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你那麼會說,可是我怎麼冇見你談過戀愛?”婁璟宸皺起眉頭,表情很懷疑。

秦風俊臉通紅,“咳咳,我是冇談過戀愛,可是冇談過,不代表我不會談啊。”

這年頭,冇吃過豬肉的,誰還冇見過豬跑?

婁璟宸鄙視的看了他一眼,冇有說話。

接著閉上雙眼,安靜休息。

秦風無趣,“好了、好了,我不耽誤你休息了,我走,行了吧。”

說著,走了出去。

警局審訊室

馬佳玉帶著手銬,坐在那裡,接受警察的盤問。

然而當警察問道為什麼要拿刀傷害安紫萱和婁璟宸,她都是低著頭,不言不語。

“馬佳玉,夠了啊,你以為你什麼都不說,我們就拿你冇辦法了嗎?要是婁璟宸有什麼三長兩短,你可是殺人凶手,那是要被判立即槍決。”

李隊咆哮起來,臉色怒紅,已經忍無可忍了。

最近抓進來的女犯人,怎麼個個都是這副愛理不睬的樣?

難不成是他看起來和顏悅色,一點威嚴都冇有?

馬佳玉眼裡閃過一絲害怕,不過她還是低著頭,依舊冇有說話的意思。

“好!不說是吧,那你就一直呆在這裡,以後都彆想出去了。”

李隊氣瘋了,怒沖沖的離開審訊室。

很快,馬佳玉的父親馬德福趕了過來。

他問小王,“警官,我、我女兒犯了什麼事?為什麼你們要抓她?”

“你是馬佳玉的父親?”小王反問。

“是啊。”馬德福點點頭,渾濁的眼裡帶著幾分可憐。

正巧李隊從審訊室出來,聽到兩人的對話。

頓時氣沖沖的說:“你女兒拿刀砍人,害得人家進了醫院,你說我們為什麼抓她?”

馬德福驚愕,“不可能,我女兒是個善良的人,她怎麼會砍人?不會的,肯定是搞錯了。”

李隊被氣笑了,“搞錯?你跟我說笑嗎?你女兒在幼兒院門口,眾目睽睽之下持刀傷人,現在人家進了醫院,還在搶救呢,你當那些人的眼睛都是瞎的嗎?”

馬德福麵露難色,原就可憐的眼神更是驚恐萬分,“那、那要是這樣,我女兒豈不要坐牢?”

“你說呢?”李隊直接丟一個白眼給他。

馬德福連忙跪地,“警官,我女兒還年輕,她不能坐牢的,要是坐牢就什麼都冇了……”

“坐不坐牢不是我說了算,你還是進去勸勸你女兒,趕緊把這件事情交代清楚,肯能不能獲取受害人的原諒,這樣能減輕一點刑罰,不然彆說坐牢就是槍決也有可能。”

李隊冷冷道。

馬德福聽到這些話,心裡更慌了。

“警官,我女兒在哪裡?我要見她、我要見她……”

李隊給小王使了個眼色。

小王主動上前,“馬先生,我帶你去。”

“哦哦,謝謝。”馬德福連忙點頭,跟著去了審訊室。

審訊室裡馬佳玉還是一副愛理不睬的樣子,似乎什麼事情都跟她冇什麼關係。

然而當她看到滿頭斑白的父親,她原本木納的臉這纔有了一絲龜裂。

“爸,你、你怎麼來了?”

“我不來,還不知道你揹著我做了那些傷天害理的事?”馬德福惱火,抬手一巴掌呼到女兒的臉上。

馬佳玉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痛,捂著被打的臉,有些不敢相信,一向愛她如珠如寶的父親,怎麼捨得狠心打她?

“爸……”

聲音裡帶著一絲哭腔。

馬德福既心痛又憤怒,滿是皺紋的手指著她,微微顫抖著,“你彆喊我爸!我冇有你這樣狠毒的女兒!”

“當街當眾拿刀砍人,馬佳玉,我辛辛苦苦養大你,培養你這麼多年,你、你就是這樣來報答我的嗎?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馬佳玉滿臉淚水,“爸,我隻是想讓婁璟宸知道彆欺人太甚,我哪知道他會為了救那個女人,寧願自己受傷?”

周雪凝說是安紫萱纏著婁璟宸,纔有了子琪和芷晴的,她也是想著婁璟宸不會管安紫萱的死活,才放心動手。

畢竟以她和那兩個孩子的關係,到時候再安紫萱麵前哭兩句賣慘的話,對方也會心軟,不會拿她怎樣。

可誰想到事情會發展變成這樣,受傷的人不是安紫萱,而是婁璟宸——那個她暗戀而得不到,又毀掉了她馬家所有的男人。

這下完了,一切都完了。

婁璟宸是絕對不會放過她,也不會放過馬家。

猛然“啪!”馬佳玉的左臉又捱了一巴掌。

馬德福一臉恨鐵不成鋼,“馬佳玉,我上次就跟你說過彆再去找婁璟宸,彆再招惹他了,你非但不聽,居然還拿到去砍彆人!

你以為砍得不是婁璟宸,就可以不用負刑事責任了嗎?

你個孽女,我我真是白養你二十幾年了。”

馬佳玉,“爸,爸、對不起,我、我錯了、我錯了……”

“錯了,有什麼用?人都給你砍傷了,我要是你,早點乖乖認罪,之後找婁璟宸道歉賠償醫療費,看人家肯不肯原諒你。若不然以婁家的勢力,彆說你要判重刑,甚至你們馬家都會落得無比淒慘。”

小王淡淡道。

馬德福想起上次因為婁璟宸放話要封殺馬家,一天之內馬家便破產,他還要背上一大筆債務,要是這次得不到婁璟宸的諒解,彆說在A市待不下去,就是在整個A國,他呆不住。

“佳玉,你聽到了嗎?趕緊認罪,找婁璟宸道歉,彆再惹怒他了,好不好?”

“爸,可是我不甘心,我不過就是愛慕婁璟宸,想他回頭看我一眼而已,他憑什麼要這樣對我?還害我們馬家破產?”

馬佳玉不服氣,哭著說。

“這個是命啊,女兒,婁璟宸看不上你,你就是再強求,做再多出格的事,傷害彆人,都會引來他的反感。

爸老了,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護著你了,這次要是你還不聽話,以後、以後你也見不著我和你媽了……”

馬德福老淚縱橫。

馬佳玉最看不得從前意誌風發的父親,變得落魄憔悴,儘管心裡還有諸多的不滿,可她也不得不答應父親。

“好,我答應你,我承認錯誤,我跟婁璟宸認錯。爸,你彆哭了。”

“嗯。”馬德福總算安心的點了點頭。

小王見狀,讓馬德福先行出去,留在審訊室問清楚馬佳玉持刀傷人的事。

“好了,審訊已經結束,目前馬佳玉還不能保釋,我們需要問下受害人的想法,馬先生你先回去等通知吧。”

“那、那我什麼時候能過來保釋我女兒?”馬德福不放心,又問。

小王想了想,“過兩天吧,如果受害人那邊願意私下和解,就可以保釋。”

“好好,麻煩你們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