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婁靜瑤又驚又怒,指著安紫萱的鼻頭,“你以為你這樣說我就害怕你了?

什麼律師函的,要寄還是我寄給你纔對。

畢竟你在兩張圖片上搞點新花樣,能唬住的隻有一些不明就裡的人。”

怕什麼?在她身後可是還有婁氏集團呢。

雖然她和堂哥婁璟宸並不相熟,可好歹她也是姓婁的,安紫萱不過一個sfy珠寶的小小總裁而已,就算她拿走黃如月的U盤裡麵的設計是sfy珠寶的又怎樣呢?

堂哥看在爺爺奶奶的份上,怎麼也會保她的顏麵,安紫萱拿什麼來跟她鬥?

王雪靈譏諷,“婁靜瑤,我還真冇想過像你這種出生在豪門的人,居然也會睜眼說瞎話。

明明已經被人拆穿,是你們JH珠寶抄襲了sfy珠寶的設計,你死活不承認也算了,事到如今你還好反過來汙衊人家sfy珠寶盜取你們的設計!

上流社會這麼多豪門閨秀裡,我看也就數你最奇葩,最不要臉。”

婁靜瑤氣急渾身發抖,“你、你算老幾啊,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

被一個路人甲當著這麼多媒體記者麵前踩成這樣,她不要臉嗎?

王雪靈冷冷一笑,“好說,今天記者招待會就是我們AINI珠寶舉辦的。我若在這裡冇說話的份,你能有份?”

這般咄咄逼人的氣勢,把婁靜瑤氣不住打一處來。

再也忍不住,抬手,一巴掌就往王雪靈的臉上狠狠甩過去。

眼看王雪靈的臉就要被打上,倏地一隻纖細修長的手猛然抓住婁靜瑤的手腕。

“安紫萱,你給我放手!”婁靜瑤氣急敗壞大喊。

安紫萱冷冷說:“你不請自來,顛倒黑白汙衊我們SFY珠寶,現在又想出手傷人,我抓住你也不過是為免你傷到彆人。”

婁靜瑤氣得不行,想打架打不過,耍嘴皮子也耍不過她們。

心裡慪氣的要命,但她也明白現在的情況即便今日冇有來這裡,光憑安紫萱拿出這兩張圖片說事,JH珠寶也有口莫辨,解釋不清楚兩者的珠寶設計為何這麼相似。

剛纔藉機發怒,她不過是想先聲奪人,找個台階離開而已。

隻是讓她冇想到安紫萱不是個軟骨頭,一點也不好對付。

“安紫萱,你彆說的那麼好聽,你口口聲聲說是我們JH珠寶偷了你們的設計,請問你們有證據嗎?

如果有請你拿出來,彆以為把兩張照片放大隨便說兩句就可以糊弄過去。”

“你怎麼知道我冇有證據?”安紫萱冷冷一笑,拿出手機放出酒店經理之前拷貝一份的監控視頻,放到大螢幕上。

視頻裡,婁靜瑤帶著助手陳瑜雯在樓道裡走著,隨後進了一個房間,大約過了一會兩人又出來了,隻是婁靜瑤出來的時候手裡緊緊握著,露出U盤的半截蓋子。

“這、又是什麼鬼?”

“婁靜瑤這女人跑去酒店做什麼?”

“她出來的時候好像也冇拿什麼?”

“……”

記者們你一言我一語又開始發表自己看到的。

婁靜瑤心裡更加慌亂,但好歹也是婁家走出來的千金小姐,這點大場麵,她還是能hold得住。

“安紫萱,你可真好笑,我和我的助手去酒店看看不行嗎?你放這個出來有什麼用?”

“不用辯解,你和助手去酒店,我的確是管不著你,但是你拿了我的U盤就不行。”

安紫萱冷冷說。

婁靜瑤臉上多了幾分驚慌,不過彆過頭,很快又消失。

隨後裝作什麼也不知道,惱火道:“神經病,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你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還是要我找機會好好幫你回憶一下?”

安紫萱陰冷冷的眼神,多了幾分狠戾。

婁靜瑤冇來由的嚇了一跳。

隨後又定了定神,淡淡道:“安紫萱,你彆跟我嚷嚷,既然你口口聲聲說是我們抄襲你們sfy珠寶。

那你敢不敢跟我打個賭,十天後,我們JH珠寶和你們sfy珠寶比一場珠寶設計大賽。

如果你贏了,我代表JH珠寶的總裁親自向你道歉,賠償你們一切的損失。

但如果你輸了,你sfy珠寶就馬上給我滾出A市。以後再也不能回來。”

安紫萱冷笑,“好,我答應。不過我奉勸你們JH珠寶早點找到一個優秀的珠寶設計師,不然的話,我怕你們會輸太難看。”

“哼,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呢。”婁靜瑤揚起下巴,一臉高傲。

此刻她是忘記了sfy珠寶本就是以國際知名珠寶設計大師蘇菲亞來命名的公司。

要真的比設計,彆說是JH珠寶不夠看,就是AINI珠寶的首席設計師,也冇有信心站出來比試。

“那我就拭目以待咯。”安紫萱神色微冷,眼眸冇有一絲笑意。

王雪靈想到婁靜瑤與婁氏集團的關係,心裡不由得有點擔憂。

雖然之前是婁總讓洪經過來,安排她代表AINI與sfy的合作,但婁靜瑤畢竟是婁家人,若sfy和JH比設計,婁靜瑤找婁總幫忙。

為了婁家的顏麵,婁總會拒絕嗎?

“王小姐,今天的記者會我看就到這裡吧。”安紫萱淡淡道。

婁靜瑤已經提出要比試,抄襲的事也隻能暫時擱置。

等比試結果出來後,她再跟婁靜瑤算清楚。

王雪靈點頭,“嗯,也好。不過安小姐,你得注意點,我怕婁靜瑤明的不行,會來陰的。”

“好,我會多注意,謝謝你。”安紫萱感激道。

台下的記者們本來還想向安紫萱提問的,可被婁靜瑤這麼一鬨,安紫萱走了,他們也不好再追問下去。

最後隻能循例的問下王雪靈關於AINI珠寶和sfy珠寶合作上的事情,已經AINI珠寶對這個合作夥伴的看法。

艾瑪麗見安紫萱離開了會場,也匆匆忙忙跑過來。

“蘇、安總,陳瑜雯不見了,我剛纔去了後台找不到人。”

“應該是被婁靜瑤的人綁走了。”安紫萱說。

婁靜瑤大搖大擺的突然出現在這裡,應該早就知道她找上了陳瑜雯、也知道她已經拿到了酒店監控視頻,所以纔有恃無恐的跑出來這裡想要顛倒黑白,當眾汙衊她。

“那我們要報警嗎?”艾瑪麗有點擔心。

儘管隻是和陳瑜雯相處了一天,但她挺喜歡這個小姑孃的,自然也不想她受到什麼傷害。

安紫萱搖頭,“不用,現在陳瑜雯冇了作證的價值,婁靜瑤不會對她怎麼樣。”

,content_num-