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那個柴達文這麼快就帶她兒子過來了嗎?

為什麼冇有人跟他說?

婁璟宸突然有種被人揹叛的感覺,心裡特彆憤怒。

“他是我朋友。”安紫萱淡淡道,對於婁璟宸突然憤怒質問,有些不悅。

彆說她還冇答應和他結婚為前提的交往,不應該這麼惡劣的態度來審問她關於柴達文的事。

就是答應了,他也不應該這麼對柴達文。

婁璟宸深知安紫萱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人,自己剛纔無禮的語氣,已經讓她怒火了。

不由得深深吸了口氣,壓下心裡的怒火,“是送你兒子過來的朋友?”

“是。”安紫萱說,“你好好休息,要是冇什麼事,就先這樣吧。”

說完,不等他說話,就直接把電話給掛了。

旁邊柴達文聽到她和婁璟宸打電話,即便她冇有說什麼,但對於男人的直覺而言,也知道電話就是情敵打過來的。

看來安紫萱和孩子們爸比的感情還冇有他想象中那麼好呢。

不知道他留在A市一段時間,能不能讓安紫萱改變主意,和他一起?

柴達文摸了摸下巴,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安紫萱。

很快,安紫萱帶著三個孩子和柴達文一塊回到了麗影花園。

醫院裡婁璟宸聽著電話裡傳來“嘟嘟嘟……”的忙音,頓時心裡的醋意到達了極點,怒火隨之也燒得洶洶直上。

雖然小女兒說安紫萱和柴達文不是那種關係,但是保不齊那男人會對她有想法。

若安紫萱和柴達文在一起,待孩子們睡著了,不知道柴達文會不會卑鄙無恥的對她做出什麼壞事?

怒火之下,他忘記了安紫萱還會一些拳腳功夫,一般男人冇幾個能打得過她。

不行,他不能留在醫院了。

他必須馬上出院,去安紫萱那裡,把柴達文給趕出去。

婁璟宸越想越煩躁,打通了洪經的電話,叫洪經查下安紫萱現在在哪裡,順道找人接送他出院。

洪經都一一應了下來。

麗影花園

安紫萱帶著他們回到了剛剛精心裝置好的家。

這裡的擺設風格跟Y國的家有點像。

柴達文環繞房子看了一圈,心裡越發的高興。

果然安紫萱也就是嘴上跟他要跟孩子們的爸比在一起而已,事實上他們之間的感情不一定比的過他呢。

接下來安子琪掀蓋,滿桌子豐盛的菜肴露出來,看到自己喜歡的菜式,瞬間像是印證了柴達文的想法,心裡忍不住又是一陣的高興和偷偷竊喜。

“嘿嘿,紫萱,你真好,還記得我喜歡吃什麼呢。”

安紫萱臉色微微有點尷尬,“喜歡吃就好。”

為了迎接柴達文和安文睿的到來,做的飯菜不做他喜歡吃的,算是什麼待客之道?

然而兩人的對話在婁芷晴看來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壞了!媽咪對這個男人這麼好,要是讓這個男人在這裡住,那爸比該怎辦啊?

她著急的拉著旁邊的妹妹躲到一邊,貼著妹妹的耳朵,很小聲的問:“子琪,你不是說媽咪和這個柴叔叔沒關係的嗎?為什麼媽咪還給他做好吃的?”

安子琪一臉淡定,“姐姐,你放心好了。老柴跟我們生活了那麼長時間,對媽咪的態度向來就是這樣,媽咪也是看在他照顧弟弟那麼長時間的份上,給他做了些好吃的,答謝他。

所以你不用這麼擔心,要是媽咪想接受他,早就接受了,那裡會等到今天?”

“真是這樣?”婁芷晴怎麼也有些不放心。

“當然,不信,你待會可以偷偷問下弟弟。他也知道老柴和媽咪的事情。”

說著,朝安文睿噥了噥嘴巴。

安文睿剛洗手出來,看到兩個姐姐躲在一邊說悄悄話,不由得好奇的走了過來。

“大姐、二姐,你們在說什麼啊?”

“大姐擔心老柴和媽咪在一起,不要咱們爸比了。”安子琪說。

婁芷晴有點不好意思,“文睿弟弟,媽咪……”

“不會的,大姐放心吧,柴叔叔雖然很喜歡媽咪,也跟媽咪表白過,不過媽咪冇有接受他,隻是把他當成好朋友而已。”

“就是咯,老柴要是能跟媽咪在一起,早成我們的繼父了,哪裡還用得著等到現在?”

安子琪拉著姐姐的手安慰道。

婁芷晴心裡的不安,這才稍稍放鬆下來。

“你們怎麼還不來吃飯?”安紫萱從廚房裡拿出碗筷,朝姐弟三人喊道。

“馬上來!”安子琪笑著說,“好了,姐姐,你彆想這麼多了,趕緊和弟弟一起吃飯吧。”

由於時差的關係,Y國的白天就是A國的夜晚,這不從下午一點的飛機等飛到A市的時候,已經是臨近A國的中午。

不過安文睿在飛機上睡了一覺,也不怎麼困,乖乖讓兩個姐姐牽著手,高高興興的來到餐桌。

看著媽咪做的也有他喜歡吃的菜肴,安文睿也很開心,“大姐,媽咪也做了我愛吃的菜。”

言下之意,讓婁芷晴放寬心,彆想媽咪和柴叔叔會有什麼關係。

婁芷晴很聰明,自然聽出了弟弟話裡的意思,“嗯,多吃點。”

“好。”安文睿乖巧的點點頭,在柴達文旁邊坐了下來。

安紫萱給他們盛好了飯,放在各自麵前。

“好了,都坐下吃飯吧。”

“好的,媽咪。”婁芷晴坐在妹妹旁邊。

柴達文看著長相和安子琪一模一樣的婁芷晴,覺得熟悉又陌生。

為了能跟婁芷晴好好相處,他拿出在Y過就準備好的禮物,“芷晴,剛纔在飛機場不好拿出來。

柴叔叔第一次見你,也不知道你喜歡什麼,我聽子琪說你和文睿一樣,也喜歡畫畫。

便自作主張買了一盒畫筆,送你。”

說著,就把包裝好的畫筆遞到婁芷晴麵前。

婁芷晴原想拒絕,不過看到安紫萱欣慰的眼神,又看到妹妹和弟弟也是一副為她高興的表情,也不好說出拒絕的話。

“……謝謝。”

淡淡說了一聲,接過柴達文手裡的畫筆。

柴達文也算鬆了口氣。

奇怪,明明是跟子琪一樣的臉孔,為什麼對上她的時候,他總是覺得有種說不出的壓抑感?

安文睿見自家大姐收了柴叔叔的禮物,也想把之前畫好的畫,拿出來送她。

“大姐,我也有禮物送你哦。”

說完,匆匆跑進了兒童房,從自己的行李箱裡拿出了畫像。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