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紫萱,“婁璟宸?”

即便知道背後幫她收拾何鬆康的人是婁璟宸,不過她還想從艾瑪麗這裡得到證實。

艾瑪麗有點意外,“蘇菲亞,你怎麼知道?難道婁璟宸告訴你了?”

“冇有,我、我猜的。”安紫萱有點不好意思。

她黑客的身份,艾瑪麗和柴達文都不知道,所以她冇有把剛纔入侵婁璟宸電腦的事情說出來。

艾瑪麗也冇多想,笑著說:“那你這猜也猜的挺準呢。我剛纔找人在警局門口蹲著,就想看看有哪些人進出警局,果不然我的人等到了婁璟宸的特助洪經。”

“艾瑪麗,你的人做事還挺機靈的,還會跑去警局蹲點。”安紫萱誇讚道。

“這調查事情不機靈怎麼行?”艾瑪麗把手裡的檔案放在她麵前。

噥噥嘴,“蘇菲亞,這些都是我的人暗地裡找到洪經給警局提交證據資料,你看看。”

安紫萱翻了幾頁,裡麵清清楚楚寫著何鬆康是怎麼利用經濟漏洞,進行犯罪。

還有為了躲債,脫離何氏珠寶的債務,他在轉移何氏珠寶僅剩下的財產,週轉幾番,便以JH珠寶商的身份,不費一分錢就拿下了何氏珠寶的股權。

至於那些被他欠債的人,他全甩鍋到黃如月頭上,讓那些債權人跑去找黃如月拿錢。

這一招金蟬脫殼的計謀,進行的很順利。

如果不是那天他和婁靜瑤出現在她麵前,興許很久她都冇有發現何鬆康竟是JH珠寶商的身份。

“這下何鬆康和黃如月算是徹底碰到鐵板了!看他們還怎麼出來!”艾瑪麗幸災樂禍笑道。

“他們是逃不了了。”安紫萱冷冷道。

腦海裡又想起剛纔她聽到婁璟宸和洪經的對話,得知婁靜瑤、婁富貴都極有可能參與了JH珠寶商的事情,眉頭不得不又微微的皺了起來.

“艾瑪麗,有時間注意一下JH珠寶商的動向。”

“好的,蘇菲亞。”艾瑪麗知道她安排的事,必定是有她的用意,所以也冇有多問。

安紫萱放下手裡的資料,按了按太陽穴,提起精神,準備繼續工作。

艾瑪麗也很識趣的離開了。

就這樣安紫萱一直忙碌到下班,打算做計程車回去。

不料還冇走出辦公大樓的門口,遠遠的她就看到了一輛熟悉的黑色奔馳車,停在馬路邊。

婁璟宸坐在駕駛位上,看著手機,似乎特意在這裡等她。

安紫萱想起入侵他電腦的事情,心裡有點過意不去。

正想裝著什麼都冇看見,轉身離去。

突然,“嘀嘀嘀……”車鳴聲猛然響了起來。

安紫萱嚇了一跳,回頭看著車窗裡,婁璟宸俊美如玉的臉,正似笑非笑的盯著她。

她的心不由自主跳的飛快。

“好巧啊,你怎麼在這裡?”

“不巧,我在等你。”婁璟宸淡淡道,幽深如潭的眼眸,彷彿像看不見的黑洞,隱隱帶著噬人心魂的力量。

安紫萱絕美白皙的臉,霎時紅了,就像西紅柿那般,火辣辣的。

彆過臉,不敢與他對視。

“上車。”

低沉沙啞的聲音,緩緩在她耳邊響起。

在她出神的時候,婁璟宸已經走到她旁邊,為她拉開車門。

安紫萱心‘咯噔’一下,緊張之餘,心跳的更快了。

“呃……”

本來她想說不用了,可以自己打車回去。

可不知道為什麼,在他注視下,這句話就卡在喉嚨裡,怎麼也說不出來。

不僅如此,她的雙腳還好像不受控製那般,就這麼乖乖的上了他的車。

“嘭!”一下,婁璟宸為她關上車門,隨後回到駕駛位。

帥氣冷峻的臉上,嘴角勾起,微微浮現一抹淡淡的弧度。

很快車子發動了。

車窗外微風吹拂進來,一片涼意。

安紫萱纔回過神,俏臉依舊紅撲撲的,有點緊張。

“婁璟宸,子琪和芷晴接回家冇有?”

婁璟宸看了眼手腕上的手錶,“管家去接她們,這個時間應該到家了。”

“哦。那就好。”安紫萱低聲道。

也不知為何看到婁璟宸,她的心跳總是加快,還有莫名的緊張。

她這是生病了嗎?

婁璟宸眼角餘光,看到她的臉色有點不大好,似乎不知被什麼事情給困擾了那般,眉頭不由得微微皺了起來。

這女人是怎麼了?

他已經幫她收拾何鬆康了,她怎麼還不高興?

忍不住開口:“安紫萱,你在想什麼?”

“……冇什麼。”安紫萱喃喃道。

婁璟宸見她不願說,也冇有繼續追問。

車廂裡的氣氛瞬間變得壓抑起來,兩人都冇在怎麼說話。

婁璟宸向來冇有哄女孩子的經驗,也不知道該怎麼調節。

安紫萱鼓著嘴巴,看著窗外的景物,試圖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

可是一想到婁璟宸就在旁邊,她的心怎麼都無法平靜。

哎,她是不是瘋了?

婁璟宸看著她煩躁的模樣,心裡也是擔憂。

“安紫萱,聽說何鬆康又被抓入警局了,這事你知道嗎?”

這女人應該還冇知道和何鬆康的抓入警局的事吧?要知道了怎麼可能會不高興?

安紫萱張了張口,假裝不知道,“那、何鬆康不是被你堂妹保釋出來了嘛?怎麼又被送去警局了?”

婁璟宸玩味的笑了笑,“可能是老天看不慣他欺負了你,所以讓警察找到他犯罪的證據,又把他送了進去。”

他不想讓安紫萱知道他背後幫了她,所以冇有把事情說出來。

安紫萱見他還想隱瞞,忍不住說:“婁璟宸,是你把他送去警局的吧。”

婁璟宸一怔:“……”

猛地一個急刹,“嘶”一聲,車子停了下來。

如鷹銳利的眼眸,緊緊盯著她,眼神裡閃過幾分激動。

“今天是你入侵我的電腦?”

安紫萱心虛,連忙彆過臉,“呃,什麼電腦,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不明白?安紫萱,你敢不敢看著我的眼睛把剛纔的話重新再說一次?”

婁璟宸低沉的聲音,帶著幾分淩厲。

雖然那台電腦的係統選擇了與他的代碼程式一起毀滅,但是向來留意IP地址的他,早就發現了那入侵他電腦的黑客IP地址就是在安紫萱這棟寫字樓裡。

本來他也不確定黑客的身份是誰,但是安紫萱剛纔說的話,無意中讓他覺得安紫萱極有可能是入侵的黑客。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