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吳被黃如月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可見黃如月哭的那麼傷心,也不好拉開她。

就這樣,黃如月抱著老吳痛哭了一會,才平靜下來,突然像是意識到了什麼,連忙鬆開他。

低頭,像是一個小媳婦那般羞澀,“不好意思,吳大哥,我我剛纔是太激動了。所以纔會這樣。”

老吳哪好意思還說出讓她明天搬走?

改口,“沒關係,你進來吧。”

“嗯。”黃如月點點頭,跟著他進屋。

老吳又問,“吃過了冇?”

黃如月搖搖頭。

“我給你煮碗麪吧。”

老吳進了廚房,一邊煮麪條一邊在心裡歎氣。

哎!誰讓他招惹了這個女人?

早知道是這樣,中午的時候他就不多嘴喊她進來坐了。

不然也不至於現在這樣,不上不下的,讓她在這裡住也不是,不讓她住也不好。

他該怎麼跟黃如月說明天讓她搬走的事呢?

就在老吳無奈的時候,一雙小手輕輕的摟住他的腰。

隨之而來,背後一片柔軟貼上了他。

老吳猛然僵直,想拉開他腰上的那雙小手,“如月……”

“吳大哥,彆動,你讓我好好抱你一會,就一小會,行嗎?”

黃如月的聲音帶著哭腔。

“……”老吳不忍心拒絕,隻能僵的身體,煮然麪條,還煎了荷包蛋放在碗裡。

“麪條煮好了,可以鬆手吃了嗎?”

老吳假裝冇事一樣,打趣笑道。

黃如月這才鬆手,笑盈盈的看著他,“吳大哥,謝謝你。”

說完,還踮起腳丫,快速在老吳臉上親了一口。

老吳震驚,都反應不過來了。

黃如月心滿意足的端著麪條走出廚房,大塊朵頤起來。

咬了一口荷包蛋,狐媚的眼眸轉了轉。

今晚無論如何她都要爬上這個老男人的床,也隻要老男人嘗過了滋味,捨不得她,以後她想要什麼冇有?

還在廚房的老吳,摸著被她親過的地方,久久不能回神。

那黃如月是對他有意思了,所以才親了他?

老吳這麼一想,心裡便有些忐忑起來。

雖說他這麼一把年紀離了婚,也不大好找老婆了,可是就要找也不能找像黃如月這樣的啊!

嘴上甜的抹油似的,又經常裝可憐,博人同情,一看就知道不是讓人省心的女人。

更何況他和她相差了十幾歲,黃如月要找也該找個年紀差不多的,又怎麼會看得上他?

八成是他想錯了。

老吳在心裡自我否認。

飯桌上的黃如月,低頭吃了一口麪條,扭頭又看了眼廚房,見老吳遲遲不出來。

心裡不由得暗暗竊喜。

看來她剛纔挑逗的舉動,是成功讓老男人上心了。

不然那老男人又怎麼會不出來呢?

唔,待會吃完麪條,她再加一把勁,就能把這個老男人給拿下來!

嘻嘻,等拿下老男人,再找機會讓這老男人把這套房子過戶到她名下。

那時她就徹底成為這套房子的女主人!

黃如月越想越高興,吃麪條的速度也快了不少。

喝完最後一口湯,見老吳還冇出來,她便拿著碗進了廚房。

老吳就站在水槽旁邊發呆,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黃如月狐媚的眼眸轉了轉,白皙的臉露出一抹不懷好意的笑。

拿著空碗筷,走到老吳拍旁邊,開了水龍頭,“唰唰……”流水聲,頓時喚醒了老吳的思緒。

黃如月把碗洗了乾淨,放到一邊。

老吳看到她,緊緊皺著眉頭,隨後什麼話也冇說,走了出去。

黃如月連忙跟了出去。

“吳大哥,你是不是很討厭我?”

老吳猛然停下腳步,“……冇有。”

“冇有?為什麼你不想跟我說話?為什麼今晚故意不給我開門?”黃如月逼問。

老吳:“……”

黃如月紅了眼眶,“我知道像我這樣傻女人,是活該被男人騙,活該什麼都冇有。

你看不上我,也是正常……

可是我再傻再笨,我也隻想要找一個依靠啊!我這樣有錯嗎?”

說著說著,聲音哽嚥了。

老吳心腸比較軟,明知道麵前的黃如月不是個安分的女人,也不好指責她。

無奈的歎了一聲,“哎!如月,我冇有看不上你。我覺得吧,我們孤男寡女的,無名無分住一起,會惹人說閒話,傳出去你的名聲就不好聽。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什麼名不名分,我不懂。吳大哥,我實話跟你說吧,我喜歡你,我就是想找一個像你這麼老實就可靠的男人。

咱們能不能以男女朋友的關係相處一段時間,行不行?”

黃如月滿臉激動,眼角的淚花,惹人憐愛。

要是普通年輕的男人,也許早就昏了頭,答應了。

可是老吳經曆過一段不好的婚姻,他的前妻是個什麼樣的女人,冇人比他更清楚。

所以對於黃如月的話,他也是半信半疑,並不完全相信。

“如月,你還年輕,你值得更好的男人。”

“不,你就是更好的,我喜歡你……吳大哥,我們在一起吧。”

黃如月說完,便踮起雙腳,張開雙手,緊緊摟住他的脖子,抬頭就揚起嘴唇吻上老吳的嘴唇。

她的熱情舉動,讓向來保守的老吳整個人僵住了,也瞬間擾亂了他的心房。

他想掙開女人的親吻,推開她的雙手,可是心裡又捨不得。

畢竟黃如月那麼年輕漂亮,能得到她的歡心,也是他的幸福。

想到這些,老吳再也控製不住自己,抱著黃如月滾到了沙發上……

SFY珠寶公司

安紫萱忙碌了一整天,想起昨天晚上何鬆康被抓入警局,也不知道警察查的怎樣,有冇有找到新的證據。

於是,她決定打電話過去詢問一下情況。

“喂,你好!這裡是警局,請問有什麼能幫你?”

“你好,我是安紫萱,前幾天我報警抓了一名犯人叫何鬆康的,請問你們現在查到什麼訊息了嗎?如果冇有,我這裡還有些他以前經濟犯罪的一些賬單,和轉入銀行的流水記錄。”

“稍等會,我問負責這單案子的同事。”

“好。”

安紫萱也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隱約有點不安。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