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還是老柴有良心……”安子琪咯咯笑個不停。

婁芷晴看著媽咪、妹妹和弟弟高興的樣子,也乖巧的笑了笑,默默跟在他們身後。

安紫萱看著大女兒在一旁,顯得有點孤單,趕緊放開小兒子,給他們相互介紹。

“文睿,這是你大姐芷晴。”

“嗯嗯,大姐跟二姐長得好像呢。不過大姐比二姐斯文安靜多了哦。”安文睿笑眯眯道,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靜靜看著她,眼神裡滿是笑意。

絲毫冇有剛見麵的生疏。

婁芷晴點點頭,友好的朝弟弟伸出手,“文睿弟弟,很高興見到你。”

安文睿冇有猶豫,握著姐姐的手,“大姐,我也很高興見到你呢。”

“你姐弟倆初次見麵,倒是一點也不怕生。”安紫萱笑著說。

接著又指著柴達文介紹:“這個是柴叔叔,他是媽咪的好朋友,他是看著你妹妹和弟弟長大的,所以他們的感情特彆好,就跟親人一樣。

你跟子琪和文睿一樣,喊他柴叔叔吧。”

“嗯,柴叔叔好。”婁芷晴乖巧微笑道。

心裡卻很擔憂,爸比好不容易纔和媽咪關係有點緩和,不知道這個老柴來這裡,會不會又讓爸比誤會媽咪?

柴達文淡淡一笑,“你好,芷晴小姐姐,我聽子琪說你畫畫和音樂方麵也很棒呢。”

婁芷晴謙虛微笑:“其實隻是一般般而已,我還要向弟弟學習。”

“姐姐,你彆謙虛了,你畫畫也很好看啊。”安子琪笑嘻嘻道。

看見姐姐和弟弟手拉著手,也想著從柴達文身上下來。

“老柴,放我下拉吧,我要跟姐姐和弟弟手牽手。”

“彆著急啊,你不是最喜歡被我這樣抱著嘛?”柴達文笑哈哈說。

在三個孩子裡,柴達文最喜歡的就是安子琪,因為她的性情不僅最像安紫萱,而且嘴又特彆會逗人開心。

往常在Y國那邊,就是因為她嘴巴太甜,柴達文纔會經常遷就她,帶她到處玩耍。

這不,已經半年不見,柴達文哪捨得放她下來這麼快?

安子琪皺了皺鼻子,“那是以前小時候嘛,我現在都長大了,怎麼還能讓你抱著走?老柴,快放我下來吧。”

“老柴,放她下來吧。這孩子瞞著你,偷偷跟著我回A國,害得你著急擔憂那麼久,你不責怪她,還這麼寵著她,以後說不定還會做出讓人驚世駭俗的事情。”

安紫萱冇好氣說。

“行吧,既然你媽咪都這麼說了,那我就放你下來吧。”柴達文無奈聳了聳肩,把安子琪放了下來。

婁芷晴默默的看了一眼柴達文,又看了看媽咪,心裡還是覺有點不安。

安子琪笑著牽起姐姐和弟弟的手,三人圍成了一個小圈圈。

“太好了!今天開始我們姐弟三人團聚了,以後再也不分開,嘻嘻……”

婁芷晴笑了笑,“嗯。”

安文睿也點點頭,“好。”

三個小傢夥,高高興興的走在前麵。

沿路上,安子琪還吱吱喳喳的告訴弟弟,媽咪做了很多他喜歡吃的菜。

安文睿聽了,特彆開心。

柴達文拉著行李箱,慢悠悠的和安紫萱走在一排,看著麵前三個孩子說說笑笑的樣子,心裡感慨又有些說不出的心酸。

“那個孩子和子琪長得還真像呢。不過性格看起來有點冷漠,不知道是不是和她父親一樣?”

“芷晴性格比較冷淡,不大喜歡跟人說話,你彆介意。”安紫萱解釋道。

柴達文攤了攤手,“當然不會,我怎麼會跟一個孩子計較呢?”

安紫萱歉意微笑,“不介意就好。今晚你在我家先住一晚吧,等明天艾瑪麗回來了,我讓她再給你找個住處。”

雖然有孩子們在,但男女有彆,哪怕是普通朋友,不好住在一個屋簷下,所以在柴達文來A市這段時間,還得租一間公寓讓他住。

柴達文不知道艾瑪麗這麼快過來A市,有點意外,“艾瑪麗還在Y國呢,明天能回來那麼快?”

“艾瑪麗和你做一班飛機哦,怎麼你和文睿在飛機上冇碰見她?”

安紫萱有點驚訝。

“額,艾瑪麗跟我一班飛機?那我昨天怎麼冇聽到她說我和她一個航班的事?”

安紫萱想了想,回頭也看了看,尋找艾瑪麗的身影,可讓她失望的是,卻怎麼也冇看到。

無奈,“……我也不大清楚。”

這會艾瑪麗拖著行李箱,走了出來,遠遠看到前麵安紫萱和柴達文的身影,心裡慌亂煩躁極了。

他本不想上前打擾他們,也不想看見他們。

於是,艾瑪麗隻好從另外一個出口離開。

柴達文也回頭看了一眼,並冇有見到艾瑪麗,也不再糾結這件事了。

安紫萱不大放心給艾瑪麗發了一條訊息,問她現在在哪裡?是不是回來A市?

剛上了計程車的艾瑪麗,看到資訊,不得不找了藉口回覆她。

安紫萱看著三個孩子和和氣氣在一起,陪著她,心裡多年的落空也在這一瞬間得到了圓滿,也說不出的高興。

柴達文看著她笑顏如花的臉,想到她在電話裡,絲毫冇有給他一絲機會。

心裡有點委屈,欲言又止。

壓在心裡的話,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最後終於鼓起勇氣,“……紫萱,你是真決定和孩子們的父親在一起了嗎?”

安紫萱沉默了一會,迴應:“……是。芷晴是跟她爸比一起長大的,我已經失去了芷晴那麼多年,不能再讓她離開我。”

言下之意是讓柴達文死心,不要在想著她了。

可是柴達文認定了一件事,哪怕不成功也要咬牙堅持,怎麼也不輕言放棄。

“紫萱,你不能為了孩子們的幸福,犧牲自己的幸福。”

“老柴,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不過沒關係,為了孩子,我可以忍受。”

哪怕孩子們最後會想見父親,因而恨上了她,也沒關係。

“紫萱,你不光對我狠,對自己也挺狠的。”柴達文心有不甘道。

安紫萱冇有說話,隻是深深看了一眼老柴,便扭頭快步走上孩子們。

這邊在醫院VIP病房裡,大半天都冇人來見過婁璟宸,突然有點心慌意亂的感覺。

“奇怪,剛剛纔吊完針水的,為什麼總有種不舒服的感覺?”他皺起眉頭,有些不明白。

從抽屜裡拿出手機,徑自撥通了安紫萱電話。

安紫萱還以為是艾瑪麗回電,也冇仔細看,便按下接通。

“喂……”

“紫萱,是誰啊?”柴達文的聲音忽然從電話裡傳了出來。

躺在病床上的婁璟宸意外震驚,直接從床上爬起來,“安紫萱,這個男人是誰?”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