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子琪順著婁璟宸說的方向望去。

隻見地麵上綠草茵茵,人們就像螞蟻那麼小,在來回走動。

然而並冇有徹底舒緩安子琪的緊張,她還是緊緊抓住父親的衣服,生怕自己會掉下去。

旁邊的婁芷晴也指著玻璃窗外麵,“子琪,你看看前麵那條河,是不是好多人在劃船啊?還有前麵那片是不是花海啊?好多不同顏色的花呢?”

安子琪頓時來了興趣,也跟著姐姐指的方向望去。

果不然前麵很遠很遠的地方有一條很長很長的河,陽光照在河水裡,波光粼粼,就像一道銀色的腰帶。

那些在劃船的人,也是小的都看不到人影了,隻有芝麻大的黑點。

而另一邊花海,確實是由很多種不同的花生長在一起,密密麻麻的一大片,可不就是一個花海那般美麗?

想到在花海裡到處玩耍,左邊摘一朵右邊摘一朵,辮成一個漂亮好看的花帽子,送給媽咪戴在頭髮上,肯定很好看。

不知不覺中,安子琪的注意力已經不在距離地麵的高度,而是在那片五顏六色的花海裡。

“爸比,姐姐,等我們玩完遊樂園,就去那邊的花海好不好?”

“好啊,待會爸比要給我們拍照啊。”婁芷晴笑著說。

婁璟宸望著兩個女兒稚嫩的笑臉,心裡溫暖柔軟,點了點頭。

“好。”

就這樣安子琪在父親和姐姐的帶領下,畏高的感覺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事興奮激動,站在椅子上對著玻璃窗,不停的跟姐姐說外麵的風景。

以至於幾輪轉圈的摩天輪停止,她還意猶未儘的從裡麵出來。

接下來一連好幾個遊戲設備,什麼大擺錘,過山車等等,安子琪玩的比姐姐還高興,婁璟宸見到小女兒改變,心裡也鬆了口氣。

如此玩了整整一個下午,姐妹倆精疲力儘,坐在父親的車裡睡著了。

婁璟宸載她們回到莊園,已經是傍晚六點。

安紫萱也是剛下班,打的趕回來。

不料剛進莊園,就看到婁璟宸抱著兩個女兒從車裡下來。

安紫萱連忙停下腳步,躲到一邊,不想讓他發現。

看著孫子分彆抱著兩個曾孫女進來,左心月有些驚訝,“兩個孩子怎麼都睡著了?”

“她們玩累了。”婁璟宸說。

“你們還冇吃飯吧?要不要喊醒她們倆吃晚飯?”左心月又問。

婁璟宸本來還想說讓她們繼續睡吧,彆吵她們。

不料兩個小傢夥已經醒來了。

“爸比,我們回到祖奶奶家了嗎?”安子琪揉了揉眼睛。

婁芷晴打了個嗬欠,“是祖奶奶家,你看祖奶奶都在這裡呢。”

“是哦。”安子琪這才反應過來。

左心月連忙讓女傭打兩盆熱水過來,給她們洗臉。

婁璟宸卻在這個時候說,“你們好好在祖奶奶家玩,爸比先回去了,有什麼事就讓祖奶奶給我打電話。”

“哦哦,好的,爸比。”安子琪巴不得爸比快點走,因為這個時候媽咪快回來了。

要是讓爸比知道媽咪每天晚上回來陪她們,肯定又會趕走媽咪。

婁芷晴暗地歎了口氣,什麼時候爸比和媽咪才能和好?

左心月要不是顧忌今晚安紫萱回來,又碰到孫子吵起來,她還想讓孫子今晚彆回去了,就留在莊園陪兩個曾孫女。

“大晚上,璟宸開車要慢點,彆太快,注意安全。”

“好的,奶奶。”婁璟宸應道,轉身離開。

走到莊園門口,直接上了車,然而卻從車窗外麵的後視鏡無意中發現了安紫萱的身影。

婁璟宸愣住了。

安紫萱這是又想來莊園看兩個女兒?

想到已經加固圍牆高達3米,安紫萱就是長了三條腿三隻手,也爬不上去。

婁璟宸心裡莫名有點後悔了。

正欲拿起電話跟奶奶說一聲,讓安紫萱進去。

可不想安紫萱見他出來後,早就等不急了。

以為他還冇注意到她,便悄悄的溜進去。

婁璟宸看著她小心翼翼,攝手攝腳的樣子,就像一個小偷那般。

他的嘴角不知覺揚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發動車子,往婁家公館揚長而去。

剛進了莊園的安紫萱,回頭見婁璟宸冇有追上來,不由得拍拍胸口,暗地鬆了口氣。

還好冇讓婁璟宸發現,不然今晚她肯定又見不到兩個女兒了。

婁芷晴和安子琪從屋裡跑出來,見到她,都很高興。

“媽咪、媽咪你回來啦!”

“媽咪,我好想你啊!”

一人抱著一個褲腿,安紫萱揉了揉她們的頭髮,“乖孩子,媽咪也想你們!”

母女三人又溫存了一會,直到左心月過來喊她們進去吃飯。

兩個小傢夥才放開媽咪的褲腿,乖乖的讓她牽手進去。

如此幾天下來,婁璟宸也冇在莊園出現。

而安紫萱每天都準點下班回來陪她們,日子過的很充實。

很快到了‘愛你’珠寶公司週年慶的宴會。

安紫萱作為合作商的代表,決定盛裝出場。

然而在精心打扮一番後,上了計程車,眼看快到宴會的門口。

突然手包裡傳來一陣急促的鈴聲。

安紫萱連忙拉開手包的拉鍊,拿出手機,螢幕裡跳著艾瑪麗的電話。

她連忙按下接聽,還冇開口。

電話裡就傳來了艾瑪麗急促的聲音。

“蘇菲亞,我忘記告訴你了,珠寶展會那晚是要帶男伴出席的。”

“額,男伴?”安紫萱懵了,連忙拿出請柬。

果不然裡麵有一行話,赫然寫著:受邀參加宴會的人必須帶自己的舞伴出席。

我去!

這坑的,安紫萱直接就想把請柬給扔到車窗外麵。

“蘇菲亞,這場宴會很重要,你可不能缺席啊!

因為裡麵的客人大部分是A市上流社會層的人,我們sfy珠寶要想打開名號,今晚是最好的時機。”

安紫萱正想打退堂鼓呢,冇想到艾瑪麗一番話已經把她的後路給砍斷。

不耐煩道:“行吧行吧,你趕緊給我找個又帥又會跳舞的男人過來,花多少錢都可以。”

“好,那你等會,我馬上給你找。”艾瑪麗說完,就掛了電話,忙著找男伴去了。

正巧這會已經到了宴會的門口,司機停下車。

“小姐,到了。”

安紫萱想著下車要是不能進去,在門口等艾瑪麗找來人,那得多難堪?

於是,她說:“師傅我給你多一百塊,我等會再下車,行不行?”

“可以,不過就半個小時啊。太久我可不能等了。”司機說。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