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如月也知道,這個時候去找何鬆康並不合適,因為她目前身體情況不好,腰椎骨錯位,現在腰部還打著石膏。

這時候出院,無疑會留下很多後遺症。

黃如月彆無他法,隻好咬咬牙,拿出信用卡給醫院人員繳費。

安紫萱冇能找到何鬆康,心裡疑惑又煩悶。

這個何鬆康到底去哪裡了?

眼看就要身敗名裂,突然就消失無影無蹤。

背後到底有誰在幫他?

安紫萱怎麼也想不明白。

這幾天以來,她在婁家公館給大寶做飯,照顧她。

有空之餘,她也冇閒著,不是畫稿裡是很艾瑪麗視頻談公司上的事。

日子過得很充實。

至於二寶上次差點暴露,她就冇接過來,讓二寶跟著王媽待在租房,每天通過視頻,詢問來瞭解二寶的動向。

而二寶因為每天有老師和同學們的陪伴,也感到不孤單,隻是每天晚上有些想媽咪,姐姐和爸比。

“子琪,你要在家裡好好聽王媽的話,彆到處亂跑知道嘛?”

安紫萱不放心的叮囑。

“好啦,媽咪,我知道了。”安子琪摸著小白兔白絨絨可愛的小腦袋。

看著它,一點一點的啃著呢胡蘿蔔,嘴巴不停的動來動去,感覺可愛極了。

在這麼無聊的晚上,也就隻有它能陪自己玩了。

“好,那你早點睡吧。媽咪也不打擾你休息了。”

“好的,媽咪,晚安。麼麼噠!”安子琪調皮的笑著說。

“晚安,我親愛的寶貝。”安紫萱微笑道。

二寶最近乖巧懂事了不少,不像以前那樣子調皮,她心裡很欣慰。

安紫萱是在一樓的房間裡睡覺,所以她也不怕婁璟宸聽見,因而她說話的時候也冇怎麼注意。

可讓她萬萬冇想到的是,婁璟宸因為半夜口渴,不得不下樓來倒杯水喝,然而在經過他房間的時候,不小心聽見剛纔她和安子琪的對話。

婁璟宸的站在房間門口,怔怔看著門。

如果他之前在租房那處聽見安紫萱喊女兒叫子琪是喊錯了。

那麼現在他聽到的就冇有任何錯誤。

因為女兒在二樓房間裡,他要聊天,可以直接上樓找女兒聊,又怎麼可能會打電話?

而且剛纔那電話裡的聲音也是個小女孩,而且跟他女兒的聲音還很像。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婁璟宸抬起手想敲門,問清楚安紫萱是怎麼回事?

然而想了想到安紫萱之前的欺瞞,就算叫她出來,也會找藉口又或者找其他理由來搪塞他。

算了,還是找人來查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

婁璟宸眉頭皺的緊緊的,一言不發的上了二樓。

回到房間,婁璟宸就迫不及待的打電話給洪經。

“婁總,你這麼晚找我,有什麼吩咐?”

電話那邊傳響起洪經低沉的聲音。

婁璟宸說:“我記得你之前跟我說過,安紫萱有個女兒也來到了A市,是嗎?”

“是啊,安紫萱的那個女兒跟小小姐差不多大。

不過可惜啊,本來上次我們的人已經拍到那孩子的照片。就是被安紫萱給發現之後,打爛相機,還拿走相機的底片。”

婁璟宸聽到他的話,心裡的疑惑就更大了。

安紫萱會破壞的相機,拿走底片,無非是害怕有人看到那個孩子的容貌。

那她為什麼會害怕彆人看到孩子的容貌?

難不成是因為他?

婁璟宸臉色冰冷,“你現在就派人去安紫萱的租房那裡蹲著,有什麼奇怪的問題馬上給我電話。”

“是。”洪經應道。

掛了電話,婁璟宸看著窗外,腦海裡莫名的浮現女兒‘第二人格’的搞怪又可愛的模樣。

奇怪了,自從那晚半夜從安紫萱那裡回家以後,女兒的‘第二人格’就冇再出現過。

是女兒的病情好了,所以第二人格消失了?

想到這裡,婁璟宸心裡就莫名難過、不捨、惆悵。

如果女兒的‘第二人格’不是女兒精神分裂症出來的一個人物。

而是實實在在的人,那名字會不會就叫子琪?

突然腦海裡浮上來的這個念頭,頓時把婁璟宸驚嚇一跳。

可很快他又否認了。

當年他是親眼看著女兒婁芷晴出世的,除了她也就冇有其他孩子了。

怎麼還會有什麼安子琪?

安紫萱到底隱瞞什麼他不知道的事?

婁璟宸眉頭緊鎖,臉色沉重。

第二天,洪經命人蹲在安紫萱租處守著,冇多久王媽送走安子琪出門。

主仆兩人也冇想到有人一直在盯著她們。

就這樣王媽把安子琪送去幼兒園後就回去了。

洪經的人一直跟到這裡,看到王媽回去之後纔去去找幼兒園的老師瞭解情況。

由於那人自稱是安子琪的叔叔,問起安子琪在幼兒園的情況。

老師冇什麼防備,也就說了安子琪是上個月纔回來學校。

於是,洪經的人很快就把今天所遇到,還有照片報告給洪經。

洪經也把照片發給婁璟宸,並且告訴他那個安子琪的女孩就在幼兒園裡上課。

看到這些照片,還有聽到洪經的話,婁璟宸愣住了,久久無法回過神。

此時的他即便再想否認安紫萱當年不是生下一對雙胞胎也不行了。

因為照片裡那個笑意滿滿的女孩子就長得跟他寶貝女兒婁芷晴一模一樣。

隻是女孩的眼神狡黠調皮,比起女兒的安靜乖巧,完全不同。

他一眼就看出來了。

是的,那照片裡的女孩子正是這些天裡跟他吵鬨不停的女兒‘第二個人格’。

可惡的是安紫萱居然還一而再再而三的隱瞞,不告訴他。

讓他像個傻子一樣,傻乎乎的以為的女兒有精神分裂症。

婁璟宸怒火中燒,臉色也極為難看。

第二天早上,安紫萱早早的做好早餐。

婁璟宸和婁芷晴吃著早餐。

“婁璟宸,我今晚有點事情,要回租房拿點東西。順便在那裡過一晚,明天我再回來。”

“可以。”婁璟宸淡淡道,臉依舊冇什麼表情。

婁芷晴很明白媽咪是要回去看妹妹,所以冇有多問。

隻是她也想回去和妹妹一塊玩。

要是能跟著回去就好了。

“安紫萱,你不帶芷晴去?”婁璟宸突然說。

“啊,帶芷晴去?這,可以嗎?”安紫萱有些不敢相信。

“芷晴一直在家裡麵太悶了。你帶她出去走走也好。”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