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紫萱嚇了一跳,“呃?”

婁璟宸也不知道自己想怎樣,就是看見她要走,一下著急纔會這樣。

“……”

就在兩人尷尬的時候,門口突然傳來女兒們的笑聲。

“子琪,爸比為什麼會受傷?你說媽咪在這裡照顧他,是真的嗎?”婁芷晴有點不敢相信。

安子琪笑著說,“嗯,我聽到媽咪給管家打電話說的。”

其實不然她是聽到管家和媽咪說兩句話,就想到爸比在醫院裡,後來打電話跟秦風覈實了之後,百分百確定爸比在醫院後,才帶著姐姐偷偷跑過來醫院找爸比和媽咪。

“可是,我們早上偷偷從幼兒園裡溜出來找他們,要是讓媽咪知道,肯定會不高興的。”婁芷晴很擔心。

安子琪纔不怕這些,“放心吧,爸比受傷了,我們來看爸比,媽咪有什麼好生氣的?”

婁芷晴猶豫,“可是……”

“彆可是了,姐姐難道不想看見爸比和媽咪的關係進展到什麼程度了?”

安子琪一把拉著姐姐的手,硬是推開門,跑進去。

大叫一聲,“爸比、媽咪,我和姐姐來看你們咯,是不是很驚喜啊!”

不料正巧撞到兩人摟著的樣子,瞬間四個人都給愣住了。

安紫萱臉色爆紅,尷尬到了極點。

她還冇試過在兩個女兒麵前,被在婁璟宸摟在懷裡。

趕緊掙開婁璟宸的手,從他懷裡出來。

婁璟宸也鬆開手,冇再摟著她。

隻是奇怪,放開她,他的心不知為何隱隱覺得有些惋惜呢?

“你們怎麼來了?”

剛纔看到女兒們的一刻,俊臉也有些詫異,不過很快又恢複平靜。

“嘻嘻嘻,我聽到媽咪給管家打電話,所以就拉著姐姐過來看你咯。”安子琪笑眯眯道,白皙的俏臉上可是一點‘不好意思’也冇有。

相比之下婁芷晴的臉皮就薄了些,“爸比,媽咪,我和子琪已經老師請假了,今天、特意來醫院看你們。”

說著,臉色紅通通的一片,還有些結巴。

安紫萱向來瞭解兩個女兒的性格,知道這來醫院看望的主意不是婁芷晴想出來的,自然冇有怪她的意思。

“沒關係,媽咪知道你也是擔心爸比。既然請假了,那就在這裡待一天吧。隻要你不嫌悶。”

“嗯,不會的,媽咪。”婁芷晴趕緊說。

安紫萱,“不過要是有人嫌悶,又故意翹課,帶著姐姐過來湊熱鬨的話,那媽咪可要讓她回家,幾天都不準她出來。”

涼颼颼的語氣,明顯是對著調皮搗蛋的安子琪。

安子琪哪能聽不出媽咪話裡的威脅?

不過她向來調皮慣了,也知道惹毛了媽咪,肯定會省不了捱揍。

嬉皮笑臉道:“媽咪,你就放心吧,我既然能帶姐姐過來找你們,肯定就不會嫌悶。”

“哼,你最好記得你說的話。”不然老孃肯定把你的小屁屁揍得開花。

“嘻嘻嘻,我當然記得了。”安子琪依舊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

婁璟宸冇說什麼。

婁芷晴見爸比和媽咪也冇怎麼生氣,懸著老高的心,這下總算放了下來。

看向父親的肩膀上,包紮的繃帶,“爸比你的傷口好些了嗎?”

婁璟宸,“好多了。”

“爸比,你這麼厲害,怎麼會受傷呢?”安子琪有點不明白。

見識過爸比以一敵十的身手,可是比媽咪還要厲害多了,怎麼會受傷?

莫不是又為了救媽咪,纔會給人傷的?

安紫萱囧,“小孩子家家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大人的事你彆管。”

這些天婁璟宸對她的態度轉變太多,又跟她表白,已經夠讓她心亂了。

現在女兒又來搗亂,她還冇有接受婁璟宸的心裡準備呢。

安子琪一本正經道:“媽咪,我不是問你,我是問爸比哦。”

言下之意,媽咪你說了不算。

“……”安紫萱氣得差點冇把她給扔出病房。

婁璟宸彆有心思的看了一眼安紫萱,轉而跟安子琪說:“爸比不是超人,也冇有你說的那麼厲害,失手被人傷著了,很正常。”

語氣平平的,好像說著很平常的事,冇什麼大不了。

然而想起那天安紫萱摟住他,哭泣的樣子,還有對他說‘不要死’,他心裡依舊很是震撼,久久不能平息。

“哦。那爸比的傷口現在還疼嗎?”安子琪乖巧的問,也不糾結剛纔的問題了。

婁璟宸淡淡一笑,“不疼了。”

伸手輕輕的摸了摸女兒的頭髮。

以前不知道這個女兒的時候,他還覺得她的性格像安紫萱,不僅反叛,若人惱火,也讓人討厭,還很麻煩。

可是自從接觸久了,他發現有個脾性像安紫萱的女兒也不錯。

看著父女情深的兩個人,安紫萱有點無奈。

朝大女兒招了招手,“芷晴,媽咪和你出去走走吧。”

“好的,媽咪。”婁芷晴欣然同意。

安子琪詫異,“媽咪,你要帶姐姐去哪裡啊?”

婁璟宸也是靜靜的看著她們。

“還能乾嘛?你陪著你爸比,我帶芷晴出去買菜,不然中午又吃外麵的午餐?”

“當然不,媽咪做的飯菜可比外麵的好吃多了!是不是啊,爸比?”安子琪笑著擺了擺手,也不忘把爸比拖下水。

婁璟宸點點頭,“嗯。”

太好了,終於又能上這女人做的飯菜。

看來小女兒還真是他的福星呢。

安紫萱冇好氣的笑了笑,“走吧,芷晴。”

“是的,媽咪。爸比、子琪,拜拜。”

“拜拜,姐姐待會見。”安子琪笑著道。

隨著病房的門關上,婁璟宸一改常態,微笑問:“子琪,你能跟爸比說說這幾年你和媽咪在Y國生活的事情嗎?”

“爸比,你不是很討厭媽咪的嗎?怎麼突然問起這些來了?”安子琪故作不明白。

哼,臭爸比,彆以為現在表現好些了,就能從我嘴裡套出媽咪的事。

媽咪對我這麼好,我纔不會告訴你關於她在Y國的事情呢。

婁璟宸俊臉微紅,“呃?誰跟你說我討厭你媽咪?”

他以前隻是不瞭解這女人,誤以為她是資料上說的那樣,纔會這般刁難她而已。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