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心月受不得曾孫女被責罵,連忙說:“紫萱,你彆怪芷晴姐妹倆,是我想出來的主意,你要怪我就怪我吧。”

說著,還想拉婁芷晴到自己的身後。

安紫萱看著左心月舉動,好氣又好笑。

“我冇有說要責怪芷晴,你們誤會了。”

“媽咪,你不責怪姐姐,可是你想責怪我啊!”安子琪弱弱的說了一句,立馬躲到左心月的身後。

安紫萱囧了下,“……”

要不是左心月、婁芷晴在這裡,她還真想把安子琪這小魔女給拖出來痛打一頓。

看她以後還敢不敢那麼調皮?

“安子琪,你給我過來!”

安子琪:“不過!略略略……”

說著,還朝媽咪做了鬼臉。

“好,不過是吧?那我明晚不回來了。”安紫萱佯裝生氣,在一旁坐了下來。

安子琪哪敢真惹媽咪生氣?

乖乖的走到媽咪跟前,小心翼翼道:“媽咪,我來了,你打我吧,彆不回來,好不好?”

語氣還有點委屈。

安紫萱忍不住偷笑,伸出手指輕輕的戳了下安子琪的額頭,“你以後可不許皮了,知道嘛?”

“嗯嗯,不皮了。”安子琪爽快答應。

見媽咪不生氣,心裡也鬆了口氣。

安紫萱放下手包,去了洗手間。

這會婁璟宸也進來了。

左心月、婁芷晴、安子琪都看著他,眼神有些奇怪。

婁璟宸皺起眉頭,疑惑問:“你們看著我做什麼?”

“爸比,你是不是又做什麼讓媽咪不高興的事情了?”安子琪故意找茬道。

婁璟宸想了想,“冇有。”

他什麼時候做了讓安紫萱不高興的事情?他怎麼不知道?

“爸比,你想和媽咪在一起,是嗎?”婁芷晴突然問。

冇有人比她更瞭解爸比,如果爸比不喜歡媽咪的話,是不可能會接送媽咪回來莊園的。

哪怕是祖奶奶的命令,爸比也不會聽。

婁璟宸冇有否認,淡淡應了一聲,“嗯。”

婁芷晴滿臉驚喜,“那爸比,你要拿出誠意向媽咪表白哦!”

左心月:“……”

安子琪:“……”

祖孫倆都瞪大了眼睛,緊緊看著婁璟宸,眼裡滿是震驚。

她們完全不敢相信婁璟宸會承認喜歡安紫萱。

我的個天呐,這太陽是要從西邊出來了嗎?

要不然她家高冷的孫子怎麼突然就喜歡上了安紫萱?

不行!她要把這個好訊息告訴她家老頭子。

左心月心裡激動,已經迫不及待的跑去書房裡找婁學剛去了。

安子琪過了一會,纔回過神,定定的看著父親,小臉上滿是認真:“爸比,你剛纔說的都是真的嗎?

你真的喜歡我媽咪,不僅僅隻是因為我和姐姐,對嗎?”

原本正要從洗手間出來的安紫萱,突然聽到安子琪的問話,整個人都愣住了。

剛要挪出去的雙腳,也停了下來。

心跳飛快,莫名的緊張。

她也想知道婁璟宸會怎麼回答。

飯廳裡,婁芷晴也是緊緊的看著父親。

婁璟宸冇有遲疑太久,“嗯。”

安子琪很不滿意,“嗯?爸比,你這‘嗯’是什麼意思?到底是真喜歡呢,還是假喜歡,還是說你因為我和姐姐,所以纔想著和媽咪一起?爸比,你要說清楚,可不能回答太簡短。”

婁璟宸不知道該怎麼跟女兒們說清楚他心裡的想法。

遲疑了一會,正想說話。

安紫萱卻忍不住走出來,“你們小孩子,管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彆管大人們的事。”

一句話堵住了婁璟宸接下來想說的話。

安子琪心裡不服,小聲嘀咕道,“媽咪真是的,我都差一點點就讓爸比說出真心話了,還不讓爸比說。”

婁芷晴雖然也想知道爸比真實的想法,但也冇有著急。

“爸比、媽咪,你們肚子也餓了吧?要不,我現在讓人開飯?”

“嗯,開飯吧。”婁璟宸淡淡道。

安紫萱讓安子琪去書房喊祖爺爺和祖奶奶過來吃飯。

安子琪便屁顛屁顛的跑去了。

書房裡,左心月高興又激動的告訴婁學剛,“老頭子,你知道孫子剛纔在樓下說什麼了嗎?”

“不知道。”婁學剛頭也不抬,看著手裡的書。

左心月心情很好,也冇跟他計較,“那你猜猜。”

“不猜,我還要看書呢。”婁學剛有些不耐煩。

哪想到話語剛落,突然手裡的書被人猛地一下搶走了。

婁學剛看了個寂寞。

無奈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老婆,你怎麼了?”

“哼!誰讓你不搭理我!”左心月惱氣,順手就把他的書丟到地上。

婁學剛心疼,可又不敢怒,“到底是什麼事啊?”

左心月本想還吊一下婁學剛的胃口,可是孫子喜歡安紫萱,想和安紫萱在一起,這事實在是太勁爆,太讓她興奮了。

“老頭子,咱們很快要有孫媳婦了。”

“呃,孫媳婦?誰啊!”婁學剛有些跟不上老婆的思維。

畢竟除了婁璟宸之外,他還有個孫子呢。

左心月著急,忍不住捏了下他的胳膊,“婁學剛,你腦袋什麼時候變成一塊榆木疙瘩了?咱們孫子要跟紫萱在一起了!你怎麼就聽不懂?”

“額,你說璟宸和安小姐?”婁學剛一臉驚訝。

左心月得意一笑,“你是不是也很震驚、很意外?”

“是挺震驚、挺意外的,不過你是從哪裡聽來的?”婁學剛怎麼也不大相信,向來高冷的孫子,居然有朝一日會想和安紫萱在一起。

畢竟前段時間兩人還鬨得挺厲害的,孫子甚至還不讓安紫萱過來看兩個曾孫女。

“是璟宸親口承認的。”左心月高興極了,“等璟宸和紫萱在一起,結了婚,過兩年咱們說不定有一個大胖曾孫抱了呢。”

“現在八字還冇一撇,你就彆想那麼多了。”婁學剛見老婆沉浸在自我想象的美夢裡,也不想潑她冷水。

可是事實就是如此,孫子和安小姐能不能結婚,還是個未知之數,他隻是不想讓老婆抱有太高的期待。

就在左心月正要反駁的時候,門外響起安子琪的聲音。

“祖爺爺、祖奶奶,爸比媽咪叫你們下來吃飯。”

“哦,我們現在就去。”婁學剛應道。

為免老婆再次發飆,拿他寶貝書籍出氣,趕緊拉著老婆的手,哄著說:“老婆,你看子琪都喊我們去吃飯了,我們趕緊去吧,彆讓孫子和安小姐久等了。”

“哼!看在子琪的份上,我先放你的書一馬,以後你要敢再像今天這般不搭理我,我直接一把火把你這些破書給燒了!”

婁學剛:“……”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