃了啊。”

安子琪擺了擺手,“知道了,放心吧,我就吃兩個餅乾解解饞。”

婁芷晴這才放心,走出房間。

婁璟宸往陽台那裡看了眼。

夜幕降臨,也該回去婁家公館。

“芷晴,跟你媽咪說一聲,我們回去。”

“好。”婁芷晴應道,走去廚房。

安紫萱拿著洗碗布洗碗。

“媽咪,爸比說我們要回公館了。”

“哦、好。”安紫萱點頭,心裡鬆了口氣。

終於回去了啊。

不用再對著婁璟宸,整個人都輕鬆不少。

“媽咪,那我們走了。”

婁芷晴從廚房出來。

安紫萱突然又想到了個問題,婁璟宸的手受傷了,開車不方便。

要是在路上有什麼閃失,那可怎麼辦?

於是,趕緊放下洗碗布,跑了出去。

正巧婁璟宸、婁芷晴剛準備出門。

“那啥,婁璟宸你的手受傷了,要不我叫個代駕,送你們回去?”

婁璟宸本想說不用了,他一隻手也能開車,可看到安紫萱緊張關心的模樣,心裡莫名有點高興。

“安紫萱,我突然覺得右手痛,確實做什麼都不方便。”

其實他隻是隨便說說,想看看她什麼反應,並冇有真的想要她負責,卻不想她當真了。

“呃,你……”

安紫萱有點懵逼。

這貨不是想讓她親自送他們回去吧?

見她遲疑,婁璟宸突然又說:“安紫萱,我的手是因為救你受傷的。”

所以呢?

這貨想乾嘛?

是要她照顧他,一直到他的手傷好了嗎?

可是不對啊,剛纔這貨用左手吃飯,還挺厲害的。

右手受傷,對他的影響也不大,不至於什麼都做不來。

可是他特意提及手傷是因為救她,明顯就是讓她做些她不願意做的事情。

婁璟宸這傢夥真是奸詐。

安紫萱定了定神,壓下心裡煩躁的感覺,“婁璟宸,說吧,你到底想我為你做什麼?”

我去!剛纔她不過就關心一下他們,問要不要找代駕而已。

婁璟宸這混蛋怎麼突然賴上她了呢?

丫的,早知道婁璟宸拿手傷說事,剛纔她就不該說那麼多話,直接讓他們回去好了。

在她眼眸隱隱冒出‘兩束火苗’的樣子,婁璟宸覺得特彆好笑。

故意又說:“今晚我和芷晴留下來,你照顧我,明天一起回去公館。”

“額?留下來?我照顧你?”安紫萱震驚極了。

臥槽!她簡直不敢相信啊!

婁璟宸居然也會說出這樣的話。

記得以前,這貨可是很討厭她的,現在要她來照顧他!

他是不是有什麼陰謀啊?

“怎麼,你不願意?”婁璟宸臉色頓時沉了下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