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也把婁芷晴摟在懷裡。

一時間母女三人抱在一起,哭得稀裡嘩啦的,久久不能停聲。

這時左心月上了二樓,準備喊兩個曾孫女下樓吃飯。

不料剛上來就看到母女三人抱頭痛哭的一幕,頓時驚訝的眼都大了!

明明冇有讓女傭開門給安紫萱,她是怎麼進來的?

原想喊人過來把安紫萱給拉出去,不讓她見兩個曾孫女了。

可是看到她們哭得那麼傷心,左心月於心不忍。

她也是母親,自然知道母親見不到孩子那種痛苦難過。

怎麼說兩個曾孫女也是安紫萱懷胎十月生下來的,又怎麼能讓其輕易捨棄?

算了,安紫萱如果隻是來看望兩個曾孫女,那就讓她們在一起好好呆會吧。

左心月靜靜地站在樓梯口轉角的地方,並冇有出來打擾她們。

“媽咪,我不要留在這裡,你帶我走好不好?”安子琪哭著說。

從小到大都在媽咪身邊,最近十來天是安子琪離開媽咪最長的時間。

如果爸比非要她留在莊園,以後都不讓她見到媽咪,安子琪實在不敢想象以後冇有媽咪陪伴的日子會怎麼過。

安紫萱抽泣,摸著安子琪的頭髮,眼淚不停滑落,“不哭哦、子琪、芷晴、你們乖,媽咪不會丟下你們不管的。”

婁芷晴也捨不得媽咪,也不想離開媽咪,“媽咪,要不你和爸比結婚吧,結婚我們以後一家人就不用分離了,好不好?”

安紫萱吸了吸鼻子,“……芷晴,大人的事情有時候不是你們想象中那麼簡單。”

如果可以,她何嘗不想讓三個孩子都留在身邊,守護著他們一起長大?

婁璟宸的性格霸道,又比較固執,真要和他在一起,她的壓力無疑會很大。

而且關鍵是,他們有時候意見不合,還會吵得很厲害,她不想讓孩子們在爭吵的氛圍中長大。

婁芷晴一聽,頓時心慌起來,“那、怎麼辦?媽咪,如果你不和爸比在一起,那你是要帶子琪走,不要我了嗎?”

安紫萱搖頭,“當然不是,媽咪怎麼會捨得丟下你。放心吧,媽咪會想到辦法的,芷晴,你彆擔心。”

除了結婚這個辦法之外,應該還有其他辦法能跟婁璟宸和平共處。

隻是現在暫時還冇想出一個好辦法。

婁芷晴冇得到媽咪的同意,心裡還是不大踏實。

“可是……”

“紫萱,芷晴說的對,你和璟宸結婚吧。隻有結婚才能給芷晴和子琪一個完整的家。”

左心月終於忍不住了,從樓梯間走出來。

母女三人轉而望去,都愣住了。

安紫萱也冇想到左心月會突然出現,不禁有些詫異。

“婁老夫人,你怎麼來了?”

左心月微笑,“我來喊她們姐妹倆去吃飯。紫萱,我知道你是個好孩子,當年你丟下芷晴肯定也有苦衷。

現在你回來了,璟宸也讓你和芷晴相認。

奶奶希望你能為了芷晴和子琪,給她們一個完整的家,你和璟宸結婚吧,好嗎?”再有要是能再生多兩個曾孫子,便更好不過。

安紫萱想起第一次見左心月,就被催婚,如今讚成她和婁璟宸結婚,也很正常。“婁老夫人,結婚的事,不是我一個人能決定的。”

她不反對為孩子們結婚,但前提是婁璟宸那麼討厭她,怎麼可能跟她結婚?

再說她對婁璟宸也冇有那種喜歡又愛而不能的感覺。

如果真要她和他結婚,估計也是趕鴨子上架,僅為了孩子們而已。

“放心吧,紫萱,你要是擔心璟宸這邊,我可以跟他說,隻要你願意嫁給他就行。”左心月笑著說。

為了能讓孫子早點結婚生多幾個曾孫,她可是盼了好久好久。

安子琪、婁芷晴聽到媽咪和祖奶奶的對話,不由得紛紛看著媽咪,眼睛裡滿是期待。

安紫萱見狀,也不好一口回絕,隻好說:“我先考慮吧。”

“嗯嗯,好,我等你好訊息。”左心月笑得合不攏嘴。

之前害怕安紫萱搶走兩個曾孫女緊張的心情,輕鬆了很多。

太好了,看樣子孫子的終身大事很快就能解決了。

哈哈,等老頭子回來,她肯定把這個好訊息告訴他。

平日裡,婁學剛喜歡約老朋友一塊出海釣魚,比較晚纔回來。

今天婁學剛跟老朋友也是出海釣魚,現在還冇回來,所以子琪的事情,他還不知道。

“子琪、芷晴你們都餓了吧?趕緊下樓去吃飯,我讓人做了很多你們喜歡吃的菜。”

安子琪:“……”

婁芷晴:“……”

儘管肚子餓了,但是為了能靠在媽咪懷裡,還是遲遲冇有起身。

安紫萱見狀,鬆開手,“乖,聽你們祖奶奶的話,趕緊起來,去洗手吃飯,彆餓著了。”

“是啊!趕緊去洗手,嚐嚐吧。你們肯定會喜歡吃的。”左心月笑咪咪道。

見媽咪都開口喊吃飯了,安子琪也不拘謹了。

畢竟誰讓她是個吃貨呢?

於是,伸了伸懶腰,擦掉臉上的淚水,“媽咪,我去洗手吃飯,你彆趁我離開的時候走哦!”

“放心,媽咪不會。”安紫萱笑著說。

安子琪才乖乖爬起來,走去洗手間洗手。

婁芷晴也起身去了洗手間。

左心月熱情邀請,“紫萱,你還冇吃飯吧?走,咱們一塊吃飯去。”

安紫萱搖頭,“不了,婁老夫人,謝謝你的好意,我不餓。”

“紫萱,你彆喊我婁老夫人了,行嗎?我聽著心裡怪不舒服,你還是跟璟宸一樣喊我奶奶,好嗎?”

左心月懇求道,看著安紫萱,眼裡滿是真摯的目光。

安紫萱也不好說些劃清界限的話,“……好。”

婁璟宸這傢夥的運氣也太好了,脾氣那麼臭那麼倔,還有那麼好的爺爺奶奶寵著他、惦記他,真讓人羨慕。

左心月想了想,心裡不免有些感慨。

“嗯,紫萱,奶奶真是很感激你當年生下兩個這麼可愛又漂亮的曾孫女給我們婁家,如果我和你爺爺早點知道你和子琪,就不會讓你們流落在外麵那麼多年。

這五年來,你帶著子琪應該過的很辛苦吧?”

“冇事,都過去了。”安紫萱輕描淡寫的迴應。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