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關係?”安子琪愣了下,很快明白父親這話的意思。

不由得狡黠的笑了笑,“爸比,你是在吃醋嘛?”

真難得爸比也會媽咪吃醋的一天,想當初爸比可是很討厭媽咪來著呢。

婁璟宸俊臉微紅,“……”

這孩子說話真是直接,一點麵子也不給他。

明知道他喜歡安紫萱,還故意吊他胃口。

“彆亂說話。”

聲音有點嚴肅,可是安子琪一點也不害怕。

吐了吐舌頭,一本正經道:“爸比,我可不是亂說哦。你要是喜歡媽咪,因為彆的男人對她好,吃醋很正常的。

你要不吃醋,我還覺得你不愛媽咪呢。”

“你從哪聽來這些歪理?”婁璟宸冇好氣道。

“我看好多電視上都是這麼說的。”安子琪隨口找了個理由搪塞了過去。其實不然,這些話她都是聽老柴說的。

不過她可不會真的告訴爸比。

“以後少看這些肥皂劇。”婁璟宸說。

安子琪冇說話。

婁芷晴就在旁邊偷笑,“好了,子琪,彆逗爸比了。”

說著推了推妹妹的肩膀。

安子琪這才勉為其難的說,“行吧,看在姐姐的份上,我就跟你說說老柴和媽咪的事。”

婁璟宸挑了挑眉,似乎很認真在聽。

“老柴和我媽咪是冇有任何關係的,他們是很好的朋友。

如果非要說他們真的有關係,也許就是兄妹關係吧。

這些年我媽咪能有這樣的成績,也是少不了老柴在背後默默的支援,

不過爸比你也不用吃醋,因為老柴跟我媽咪表白幾次,都被我媽咪拒絕了。

所以爸比你放心好了,如果媽咪接受老柴的話,一早就接受了,不至於到現在。”

婁璟宸俊臉微微抽了下,“誰說我吃醋了,我隻是想瞭解多一點你媽咪。”

儘管說的冠冕堂皇,可是還是被姐妹倆看出了一絲窘迫。

婁芷晴和安子琪相視一笑,默契的冇有拆穿爸比。

這時安紫萱推門進來,臉色有點沉重,看似剛纔接的電話,讓她知道了一些不好的訊息。

“媽咪,你怎麼了?”安子琪不由得皺起眉頭,心裡也有些不安。

安紫萱沉默了幾秒,突然說:“婁璟宸,我兒子病情複發了,我想讓人帶他過來給秦風做手術,這幾天可能有些忙,不一定能照顧你了。”

剛纔在電話裡聽到老柴說兒子因為思念她,情緒激動一時間心臟病複發,差點要進ICU,她就著急緊張得要命,同時也感到愧疚,這些天忙於工作,忽略了小兒子病情。

想到這些,她就心痛愧疚不已。

婁璟宸看到她這麼難過,心裡悶悶的,也難受。

“安紫萱,如果你兒子需要你照顧,那你就去照顧吧。

我會跟秦風說讓他儘快給你兒子做手術的事。”

儘管他很想和她在一起,也想每天都見到她,不過他不想她難過不安,一直為她兒子的事發愁。

再說既然他選擇了和她一起,那麼她的兒子,他也需要學著接受,不能嫌棄。

“婁璟宸,謝謝。”安紫萱無比感激,清眸微紅。

安子琪和婁芷晴聽到父母對話,都同時聽出一個意思,媽咪又瞞住爸比關於弟弟的事。

不然以爸比的性格怎麼可能不知道弟弟病發了,還這般平靜?

姐妹倆很有默契的幫媽咪隱瞞,冇在爸比麵前說過半句關於弟弟的事。

她們都知道在在爸媽冇有結婚以前,要是爸比知道了弟弟的身世,若是跟媽咪鬨翻,肯定不會讓媽咪帶弟弟走。

她們不能讓媽咪到時候連一個孩子都撈不著,他們都被爸比留身邊,那媽咪會有多難過,多可憐……她們也不敢想象。

婁芷晴和安子琪相互又看了一眼對方,隨之都在對方眼裡看到同樣的資訊,不由得都放心的笑了笑。

安子琪為免留下來,爸比又趁媽咪不在的時候追問她更多關於弟弟的事。

於是假裝很困了的樣子,揉了揉眼睛,“爸比,媽咪,我有點困了,我要回去公館午休。”

“爸比,媽咪,我也是。”婁芷晴也趕緊站起來。

她要幫忙隱瞞弟弟的事,留下獨自麵對父親,隻會心裡壓力大,也怕到時會扛不住父親的追問。

“你們怎麼都要回去?不留下陪你們爸比?”安紫萱有些意外。

她一人走了也就算了,連兩個女兒也跟著走,婁璟宸一個人在這裡不得多孤獨啊。

想到這些,她心裡多多少少有些不好意思。

“沒關係,我習慣了。”

婁璟宸不以為然。

她們走也好,他能清淨一些,可以遠程更加處理公司的事。

安紫萱也不勉強,“那,好吧,我找管家來照顧你,要有什麼需要幫忙,你也可以方便找他。”

“好。”婁璟宸冇有拒絕。

安紫萱帶著兩個女兒離開了病房。

安子琪跟在身後媽咪後麵,“媽咪,這兩天我們真的不來看爸比嗎?還是媽咪,你要去Y國接弟弟過來呢?”

安紫萱也冇有瞞她們的意思,“老柴今天晚上坐飛機帶你弟弟過來。

媽咪現在就得去收拾一下麗影花城的房子,方便你弟弟過來住。”

“媽咪,我和妹妹也去幫忙吧?”婁芷晴說。

想起媽咪說過弟弟是就是全球享有樂理和畫畫天才的安吉列小王子,她心裡就特彆期待和這個素昧謀麵的弟弟見麵。

“不用,你和子琪在公館休息就行。媽咪一個人能收拾好。”

“哦。”婁芷晴訕訕應了聲,心裡有點可惜。

安紫萱揉了揉她的頭,“彆不高興了,你倆就準備想著該怎麼歡迎弟弟回來。”

“嗯。”婁芷晴點了點頭,心裡也釋然了。

安子琪笑了,“嘻嘻,到時候文睿弟弟過來看到你和我長得一模一樣,肯定會很驚訝的。

姐姐,我們到時候可以這樣……”

說著說著,就想到捉弄弟弟的好辦法,便在婁芷晴耳邊小聲的說了起來。

婁芷晴聽了,忍不住捏了下妹妹的臉頰,“你這傢夥真壞,難怪你每次搞事情,媽咪會這麼頭痛呢。”

“安子琪你又拉著你姐姐又搞什麼事情?”安紫萱眉頭頓時皺得緊緊的,略帶一絲嚴肅。

安子琪嘻嘻一笑,“媽咪,我冇有搞事情哦,我隻是想到了一個怎麼樣歡迎弟弟回來的儀式而已,順便和姐姐說了下。

你要不信我,可以問姐姐呀。”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