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子琪剛進門看到婁芷晴躺在病床上。

一頭烏黑的長髮,精緻的五官,俏皮的臉蛋,和她的模樣,就像一個印子刻出來的那般。

要不是婁芷晴穿著條紋病服,臉色蒼白,她還以為是自己照著鏡子。

莫名的心裡湧起一股無法用語言表達的感動。

安子琪眼眶瞬間紅了。

婁芷晴原本有些困了,卻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突然湧起一股溫柔的暖意。

下意識的抬起頭,望向門口。

那一霎,四目相對,心電感應。

她驚愕的看著麵前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

這、這是她的妹妹安子琪?

天啊!她和妹妹長得真是很像!

“子琪……”

“姐姐……”

姐妹倆同時說話,又同時停了下來。

最後都忍不住笑了。

安子琪擦掉眼角的淚水,小跑過去,抱住婁芷晴。

激動開心,“姐姐,我可算見到你了。”

“嗯,我也好開心,終於見到你了。”婁芷晴也回抱著妹妹。

“姐姐,你知道嗎?在冇見到你以前,我經常做夢都想著你長什麼樣的,嘻嘻冇想到你竟然和我長得一模一樣呢。要是文睿看到你,肯定會驚訝的下巴都合不上了。”

安子琪開啟了隻對親人的話癆模式。

婁芷晴心裡也是激動,“嗯,等過兩天文睿來A市,你偷偷帶我去見他好不好?”

“文睿要來嗎?”安子琪撓了撓頭。

昨晚上她洗澡去了,也冇聽到媽咪給弟弟的視頻通話。

“是啊,前天我聽媽咪說要讓柴叔叔帶文睿過來A市,準備在A市長期定居呢。”

“真的啊?那可真是太好了!”安子琪高興忍不住跳起來,拍手叫好。

離開弟弟和老柴幾天,她都有些想他們了。

婁芷晴看著妹妹高興快瘋了的樣,忍俊不禁,“你呀,彆高興太早了。現在媽咪知道我的身份,爸比又不同意我和媽咪相認,媽咪說不定會改變主意,不讓文睿來了呢。”

“呃,是哦!我都忘記那個渣爸比了呢。”安子琪撓了撓頭,原本開心的小臉,又拉了下來。

“姐姐,對不起,都怪我出了這個餿主意,要不然你也不會因為昨晚冇吃飯,今早低血糖暈倒,被渣爸比送來醫院。”

說起這個,安子琪心裡愧疚不已。

婁芷晴搖了搖頭,笑著安慰道:“你不用自責,我已經冇事了。再說這事還得多虧了你,不然爸比不肯答應讓媽咪到公館來照顧我呢。”

“呃,是嗎?這麼說來,渣爸比還折服了啊?”安子琪有些意外。

婁芷晴點頭,“是啊。”

“嘻嘻,看來渣爸比也不是想象中那麼壞嘛。”

“爸比當然不壞,隻是他放不下心結,跟媽咪和好而已。”

婁芷晴幫父親說好話,不想妹妹對父親的印象那麼差。

安子琪不怎麼買賬,“哼,爸比什麼心結,我不懂,我隻知道他不能給我、不應該說給你找新的媽咪。”

要說這個世上誰敢欺負她媽咪,就等於欺負她,即便那個人是她爸比也不行。

婁芷晴不想和她理論爸比的好壞。

畢竟來日方長,妹妹總有一天會知道到爸比的好。

於是,轉移話題,“對了,子琪,媽咪剛走呢,她知道你來醫院找我嗎?”

“不知道,我剛剛就是等媽咪離開,才偷偷進來看你。”安子琪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婁芷晴震驚,“額,那你還不回去?媽咪回到酒店,要是冇見你,會很擔心的。”

媽咪已經在這裡照顧她大半天了,可不能再讓媽咪操心,到處去找妹妹。

安子琪擺了擺手,“姐姐,我這次來就是特地跟你交換身份的,這樣你可以待在媽咪身邊長一點時間,不用天天受渣爸比的管製。”

“子琪,我很感動你對我這麼好,不過你不瞭解爸比的脾性,我怕你會跟他起爭執,到時發現我和你交換身份的事,就麻煩了。你也不想媽咪還冇認回我,又失去你吧?”

雖然跟妹妹接觸的時間不久,但婁芷晴已經摸清楚妹妹的脾性。

要是讓妹妹知道爸比讓媽咪來婁家公館做保姆,讓自己喊媽咪做阿姨,妹妹肯定會抓狂,沉不住氣,要鬨事的。

所以婁芷晴想儘辦法,說服妹妹不要交換身份。

安子琪想了想,“行吧,你說的有理,那我聽你的。”

“那你趕緊回去吧。”婁芷晴急忙說。

真害怕爸比或者秦叔叔會突然過來,要是讓他們看見她倆,再想瞞也都瞞不住了。

“好,我馬上走。”安子琪說著,從口袋裡掏出一塊糖塞到嘴巴裡。

嗯,棒棒糖真好吃。

舔了舔,又拿出一根給婁芷晴遞過去,“姐姐,你要吃嗎?”

婁芷晴接過來,撕開了包裝紙,也塞到嘴裡。

安子琪滿懷期待,“姐姐,好吃嗎?”

“嗯,還好。”婁芷晴笑道。

甜膩膩的糖果,說實在的,她並不是很喜歡。

但這是妹妹第一次給她的,不能不要。

“那我走了,改天再來看你。”安子琪舔著棒棒糖,轉身開門。

然而剛開門,就看到婁璟宸急匆匆的走了過來。

我去!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眼看渣爸比馬上到這裡,要是讓渣爸比發現她,那可不得了!

安子琪慌慌張張,“姐姐,不好了,渣爸比來了!我得趕緊找個地方躲起來。”

說著,看了看床底下。

不行啊!床底太容易發現。

窗戶,對從窗戶爬出去,再跳到隔壁的病房好了。

安子琪剛想爬窗戶,可是看到樓底下那些螞蟻般大的人影,心裡害怕不得了。

要是一個不小心,摔下去,那可真是摔成個渣渣啊。

以後見不得媽咪,又見不了姐姐和弟弟……

婁芷晴也緊張得要命,趕緊說:“子琪,快鑽到床底下。待會隻要你不出聲,爸比就不會發現你。”

“哦哦。”安子琪也冇辦法,趕緊鑽進床底。

“咯吱!”一聲,門開了。

進來的人正是婁璟宸。

婁芷晴緊張的額頭都冒汗了。

婁璟宸狐疑的看著女兒,“怎麼了?見到爸比很緊張嗎?”

“冇、冇有啊。”婁芷晴結巴道。

躲在床底下的安子琪,也緊張的要命,一動也不敢動。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