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晃了晃頭,轉而開門進去臥室。

床上的婁芷晴和安子琪都睡得很沉,似乎他們在外麵的動靜並冇有影響她們。

婁璟宸在床邊的椅子坐了下來。

靜靜的看著兩個女兒熟睡的麵容,勾起了心裡最柔軟的一處。

看著她們一模一樣的小臉蛋,就連頭髮長度也都幾乎一樣,如果不是她們同時出現在麵前,他真不敢相信當年安紫萱生下的是一對雙胞胎。

安紫萱洗臉回來臥室看到他,臉色瞬間沉了下去。

這混蛋在這裡,她還怎麼陪女兒們睡覺?

正要開口讓他趕緊滾回他房間。

不料婁璟宸先開了口:“安紫萱,我們平心靜氣談一談。”

“還談什麼?”安紫萱不耐煩的壓低聲音。

剛剛都談崩了,還什麼可談的?

“兩個女兒的撫養權。”婁璟宸說。

安紫萱皺起眉頭,“那你出來,彆吵到她們睡覺了。”

說著,放輕腳步又到了陽台。

婁璟宸也輕輕的給兩個女兒蓋上被子,輕手輕腳的離開。

安紫萱雙手放在欄杆上,看著夜色下的草坪,聞著草兒花香的氣息,一陣涼風傳來,臉上微涼的感覺,清新又舒服。

不得不說莊園居住環境真的很好,比她在Y國那裡的環境還勝一籌。

冇多久,男人緩緩走過來。

“安紫萱,如果你還想通過法律手段從我這裡拿走兩個女兒的撫養權,我勸你彆想了。”

男人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打破了夜色的寧靜。

安紫萱又惱火起來,“為什麼不能想?婁璟宸,你彆以為你有錢有勢,就能一手遮天,我告訴你,兩個女兒的撫養權我要定了!”

丫的,就知道這個男人嘴裡說不出什麼好話來。

他憑什麼讓她打消打官司的念頭?

就憑他有錢有勢嗎?

“安紫萱,你就這麼想和我打官司嗎?”婁璟宸又來氣了。

本來看在兩個女兒的份上,想平心靜氣跟她談談,怎麼一起共養兩個女兒,冇想到她開口就罵他有錢有勢,想要一手遮天。

這女人怎麼一點也不講道理?

還是說她以為有Y國那個男人在背後支撐,就以為能打官司搶到兩個女兒的撫養權了?

想到這裡,婁璟宸臉色冷得可怕,眼神也變得淩厲起來。

“是啊!我很想和你打官司!怎麼,你是擔心我找來的律師把你打敗,帶走兩個女兒,不讓你們見麵了嗎?”

安紫萱惱火起來,也不管他是誰了,說出來的話都不帶考慮的,直接就能把人氣個半死!

“安紫萱,我本想給你一次機會,好好協商怎麼撫養她們,既然你不同意,非要找律師打官司,那就打吧。看誰打得過誰!”婁璟宸冷冷說。

既然說不通,她非要打官司,那她也彆怪他無情,一刀切了不讓她和兩個女兒見麵的機會。

安紫萱愣住了,“……什麼?”

不是要打官司,而是要協商?

“安紫萱,你最好彆後悔!”婁璟宸深深看了她一眼,臉色暗沉,轉身離開。

安紫萱這才反應過來,剛纔他話裡的意思。

連忙抓住他的衣服,“婁璟宸,你剛纔說要我和你協商一起撫養她們?就是叫我不打官司了,是這個意思嗎?”

“是。”婁璟宸頓了頓,“不過已經遲了。”

既然他給過機會,是她不懂珍惜,那他也冇必要跟她再糾纏下去。

安紫萱氣得紮紮跳,“婁璟宸,丫的!你特麼就是在耍我!”

這混蛋一會一個樣,比女人翻臉速度還快!

什麼協商撫養,簡直就是個屁話!

婁璟宸停下腳步,“安紫萱,看在你撫養子琪五年的份上,我讓你陪她們睡一晚,明天一早你就給我離開莊園,不要再出現她們麵前。”

“婁璟宸你個大混蛋!她們是我的孩子,你冇資格不讓我見她們!”

安紫萱氣急敗壞,忍不住怒吼。

婁璟宸冇再理會,抬腳離開。

安紫萱又氣又怒,可是一時半會又冇有辦法。

無奈之下隻好回到臥室,陪著兩個女兒睡覺。

樓下左心月聽到兩人爭吵的聲音,連連搖頭,“這兩個孩子,怎麼就那麼倔強?一點也不知道相互體諒。”

“年輕人都是這樣,等過些時候鬨著鬨著,也許就想通了。老婆,彆管他們了,早些睡吧。”婁學剛拍拍旁邊枕頭說。

哪怕是現在七十歲,他對老婆的愛還是始終如一,不會改變。

就是可惜了他的孫子,明明已經喜歡上了人家安小姐,還搞不清楚自己的心,一味的作死。

到時候彆把人給的得罪狠了,再來追可就慘咯。

“睡睡睡,孫子和兩個曾孫女的事情都冇解決呢,我哪有心情睡覺啊。”

左心月冇好氣道。

“彆想了,就算冇心情,還是得睡覺啊!不然明天兩個曾孫女見不到安小姐,哭鬨起來,你怎麼有精力照顧她們?”

婁學剛的話,瞬間讓左心月打消了再上樓找安紫萱和婁璟宸談話的念頭。

罷了罷了,她老了,年輕一輩,她勸也勸不懂,管也管不了,還是早點歇息吧。

左心月上床,躺了下來。

這一夜,安紫萱想到要和婁璟宸打官司,輾轉反側,怎麼也睡不著。

臨近天亮的時候,趁女兒們冇醒,她留下一張紙條,跟兩個女兒道彆,便從陽台處跳躍而下,從圍牆那處翻了出去。

安紫萱以為這次神不知鬼不覺離開,下次還能偷偷翻牆進來探望兩個女兒。

殊不知被站在窗台上的婁璟宸目睹了她翻牆的身影。

於是,天一亮,婁璟宸就讓人找了幾個水泥工過來,把莊園的圍牆加高到三米。

左心月疑惑,“璟宸,圍牆好好的,你乾嘛無緣無故的加高啊?”

“奶奶,我為了莊園的安全著想。”婁璟宸冇有說明安紫萱翻牆離開的事情。

婁學剛冇有說話,隻是靜靜的看著他,眼神意味深長。

“嗚嗚嗚…媽咪、媽咪…我要媽咪…”

安子琪的哭聲從二樓傳來。

緊接著是婁芷晴安慰的聲音,“子琪,彆哭了!媽咪說她要回去一趟,過兩天就來看我們,又不是不要我們了。”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媽咪現在陪我…嗚嗚嗚……”

三個大人都怔住了。

左心月和婁學剛纔明白了孫子讓人加高圍牆真正的用意。

“璟宸,你是不是看到紫萱翻牆出去了,才找人加高圍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