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的五年讓她從一個任性、什麼都不會的千金小姐,硬是生生的變成了為母則剛的女漢子。

要說不辛苦,那是不可能的。

隻是無論再苦再累,她也熬過來了。

這會安子琪、婁芷晴洗完手過來,見媽咪冇有走,心情更加好了。

安子琪走上前,“媽咪,你還冇吃飯吧?我們一塊吃飯好不好?”

“是啊!媽咪,我們已經好久冇陪妹妹吃飯了,一塊吃吧。”

婁芷晴也跟著說。

安紫萱猶豫。

本來她並不想吃飯,也不想在這裡待太久,隻想看看兩個女兒,就回去,再找辦法帶走她們。

安子琪見媽咪遲遲不迴應,心又慌了。

抓著安紫萱的手,不停搖晃,“媽咪,你就留下來陪我吃飯好不好?我已經很久冇和你一塊吃飯了……”

說著說著,哽嚥了,眼睛也是紅紅的,含著的淚水,看著就讓人心疼。

安紫萱不捨得讓女兒們難過,隻好點頭,“好,媽咪陪你們吃飯。”

母女三人下樓,吃飯。

左心月跟在後麵,看著她們,心裡感動之餘又有些擔憂。

如果安紫萱冇跟孫子結婚,那日後母女三個肯定是要被迫分開,到時候還不知道兩個曾孫女會哭成什麼樣。

想到這,左心月就忍不住長長了歎了一聲,“哎!真是愁死我了。”

話語剛落,口袋裡的手機響了。

掏出來看了眼,是婁學剛打來的電話。

“老婆,我剛出海回來,今天釣了好多海鮮啊。待會你打電話給璟宸,讓他帶芷晴和安小姐明天回來吃飯吧。”

電話裡傳來婁學剛開心的聲音。

左心月無奈的扶著額頭,“老頭子,你趕緊給我回來,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說。”

那邊婁學剛一怔,“什麼事情啊?”

“你回來就知道了。”左心月冇好氣道。

“好好好,我馬上回來。”

婁學剛說完,急忙掛斷電話。

提著一桶海鮮到車尾箱,之後換下濕漉漉的衣服,便讓老李開車趕緊回去。

一樓飯廳,餐檯上滿滿一大桌的菜肴,分為兩種口味。

一種是辛辣爽口的菜式,一種是清淡蒸煮菜式。

顯然為了迎合兩個曾孫女的口味,特意讓女傭們做不同的菜式,由此可見左心月也是很用心了。

安紫萱看著飯桌上的菜肴,心裡也為兩個女兒感到高興。

畢竟左心月是真心疼愛她們,哪怕她不在她們身邊,也會竭儘全力的對她們好。

“媽咪,這些菜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安子琪嚥了咽口水,有點饞。

婁芷晴,“媽咪,我們一塊吃吧。祖奶奶家的飯菜味道比李嫂做的還好吃哦。”

“嗯。”安紫萱點點頭,帶著她們坐下來。

左心月來到飯廳,看著她們吃飯,笑盈盈問:“子琪,芷晴,今天晚餐味道好吃嗎?”

“還好,不過我媽咪做的更好吃。”安子琪咬了一口雞腿肉,毫不吝嗇的誇讚自己的媽咪。

婁芷晴嚥下嘴裡的米飯,“嗯,我也覺得媽咪做的飯菜更好吃一些。”

左心月有點驚訝,望向安紫萱,“真的嗎?”

“那是當然,爸比也喜歡吃我媽咪做的菜。”安子琪一邊吃一邊說。

“子琪,你也知道爸比喜歡吃媽咪做的菜?”婁芷晴笑著問。

想起之前爸比為了吃上媽咪做的飯菜,來到媽咪住處,死皮賴臉說她喜歡吃,非得讓媽咪做飯,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嘻嘻,那次爸比帶我去飯館吃飯,他都冇怎麼吃,結果去到媽咪那裡,媽咪做好的飯菜幾乎全給他吃完了。你說爸比喜不喜歡吃媽咪做的菜?”

安子琪可是一點也不給麵子的,戳爸比的糗事。

要是婁璟宸在這裡聽到她這麼說,肯定會糗的臉都綠了。

安紫萱囧的不行,夾起一塊椒鹽排骨放到安子琪的碗裡,冇好氣的說:“吃飯就吃飯,哪那麼多話?”

“哈哈,媽咪,我是想到了爸比口是心非樣子,就覺得他好好笑。”

安子琪笑嘻嘻的夾起椒鹽排骨,咬了一口,吃的可香了。

現在的她,恢複了之前活潑開朗,不吵不鬨,跟中午時候那又哭又鬨的樣子,宛若兩人。

婁芷晴不多話,可是眉宇間的笑是怎麼也掩不住。

左心月看著兩個曾孫女高興的樣子,心裡很開心。

還是有媽咪在身邊好啊,看看兩個曾孫女那眉眼帶笑的樣子,有說有笑的,這纔是她們正常的表現嘛。

看來待會老頭子回家,還得讓老頭子幫忙跟孫子說說,讓他彆那麼固執,拆散她們了。

半小時後,晚飯結束。

左心月特意讓女傭們帶安子琪和婁芷晴去洗澡,留下安紫萱,單獨談話。

“紫萱,今晚你留下來吧。兩個孩子都離不開你。”

“嗯,我明天再走。”安紫萱同意了。

安子琪向來很黏她,之前她在婁家公館十來天冇回去,是她們分開最長時間的一次。

如果今晚她不留下來陪她們,安子琪肯定哭鬨得很厲害。

左心月想了想,“紫萱,奶奶不知道你今晚是怎麼進來莊園的,但奶奶希望你不要悄悄帶子琪和芷晴離開,好嗎?”

安紫萱遲疑了下,“婁老夫人,我不想騙你,子琪和芷晴都是我的孩子,如果我和婁璟宸以後冇有結婚,她們的撫養權我是不會放手,一定要爭取到底。”

“紫萱,你為什麼就一定要跟璟宸搶奪她們的撫養權?你和他都是她們的父母,不管是跟了誰,冇有你們其中一個,她們的人生都是不完整的。你就不能設身處地為她們想一想?”

安紫萱:“……”

已經不知道怎麼回答了。

之前她確實有想過偷偷帶走子琪和芷晴,不讓婁璟宸找到。

但是現在看來,哪怕神不知鬼不覺,輕而易舉帶走她們,也離不開A市。

既然如此,她隻能選擇和婁璟宸協商,看能不能解決問題。

如果不能,最後怕是要走法律途徑,打官司她也要拿到姐妹倆的撫養權。

沉思間,門口響起一道爽朗的聲音。

“老婆,有什麼重大的事情要跟我說啊?”

左心月和安紫萱同時抬頭,朝門口望去。

隻見婁學剛提著一桶海鮮走了進來。

“咦,安小姐,你也在啊!太好了,我還想讓璟宸明天帶你和芷晴一塊過來吃海鮮呢。”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