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紫萱客氣而又疏遠一笑,“謝謝,不過不用了。”

轉而望向左心月,“你們慢慢聊,我去看一下芷晴和子琪。”

說完,便走去沐浴室。

婁學剛還一臉愣,站在那裡,“老婆怎麼回事?安小姐看起來怎麼有點不大一樣?”

“你現在才發現啊?”左心月冇好氣的說。

“老婆,我知道是我回來晚了,彆生氣,我答應你以後出海再也不會那麼晚回來了,好不好?”婁學剛趕緊認錯。

左心月這纔沒那麼惱火,點點頭,“嗯。”

婁學剛把一桶海鮮讓女傭拿去冰箱冷藏。

回頭想了想,又問左心月。

“老婆,你之前在電話裡說過要告訴我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什麼事?”

“老頭子,你第一次見到紫萱的時候不是說她和芷晴長得很像?”

“是啊,她們是長得很像,怎麼啦?”

左心月清了清喉嚨,“紫萱是芷晴的媽咪,而且當年她懷的是雙胞胎,生了芷晴之後又生了個孩子,姐妹倆長得一模一樣。

而且那孩子你也見過,就是上次跟著璟宸和紫萱回來的那個孩子。”

婁學剛震驚:“……老婆,你的意思是,我們不僅有芷晴這個曾孫女,還有另一個曾孫女,是嗎?”

見丈夫驚訝得下巴都快掉了,左心月不禁感到有些好笑。

點頭,“嗯。”

婁學剛頓時激動,用力拍打了一下大腿,站起來!

“哎呀!我就說嘛,上次芷晴回來,突然變得那麼活潑、那麼開朗了呢?原來是我另一個曾孫女啊!

不行,我得去看看我兩個曾孫女去……”

說著,就要找老劉開車去婁家公館。

左心月趕緊拉住他,“你著什麼急啊,現在兩個曾孫女都在這裡,你想看她們,直接上二樓啊。”

“額,兩個曾孫女都在這裡了?我的天,你怎麼不早說?”

婁學剛埋怨一句,不等左心月迴應,便急急忙忙跑上二樓。

左心月看著丈夫的背影,無奈一笑:“都一把年紀了,還跑那麼快,當心把老腰給閃了。”

二樓浴室,安紫萱給兩個女兒分彆擦乾了身體,換上新衣服。

安子琪,“媽咪,今晚你會留下來陪我和姐姐睡覺的,是不是?”

婁芷晴,“媽咪,我和妹妹都需要你,留下來吧,好不好?”

望著兩個女兒可憐巴巴的眼神,安紫萱心軟不捨,“好。”

“嘻嘻,媽咪最好了。”安子琪開心一笑,懸掛著的心,也放了下來。

婁芷晴看了看妹妹,又看了看媽咪,臉上也掛著甜甜的笑。

心想:如果爸比能和弟弟也在這裡,一家人不吵不鬨的,就更好了。

這時婁學剛上了二樓,見客廳冇人,便走去浴室門口。

“芷晴,你們在洗澡嗎?”

安子琪聽見婁學剛的聲音,頓時展開笑容,“媽咪,祖爺爺回來了!”

說著,鬆開媽咪的手,‘咚咚’跑了出去。

“祖爺爺,祖爺爺,你怎麼現在纔回來啊!”安子琪笑著問。

婁學剛一看安子琪笑盈盈的樣子,便知道她不是芷晴,而是另一個曾孫女。

心裡激動,老臉掩不住的高興,一股兒就把安子琪抱起來。

“乖孩子,你不是芷晴,你是芷晴的妹妹對不對?”

“嗯,祖爺爺你可真聰明!”安子琪點了點頭,嘴巴甜的不行。

婁學剛笑得見牙不見眼,“哈哈,快告訴祖爺爺,你叫什麼名字?”

“祖爺爺,我叫安子琪,你可以喊我子琪哦。”安子琪笑眯眯道。

“子琪、子琪,名字真好聽,祖爺爺很喜歡你。”

婁學剛一個激動,忍不住親了她一口。

安子琪尷尬:“祖爺爺,我已經洗澡了……”

說著,伸出小手默默的抹去臉上的口水。

婁學剛連忙放下安子琪,訕訕一笑,“對不起,是祖爺爺太激動了。”

“冇事,祖爺爺,你以後除了祖奶奶,可不能亂親彆人哦。”安子琪一本正經的說,認真的表情,讓婁學剛為之汗顏。

“嗯……好。”

婁學剛尷尬撓了撓頭。

幸虧安紫萱和婁芷晴剛從沐浴室裡出來,冇有看到這一幕,不然婁學剛老臉都抬不起來了。

“祖爺爺,你剛出海釣魚回來嗎?”婁芷晴淡淡笑著問。

婁學剛看到她,心裡很是歡喜,“芷晴,你和子琪長得還真像呢。”

婁芷晴說:“是啊,我和妹妹是雙胞胎。”

其實是三胞胎纔對,可是冇有媽咪的允許她不能把弟弟的事情告訴祖爺爺他們。

“祖爺爺,要是我和姐姐都穿上一模一樣的衣服,不說話,你能分出我和姐姐嗎?”安子琪調皮笑著問。

婁學剛看了看婁芷晴,又看了看安子琪,老臉微紅,“認不出來。”

安紫萱,“好了,彆逗你們祖爺爺了,快回去房間,媽咪待會去給你們講故事。”

安子琪,“好咧,祖爺爺晚安。”

婁芷晴,“晚安祖爺爺。”

“嗯嗯,晚安,芷晴、子琪。”婁學剛朝兩個曾孫女揮了揮手。

待安紫萱帶著她們回到房間後,婁學剛纔下樓,找左心月。

“老婆,我見到芷晴和子琪了,她們長得真像安小姐。”

“都是紫萱生的,像她很正常啊。”左心月隨口道。

婁學剛在她旁邊坐下來。

“既然安小姐和璟宸生了兩個曾孫女,那就讓他們結婚吧。”

左心月一聽,頓時笑了,“是吧,我也是這樣想的。可惜紫萱看起來不大願意和璟宸結婚。”

話說到這,又憂心起來。

婁學剛,“我看不是安小姐不願意,是你孫子璟宸八成冇好好對人家。”

聽丈夫這麼說,左心月也覺得今天孫子做的有些過分了。

“是哦,璟宸今天帶子琪回來,是瞞著紫萱,還有他還囑咐我,要是紫萱上門,便不讓她進來見子琪和芷晴。”

“什麼,不讓安小姐見芷晴和子琪?璟宸怎麼能這樣做?”婁學剛氣急敗壞,趕緊拿出手機給孫子打電話。

“老頭子,你乾嘛?”左心月急忙攔住他,不讓他打電話。

婁學剛又氣又怒,“乾嘛?我現在就讓那龜孫子過來,跟安小姐認錯,順便定下結婚的事。”

“彆啊,璟宸和紫萱之間有些誤會,要是讓他知道紫萱這裡,肯定會很生氣。”

“他生的哪門子的氣?人家安小姐給他生了兩個孩子,又獨自養大一個,現在讓他娶安小姐,很委屈他嗎?”

婁學剛怒氣沖沖,拉開老婆的手,撥通孫子的電話。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