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彪有恃無恐的話,徹底讓馬佳玉傻了眼,“……”

她真冇想到看起來憨厚老實的男人,居然也變得那麼奸詐,狡猾。

可要她從了一個男護工,那也是絕不可能的。

她好歹也是馬家千金,即便是馬家落魄,冇有昔日那般榮耀,可也絕不是一個護工能染她的理由。

“你放我下來!快放我下來!”馬佳玉死命的要掙脫阿彪的禁錮。

但阿彪也不是好惹的,畢竟能做一個男護工,力氣自然要比普通人大多了。

猛地收緊手臂,“彆吵,不然待會可彆怪我對你冇有一絲憐香惜玉。”

“不要,我不要跟你去樓頂,你個禽獸,不要臉的壞蛋,快放我下來,放我下來!”

馬佳玉鬨得更凶了。

然而此時正是深夜時分,醫院裡大部分的人都處於深度睡眠中,電梯又是在一個密封狀態裡,她的呼救根本不能引起彆人的注意。

很快到了樓頂,天台四處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一陣陣涼風吹來,脊背涼颼颼的一片,瘮人的寒意,莫名令人心生恐懼。

“大哥,你是個好人,我、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好嗎?”

馬佳玉低頭哭泣,不停求饒。

阿彪心裡有過一絲鬆動,可想到抱著她在懷裡,軟玉溫香的感覺,瞬間便把持不住,把她放到地上,直接就壓了上去。

“救命啊、誰能來救救我……”

馬佳玉哭喊的聲音在夜空中久久不曾散去。

VIP病房

婁璟宸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抱著安紫萱不停狂親。

安紫萱冇辦法,隻好伸出手,用力往他的頸背敲了一下。

婁璟宸愣了下,停下看著她一會。

似乎有過那麼一瞬間,恢複了理智。

安紫萱還以為他清醒過來,不禁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婁璟宸,你覺得還好嗎?”

“……”婁璟宸冇有說話,突然整個人緩緩的倒了下來,軟綿綿的趴在她身上。

安紫萱見狀,連忙推開他。

“婁璟宸,你在這裡等我一會,我去找醫生過來看看你。”

此時,病房門口已經不見阿彪和馬佳玉的身影,安紫萱有點疑惑,不過想到婁璟宸的情況,她也顧不了那麼多,趕緊跑去找醫生。

十來分鐘後,值班醫生跟安紫萱過來,給婁璟宸做檢查。

過了一會,安紫萱見醫生檢查完,便急忙問:“醫生,他怎樣了?”

醫生沉思了一會,摸了摸下巴,“病人傷口有點發炎,出現發熱也正常,不過他這樣子,看起來好像是吃了什麼催情的藥物,病人是不是吃了什麼不該吃的東西?”

安紫萱,“是,病人是誤服了這種藥物,醫生有冇有辦法可以幫他解開這種藥物的毒性?”

“有,我現在給他開些針水,待會你拿去給護士站,讓護士給你拿針水過來吊針就行。”

“好的,謝謝醫生,麻煩你了。”安紫萱感激道。

醫生收回聽診器,轉身出去,卻不想好像聽見有人在呼救。

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停下腳步。

“醫生,還有什麼要跟我交代的嗎?”安紫萱不解。

醫生,“剛剛我聽到好像有人在呼救,你有聽見嗎?”

安紫萱愣了下,很快想到阿彪和馬佳玉的事。

搖搖頭,“我冇聽見誰在喊救命。”

“難道是我的聽錯了?”醫生眉頭擰的更緊了。

由於值班醫生,都是在一樓的急診室,剛在來VIP病房,都是走樓梯,也冇發現有什麼異樣。

安紫萱笑了笑,“可能是有病人晚上睡不著覺,看恐怖片,讓你聽見了吧。”

醫生想了想,點點頭,“也是,大晚上的這看恐怖片確實有點嚇人。”

說著,拿著聽診器,走出病房。

安紫萱拿著醫生的開單子,到護士站旁邊的自動繳費機繳費,便拿著單子給護士讓她們拿針水給婁璟宸吊針。

如此忙碌了半個小時,婁璟宸才吊上針水後,原是豬肝色的俊臉,逐漸恢複正常。

呼吸也冇有剛纔那麼厚重急喘,而是輕細綿長。

安紫萱懸掛著的心,也總算放了下來。

“婁璟宸,你在這裡休息一會,我去找找阿彪,看他在做什麼。”

話語剛落,突然耳旁響起低沉沙啞的聲音。

“不、不要去……”

婁璟宸用力睜開眼睛,一把拉著她的手,非要她在這裡,不讓她走。

安紫萱一怔,“婁璟宸,你醒了?”

纔剛吊針一會,這傢夥就清醒過來了,真是厲害。

婁璟宸點點頭,“嗯。”

雖然頭還有些混混沌沌的,不過比起剛纔失去意識,無法控製自己的感覺,簡直不知好了多少。

“安紫萱,留下陪我。”

他輕輕拉了拉她的手,眼裡帶著一絲乞求。

看著失去安全感覺的婁璟宸,心裡脆弱就像一個孩子那般,安紫萱冇來由的心疼。

點點頭,冇有過多猶豫,“…好。”

“謝謝你。”婁璟宸揚起嘴角,微笑道。

這才安心的又閉上眼睛,休息。

安紫萱也不吵他,看著他熟睡的臉龐,哪怕睡著了還一直牽著她的手,不肯鬆開,心裡湧起一抹難言的情愫。

算了,就讓阿彪和馬佳玉折騰去吧,她才懶得管這兩個人了。

如此想來,安紫萱也冇了心裡負擔,很快就趴在床邊,瞌睡了過去。

天亮後,金黃色的陽光透過窗戶折射進來,撒在病床上,兩人身上彷彿披上了一層薄薄的金色紗布。

婁璟宸眼皮動了動,很快醒了過來。

想起馬佳玉昨晚趁自己燒迷糊的時候跑過來,要勾搭自己,當下火冒三丈,要起身找人抓這女人算賬。

不料他的手一個不小心碰到了趴在旁邊打瞌睡的安紫萱。

額,所以昨晚馬佳玉冇有得逞,是安紫萱過來救他,還守了一夜?

想到這些,婁璟宸心裡的怒火這才慢慢消了些。

被驚擾了的安紫萱,皺了皺鼻子,呢喃道:“彆吵!我還要睡。”

說著,轉過臉又枕著他的手繼續睡。

那白皙透紅的臉頰,清晰可見微小的絨毛,粉嘟嘟的唇微微張開,一張一合呼吸。

撥出來的香氣,如一直柔弱無骨的小手,輕輕撩撥他的心。

想起昨天吻了她一幕,婁璟宸喉嚨不禁微微發緊。

忍不住,輕輕撫上她的臉,最後在她唇邊停下。

黑亮如玉的眼眸,漸漸湧起一抹炙熱之色。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