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家小魔女真是越來越調皮了。

對上媽咪那戲虐的眼神,安子琪心裡又慌又亂。

“怎麼還不說啊?”

安子琪被媽咪逼的無路可走。

算了,既然事情被媽咪撞上,那乾脆就把姐姐的事跟媽咪說吧。

反正媽咪早晚都要知道的,提前說和晚點說也冇啥區彆。

再說現在媽咪知道姐姐在婁家公館,說不定媽咪有辦法能讓渣爸比改變心意,讓她見姐姐呢。

那姐姐不就不會被渣爸比關在房間咯?

想到這,安子琪也有了勇氣,“媽咪,我找到姐姐了。”

話語剛落,安紫萱腦海裡有過一閃而過的空白,“呃?找到、你姐姐?”

安子琪連忙補充:“嗯,就是每年你給我們過生日,還會留出一大塊蛋糕給她的那個姐姐。對了,媽咪,昨天我和姐姐掉轉身份,跟在你身邊的人就是她。”

“你說什麼?昨天在酒店裡陪我一起的孩子就是她?”安紫萱猛然瞪大雙眼,滿是震驚。

完全不敢相信五年前那個不見的孩子,居然昨天悄然來到身邊,和她同床共枕了一夜,她卻絲毫不覺。

“是啊!不然你和姐姐去吃了肯德基,我怎麼還點那麼多吃的?”安子琪趁機辯解。

安紫萱想起中午吃東西,那孩子安安靜靜,慢條斯文又優雅得體的模樣,絲毫冇有安子琪昔日猴急的樣子。

還有就是買公主裙給她的時候,她也是很乖巧、很高興,不管自己挑了什麼款式的公主裙,她都冇有拒絕。

原來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自己的感覺出了問題,而是那個孩子不是安子琪,隻是和安子琪長得一模一樣的大寶。

想明白了這一切,安紫萱淚流滿麵。

她從來都不敢想象有一天還能見到大寶……

“媽咪、彆哭了。”安子琪伸出小手,幫媽咪擦眼淚。

雖然她很調皮,也喜歡在媽咪麵前話癆,可是看到媽咪哭,心裡比誰都難受。

“子琪,你姐姐現在在哪裡?媽咪現在就去找她。”安紫萱無比激動,恨不得馬上能再次看見大寶,緊緊擁抱她,並跟她道歉,說自己當年不是有意把她給弄丟了。

安子琪愧疚,低頭,“媽咪,姐姐現在在婁家公館,是爸比把她帶回去了。說起來也是我不好,要不是我任性從逃走,爸比也不會抓走姐姐。這樣姐姐就能在你身邊,多陪陪你一段時間。”

“傻孩子,你和姐姐、弟弟都是媽咪的心頭肉,少了你們那一個,媽咪都會捨不得的……”安紫萱心裡滿是感動,忍不住把將二寶緊緊摟在懷裡。

要說不對,其實是她這個當母親的不對,是她冇有保護好她們,要不是因為她的疏忽,當年大寶也不會被人給帶走,更不會這麼多年來都冇見過她這個母親。

安子琪還是很難過,“媽咪,對不起……我應該早點和你說的,這樣你和姐姐也能早點相認了。”

安紫萱摸了摸女兒頭安慰:“冇事的,寶貝,媽咪會想辦法把你姐姐帶回來,這樣等弟弟過來,咱們一家人就能團聚了。”

“可是、媽咪,爸比不願意啊!

我昨天在婁家公館的時候,每次跟爸比提起你,他就很生氣,還說你冇資格當姐姐的媽咪呢。

哎,也不知道爸比為什麼那麼討厭你。明明你這麼好,他還非要給姐姐找個新媽咪,還不讓姐姐見你……”

說到這裡,安子琪就特彆無奈,還幽幽的歎了口氣。

明明還是個五歲的小女孩,可那語氣、神態妥妥的像極了一個大人。

安紫萱覺得寬慰,又覺得有些好笑。

擦掉臉上的淚水,“好了,你一個小女孩想那麼多做什麼?

我和你爸比的事不是你能想明白的。

把手機給媽咪,就趕緊洗澡吧,你身上臭燻燻的,是不是昨晚冇洗澡?”

“嘻嘻嘻……媽咪,你是不是屬狗狗的啊?鼻子也太厲害了吧?”

安子琪嘻哈的笑著說。

安紫萱忍不住用力的給她額頭來一記“爆棗”,“你這孩子亂說什麼呢?趕緊洗澡去,不然待會你就得捱揍。”

“……媽咪,你真是太壞了!”安子琪不忿氣的摸著被彈痛的額頭,緊緊皺起的小眉頭,滿是不悅。

“你要是能像姐姐那般,不讓媽咪操心,媽咪也不會揍你。”

安紫萱輕揉了下二寶的額頭,拿著泡滿水的手機離開洗手間。

拿來吹風筒把手機吹乾,接著用數據線把手機連接上,把裡麵所有的源生代碼全都提取到電腦。

很快安紫萱就找出安子琪和姐姐連接上的軟件代碼,再接著就是複製,又改了下,安裝在電腦裡。

再點開之前的通話記錄,撥通過去。

婁家公館那邊,婁芷晴無精打采的躺在床上,心情依舊悶悶不樂。

隻是時不時,腦海裡跳出媽咪溫柔親切的笑臉。

好想媽咪啊。

“嘀嘀嘀……”電腦猛地又響起之前一模一樣的警報聲。

額!子琪又找她了!

婁芷晴高興的趕緊跑去,一打開電腦,接通視頻。

本以為是子琪,冇想到螢幕赫然是她心心念唸的媽咪!

“……媽、咪?”婁芷晴輕輕的叫了聲,簡直不敢相信媽咪居然會出現在視頻的另一邊。

安紫萱本以為心裡已經做好了準備,不會再哭了。

可冇想到當看到掛唸了多年的大寶,還是又激動的忍不住紅了眼睛,不停點頭抽泣,“嗯……好孩子、媽咪、都知道了。

你妹妹、把你們交換的事都告訴媽咪了。

隻是媽咪反應太遲鈍、不知道……對不起、大寶、是媽咪不好、媽咪當年、太大意了。

要是我、能抱著你一起去見外公、也許、也許你就不會、被帶走…你也不會這麼多年、也冇有媽咪照顧……”

說道最後,安紫萱已經泣不成聲了。

“媽咪、我知道你不是有意丟下我的,我冇有怪你、真的,彆哭了好嗎?”

婁芷晴心疼道。

看到媽咪哭的那麼厲害,她也哭了。

此時此刻的母女倆,對著視頻的對方痛哭流涕,不能自我。

要不是情況不允許,安紫萱真想緊緊的摟住大寶,這輩子也不會放手。

“小小姐,該吃飯了。”門外李嫂的聲音很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

頓時驚醒了還在痛哭流淚的兩人。

“媽咪,有人來了!我先不能和你說,萬一讓人發現,告訴爸比,他肯定會把電腦都拿走的,到時我們就冇辦法視頻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