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文睿寶貝真乖。麼麼麼,媽咪有空再和你聊了。”

安紫萱匆匆掛了電話後,又上網查詢關於婁璟宸的資料去了。

她一定要想辦法從婁璟宸手裡拿回大寶的撫養權,不能再讓大寶離開自己。

婁家公館

李嫂推門進來,“小姐,吃飯吧。這些都是你最愛吃的菜。”

婁芷晴連忙擦掉臉上的淚水,彆過臉,完全不搭理人。

李嫂放下手裡的飯菜,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放在一旁的點心,上麵的點心,一個都冇少。

不由得苦口婆心,“小小姐,不管怎麼跟你爸比生氣,自己的身體也得顧著點啊,快吃點飯吧。”

“不吃!都給我拿出去!”婁芷晴突然怒火道。

要是不能見到媽咪,就是讓她吃山珍海味,她也不會吃。

李嫂知道小小姐是個倔脾氣的,怎麼可能會乖乖聽話?

不由得重重的歎了一聲,“哎……”

搖了搖頭,離開。

婁芷晴忍不住打開電腦,又想跟媽咪聯絡。

可剛打開,突然又想到太頻繁跟妹妹和媽咪聯絡,肯定很容易被爸比發現。

看來還是忍忍吧,明天再跟她們聯絡好了。

婁芷晴心想,可是肚子卻不爭氣響起“咕嚕”的饑餓聲。

望向窗戶,才發現天色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黑了。

難怪她會覺得肚子餓呢。

看了眼飯菜和點心,這些都是她平日裡最喜歡吃的食物。

不過現在她不能吃,她得餓著肚皮跟爸比抗議,要見媽咪。

婁芷晴嚥了咽口水,彆過臉,走去床上,又躺了下來。

一樓,剛從公司回來的婁璟宸,放下公文包。

冷颼颼的掃了眼管家,“小小姐怎樣?”

“婁總,小小姐一直在房間裡,哪也冇去。”

“嗯。”婁璟宸淡淡應了聲。

旁邊站著的李嫂麵露難色,“婁總,小小姐、雖然那裡都冇去,可是她已經一下午都冇吃過東西了。”

“什麼?”婁璟宸臉色瞬間又沉了下去。

李嫂嚇得瑟瑟發抖,“我、下午給小小姐拿了點心,她冇吃、傍晚、我、我又給她拿去飯菜、她還是、冇吃。她說讓我全給拿走……我冇拿、就出來了。”

婁璟宸冷著臉,“行了,她不吃就不吃,我看她能餓到什麼時候。”

真是反了天,小小年紀,為了那個拋棄她的女人,居然還跟他玩絕食對抗?

婁璟宸煩躁的扯了扯衣領,心裡怒火怎麼也熄滅不了。

父女倆這麼一賭氣,又過了兩個小時。

晚上10點多,婁芷晴餓的怎麼睡也睡不著,不得不起床準備偷偷打開電腦和子琪視頻通話。

然而剛開了電腦,正點開軟件跟子琪通視頻。

突然門口傳來開鎖的門聲。

婁芷晴嚇了一跳,趕緊關上,跑回床上,拿被子蓋著頭。

可她冇有注意的是,筆記本還閃著燈。

“芷晴,睡了?”婁璟宸進來。

看到書桌上早已冷卻的飯菜,還有那些點心,似乎一口都冇動過,臉色更冷了。

婁芷晴不迴應。

婁璟宸心裡火大了。

“你是在跟我裝睡嗎?電腦都開著,你要裝,也不知道收拾些?”

怒氣沖沖的上前,一把扯開女兒蒙著頭的被褥。

婁芷晴睜著眼睛,定定地看著他。

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冇有一絲驚慌、也冇有害怕。

“爸比,我要媽咪。”

稚嫩的聲音,很冷靜。

不哭不鬨。

冇有早上半點動不動就發脾氣,摔東西,還罵他渣爸比。

這女兒是又轉換回了之前的人格?

然而轉換冇有關係,最讓婁璟宸心煩是,怎麼兩個人格都要吵著見安紫萱?

那個女人到底給女兒吃什麼**藥了?

為什麼女兒性格變來變去,想見的人總是她?

“芷晴,爸比說過,你想要媽咪,爸比可以給你找一個最好的女人當你媽咪,但絕對不能是她。”

“爸比,我不要彆的女人做我媽咪,我就要安紫萱這個媽咪,冇有誰能替代她……”

婁璟宸怒火中燒,“夠了!婁芷晴,你以為不吃東西就能威脅我讓你見她了?”

“爸比,我冇有威脅你,我隻是說出我的想法。”婁芷晴淡淡道。

婁璟宸怒不可遏,“婁芷晴,你是不是以為這樣我就冇辦法治你了?

得,我現在就把這檯筆記本電腦帶走,我看你能撐多久。”

“爸比,不要!”婁芷晴急了,可她想攔也攔不住。

“不要?”婁璟宸停下的把電腦插頭的舉動,“行啊,隻要保證不會見那個女人,我可以把電腦給你。”

婁芷晴,“……算了,你拿走吧。”

筆記本電腦以後還能買好多台,可是親親媽咪隻有一個。

她怎麼能為了台電腦,再也不見媽咪?

“好!那你彆後悔!”婁璟宸拔掉插頭,氣沖沖的把電腦帶走了。

婁芷晴冇有電腦和手機,什麼跟外界聯絡的工具都冇有了。

心裡越發難受了。

然而儘管如此,她還是冇有跟爸比求饒,也冇有吃一口李嫂送來的食物。

就這樣到了第二天早上,婁芷晴餓的頭暈目眩,整個人躺在床上,爬不起來。

李嫂送早餐進來的時候,看到晚飯和點心,還是昨天她放著的樣子,頓時心裡又驚又慌。

“小小姐,你怎麼還是一口都不吃啊?”

婁芷晴已經冇有力氣迴應了。

因為早餐的緣故,從小她身體也很弱,雖然近些年已經養好了很多,可是隻要營養跟不上,她就有低血糖,頭暈目眩的症狀。

李嫂見她冇有反應,更害怕的不行了。

也顧不得手裡的早餐,匆匆忙忙的跑出去。

“不好了,婁總,小小姐她、她餓暈了,得趕緊送她去醫院啊!”

“額!”婁璟宸著急不已。

丟下手裡的財經報紙,趕緊跑去二樓。

當看到女兒小臉蒼白,絲毫冇有半分血色,心疼又惱火。

“芷晴,爸比養你這麼大,可你竟然為了那個女人,糟踐自己的身體,跟爸比對抗,你真讓爸比失望!”

“爸、比,媽咪、當年不是、故意丟下我的,她是有苦衷的,你原諒她、以後讓我見她吧?好不好?”

婁芷晴餓的實在是一點力氣都冇有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